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孔誥烽
下一篇
上一篇

孔誥烽:攬炒政治經濟學

【明報文章】6月以來很多人不斷問:解放軍會來香港重演六四嗎?7、8月解放軍武警在港深邊境演習,那時說中央死線在9月初、說過了死線抗議還未平息中共便會出兵的傳言甚囂塵上。國務院開記者會、中央領導又開腔說要「止暴制亂」,殺氣騰騰。那段時間有無數國際記者和學者朋友憂心如焚地問我同一問題:解放軍是不是快要出動了?

我每次都叫對方冷靜,說北京若用解放軍越境,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立刻玩完,代價太大。解放軍在邊境附近操來操去,是要向示威者施加心理壓力,恐嚇他們讓他們自行散去。

解放軍出動的死線

結果解放軍仍未出動鎮壓。解放軍出動的死線,像學生說會交學期論文的死線,一推再推。9月初死線過了,又說死線在10月1日。都過了,不知道現在的最新死線在哪時?當然,這幾個月來,政府對運動的鎮壓的確是在升級,但鎮壓的方法,還是依賴特區政府的武裝力量與法定權力,例如動用《緊急法》頒布《禁蒙面法》,又例如讓警隊強行進入大學校園進行拘捕。

不過到目前為止,這些升級的鎮壓,都沒有很大效果,甚至有反效果。禁蒙面法實施後一個多月,我們仍在大小示威集會見到很多蒙面者。而警隊強行進入大學校園,更因為在中大遇到頑強抵抗而演變成全球矚目的15小時激戰。轟動國際的校園激戰畫面令香港議題又上國際頭條。美國參議院覺得香港局勢惡化,更忽然加速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程序。

抗議開始時,我們常聽到抗議者一方有所謂「攬炒派」,聽說他們的目的,是以拖垮香港經濟威脅統治者妥協。現在看來,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內部也有「攬炒派」,還主導了政府對策,寸步不讓並讓警暴不斷升級,製造更大混亂。上周《環時》流出消息謂政府正準備實施宵禁。雖然政府最後澄清沒有此事,但當局應該有認真考慮。

政府的算盤,恐怕是繼續刺激示威者升級堵路癱瘓經濟,並幫忙將癱瘓擴大化,豪賭市民會慢慢開始厭倦和怪責示威者,到時民意便會倒向政府一方。不過多月來的民意調查都十分一貫地顯示,市民仍然理解激烈抗爭者,並將局勢升溫的責任,歸咎政府與警察。

香港是中國資金進出的必經樞紐

現在示威者與政府兩方的攬炒派「裏應外合」,似乎已令香港出現真攬炒的苗頭,晚上交通停擺,各種大型表演都被取消。這樣下去,聖誕節、農曆年的各種慶祝活動應該都會被取消。這個局勢究竟對誰的衝擊較大,誰會更容易捱不住呢?

抗爭一開始以來,我們便聽到很多「香港人必輸」的分析。他們認為香港對中國在經濟上已經不再重要,北京不怕香港經濟被毁,所以香港人沒有本錢跟北京鬥。有關論者,最喜歡引用的數據,便是1997年香港的GDP佔中國GDP的18%,至今天已只剩下2.7%。這種證明香港已經對中國不重要的證據,似是而非。其實你拿任何一個小型發達經濟體跟中國比,都會得出同一結果:芬蘭GDP佔中國GDP的比例,從1997年到現在是由13.2%下降到2%,丹麥是從18%跌到2.6%。香港佔中國GDP下降,並非香港經濟重要性下降的體現,而是中國作為人口大國高速從窮國變成中等收入國的體現。

如果我們看另一組數據,便會發現,香港對中國仍然享有獨一無二的地位。2018年,從外地流入中國的外來直接投資,有66.6%來自香港,香港一直是流入中國直接投資的世界第一來源地。2017年,中國對外的直接投資,有57.6%去了香港。香港一直是中國對外投資的全球最大目的地。當然,這些香港流進中國或中國流到香港的資金,並非真的源自香港或最終以香港為目的地。這些數據反映了中國的錢進錢出,絕大部分都經過香港這個錢櫃。同時,中國企業在海外上市,從2001年至今,恒常有70%以上都是在香港上市。中國企業在海外發債,大部分也在香港進行。

換句話說,香港乃是中國獨一無二的世界金融樞紐。香港為何能夠有這樣的地位,乃是由其國際承認的獨立關稅區地位、中共不會輕易放手開放大陸金融業等因素決定,沒有一個中國城市能取代。這個道理我在這裏發表的〈北京不想港人知道的軟肋〉、〈北京的香港難題〉等文章已經詳細論及。

金融仍穩 香港離攬炒還很遠

在金融主導的格局下,香港的統治階級,都十分依賴資產增值作為收入和財富的來源。他們在香港賺到的財富,不少也藏在美英等地。若香港的衝突和攬炒有一天嚴重到癱瘓了金融,而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英國等地又通過類似可以制裁凍結香港權貴資產的法規,那麼香港統治階級面對的損失或潛在損失,將是巨大的。

若香港攬炒到金融停頓,對有產階級的打擊會不小。但對基本民生的影響,特別是無產年輕人的影響,恐怕相對有限。2014年,香港有一套大受好評和被瘋傳的、由年輕人製作的獨立短片,叫《香港將於33年後毁滅》,說香港受小行星撞擊威脅,導致人口資金大逃亡,留下來的人,卻獨立經營出一個活潑悠閒的民間本土經濟。影片投射出的,其實就是後攬炒香港的烏托邦想像。

近來香港很多大商場大企業店面好像一片蕭條,但一些被譽為良心企業的小店,卻出現大排長龍、生意多到應付不來的現象。若他日真是攬炒到金融、租金下滑,現在開始發芽的這個「黃色經濟圈」,不難茁壯成長。

現在香港的局面,離真正的大攬炒還很遠。表演取消、大型活動取消,這些都還不算是很嚴重。香港經濟最近錄得的衰退,與美中貿易戰和中國經濟危機有更大關係。香港經濟以金融為核心,香港的股票市場,至今還未因為衝突停過市,很多中國大企業仍然排着隊來香港上市。持續衝突對金融帶來的衝擊,還不及一來港交所便要停市、全社會停工停課的一個夏季颱風。攬炒大家都不願見到,就讓我們祈求在攬炒之前,衝突各方能找到大家共存、共融的新出路吧!

作者是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韋森費特政治經濟學教授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孔誥烽]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