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鄭立
下一篇
上一篇

鄭立:與其解決困局後被清算 不如拖延困局?

【明報文章】很多人都在想解決香港的困局,特赦看起來是一個頗為有說服力的選項,主要原因,不僅是有大量的市民因為被控以重罪,而被迫繼續抗爭,亦有相當部分包括警察在內的公職人員,也在這幾個月的抗爭中,留下了大量刑事犯行,例如涉嫌毆打市民,甚至栽贓嫁禍、妨礙司法公正的影片證據。

這明顯的會構成巨大的司法成本,而且審判的結果相信也難以服眾,不論如何判決,最終必然也會引起相當程度的爭議與憤慨,法律的阻嚇力也形同消失。當雙方都堅持自己是為了公義而戰、不會有人承認自己有錯的前提下,判決可能引起日後更大的動盪與仇恨。

特赦看起來真的是一個好的方法,相信抗爭者與警方,雖然不是全部,但都有相當數量的人,期望的是雙方特赦。不過諷刺的是,這樣的期望,恐怕只會增加動盪。因為要怎樣才能夠達成特赦?是現在乖乖的雙方收兵,市民不抗爭,警察對於市民也盡量收手?不是,事情如果緩和,雙方都會走向嚴峻的法律清算。

相反,大家會想到的是,把事情愈鬧愈大,惡性循環,鬧大到除了特赦之外沒有其他解決的方案,那政府也只能採取特赦。

為什麼特赦實現不到?

香港政府恐怕只有3個出路,第一個是雙方特赦,上面已經說過;第二個是對市民與警方也法律清算,那就是巨大的司法成本與社會代價,以及後續的不可測後果;第三個是只清算市民、放過警方,那麼香港的司法因為多重標準,合法性就會完全崩潰,香港百多年來對司法體系的信任也會粉碎。顯而易見,只有第一個選項的殺傷力最低。

寫了那麼多,這篇文章卻不是提倡特赦的,為什麼這麼好的方法實現不到呢?我來個大膽的推演,現在的林鄭政府因為自己目光如豆推《逃犯條例》修訂,在諸多人事先警告會出事的情况之下,硬要闖出大禍,有些人疑惑為何沒有下台,但其實理所當然。用膝蓋都可以推斷,北京政府正常就會要求,現在香港的政府必須先收拾殘局,去到事情穩定後,才可以下台,不然誰會接這個燙手山芋?

為了減少傷害,整群人也一定會被推出來當成戰犯,去承擔所有責任平民憤。就像日本投降,東條英機就要被處決一樣,東條英機是否真的那麼萬惡?是不是也不重要,反正沒有一個人負責然後被殺掉,怎樣平天下。也就是傳統帝國中央殺貪官平民憤那一套,當事人也深知這點,也就是說根本是否能平定,他們都死定了。用特赦去減低對香港的傷害,這種積極的行為,也會加速自己被清算的結局。

不如消極的處理,期望警察機器自動運作先打垮市民,然後再考慮用法庭清算個別警員,「各打五十大板」,「彰顯法治」,還可以把自己被清算的死期拖延一段時間,結果反而很有理由用消極橫蠻的手段去處理。

在民主國家,他們大不了被政黨輪替,真的待不下去就逃往外國而已,在香港這種殖民地,主人要為委任他們負責,他們為主人闖了大禍,最後盡忠就是出來頂罪。如果他們意識到這一點,拖到玉石俱焚天荒地老,某程度上也是很理性的選擇,就是犯下了大錯之後,拿全香港的未來,去換取自己多一點時間。早也被清算,遲也被清算,不如盡量遲吧?

期望他們良心發現?我不如期望我中六合彩好過。

作者是專欄作家

[鄭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