觀點

阮穎嫻
下一篇
上一篇

阮穎嫻:香港的黃昏到了嗎?

【明報文章】5個多月了,香港陷入了多年未見的風暴。對內,由6月開始,充滿爭議的反引渡法案修訂引來大規模和平抗議,隨後因政府的各種決策失誤,逐漸升級為暴力抗爭。對外,中美之間緊張的貿易關係,加劇香港的經濟壓力。

香港經濟正式衰退

在抗議活動爆發之前,香港經濟在2019年上半年緩慢增長了約0.5%,當時是自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表現最差。第三季收縮2.9%,連續兩季GDP負增長,經濟正式陷入技術性衰退。

大規模抗議活動開始以來,經濟急劇惡化,零售、餐飲、酒店及旅遊業受到的打擊最大。9月份,零售額比去年同期下降了約20%,遊客人數下降了34%。去開的餐廳,星期一晚只有3枱客,星期五晚僅滿。也有集團式的,多家分店結業,剛發盈警。

到目前為止,其他行業(例如專業服務和金融行業)相對能抗跌。總體失業率保持在低水平,但預計會逐步惡化。抗議活動開始以來,由於住房供應緊張和低利率,房產價格沒有下跌很多。根據差餉物業估價署數字,9月的私人住宅售價指數僅從高位下跌了約5%;11月頭的CCL(中原城市領先指數)比起6月頭只跌了約4%,與前者相若。住宅租金指數較硬,9月仍然比6月高。

高官束手無策

社會動盪持續多月,沒有絲毫減弱。不確定性和信心崩潰可能會令商業投資和消費減少,使長期全面衰退的風險急速上升。政府沒有採取有效措施使局勢平靜下來。高官常歸咎結構性問題導致動亂,例如政務司長張建宗稱要「回應市民怨氣,包括貧富懸殊」。官員不認清是政治問題也算了,結構問題包括高樓價及社會流動等本來就是政府的責任,問題多年來得不到解決,官員早應下台問責,但現在反而怪責結構性問題,推卸責任,離晒大譜。

《施政報告》本可正視問題,做一個全面的回應,但政府連嘗試解決問題的勇氣及承擔都沒有。整隊高官是問題的源頭及解決問題的重要決策者,但他們像躲在防空洞的權貴一樣,只是在等,等一天子彈飛完,他們就走下方舟。

經濟下行更加掣肘了政府。數月前已不斷放風聽到建制派及官員說要「派錢」平民憤,先不論這個方法是否合宜,政府派錢也不慷慨,結果施政報告無法挽回民心。

背後原因是要預備經濟寒冬,勒緊褲頭。經濟差,稅收減少,社福支出上升。本來中美貿易戰及中國經濟放緩已對經濟有影響,但政府有一女子嫌香港經濟死得不夠快,要求「攬炒」,結果真的攬炒了。

張建宗還敢說香港「陷無政府狀態」。他就是特區政府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司長呀!既然無政府,他還不辭職?然後那些手上幾層樓的高官,準備退休後移民歐美享福,吸別國新鮮乾淨不含化武、二噁英的空氣了,留下市民受罪。

「一國兩制」兩面刃

這座城市作為國際樞紐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一國兩制」的原則。這使香港擁有自己的政策、法律體系以及與世界其他地區的貿易關係。在繁榮時期,香港是東西合作、華洋共處的地方。艱難時期,其賴以成功的要素也是促成中外衝突的原因。

北京利用香港的戰略地位,用作開放資本帳戶的試點。近10年香港金融界的新事物,如點心債券、離岸人民幣存款以及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等,都與人民幣國際化(中國的戰略目標)有關。香港作為中間人,從離岸人民幣業務中賺取不少利益。阿里巴巴在香港上市,集資千億,香港作為融資平台,在中國缺水走資的情况下,相當重要。

有這樣的功能,都是因為「一國兩制」。深圳、上海未能取代香港,因為制度不同。有朋友在大陸有生意,說以前匯錢來香港容易,現在很困難,並要放低30%至40%「手續費」。資本不能自由進出,注碼放上枱面贏了也不能拿走,就做不了國際金融市(賭)場。

可是,「一國兩制」備受挑戰。2014年以來更是香港動盪的癥結,包括由人大8.31「落閘」引起的佔領中環,到後來的議員DQ(取消資格)事件、剝奪市民參選資格,及最近以《緊急法》方式立《禁蒙面法》。林鄭甚至在流出的錄音承認自己不能辭職,也沒有什麼迴旋餘地,更令人對「一國兩制」信心動搖。

內外衝突升級未有解決方案

面對中美貿易衝突僵持不下,中國希望利用香港作為避開貿易壁壘和敏感技術轉讓限制的緩衝區。但是,要使這一戰略奏效,中國必須向世界其他地方證明香港仍然保持高度的行政自主權。

最近的事態發展似乎表明,北京沒有統一的香港策略。雖然四中全會後北京態度強硬,但「止暴制亂」主旋律響起以來未竟全功,愈來愈亂。千呼萬喚始出來的解放軍,只是擔當掃地工作,卻又引起違憲的批評。

如今,抗議活動已經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全球密切注視這座城市與北京的關係。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即將通過,將每年審查香港的特殊地位。

長期動盪擴大了北京與香港商界之間的裂痕。信用評級機構惠譽在9月將香港的評級下調,而穆迪將香港前景調為負面。一旦信任破裂,就很難恢復,即使寬鬆的措施也可能不會吸引企業回頭。

獨裁政府處理動亂,或鎮壓或容忍。何時採取哪種策略,正是比較政治學者熱切研究的課題。對於北京而言,尊重「一國兩制」的利益正在縮小,因為投資者的信心已經動搖。既然損害得一次,多損害幾次也不嫌多,反正之前的損害已難以修補,要其一下子回到懷柔就更困難。但大陸七成外商直接投資(FDI)來自香港,香港是集資勝地,失去了也損失慘重。

港人敬業世界第一

香港很多人只想準時返工,不奢望準時放工。大家都知道香港不是安居樂業的地方,世界各地的人才來港搵錢,搵完就走。只要基層死唔去,中產捱得住,有錢繼續搵,這個社會共識,儘管受到左翼及後物質主義挑戰,多年不變。

香港人敬業,世間難求。上星期交通嚴重阻滯,市民上午4、5時就起牀返工,有住大埔的人願意花4小時上班,有報道甚至指投資銀行家為了上班,特意買機票進入有禁制令的機場好坐機場快線兜路返工。有被捕人士知道要搜屋時,不擔心私人電腦被扣押,最擔心公司電腦被扣押,使她不能工作。這些精英,被政權激發變做示威者,以專業知識及敬業態度抗爭,香港政府當然束手無策。

香港一直以來優勝的是制度和人才。現在去快餐店,旁邊的一枱在簽移民文件;也有遠親已經去坐移民監了。

制度敗壞、人才流失,這是香港的黃昏。

作者是香港大學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助理講師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阮穎嫻]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