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程騰歡
下一篇
上一篇

程騰歡:林鄭「新風格」、「新思維」的謎思

【明報文章】過去4個多月,從「反修例」運動引發的全面抗爭(包括集會、遊行、罷市、罷工、罷課,甚至破壞港鐵、某些商店和使用暴力)已成為香港最迫切的問題。「反修例」運動本來十分簡單,只有一個訴求:要求政府撤回修訂《逃犯條例》草案,而且民意十分清晰(6月9日的「反修例」大遊行人數估計高達103萬,遠遠超過以往遊行人數紀錄)。面對如此清晰民意,特首林鄭月娥展示她的風格:完全漠視民意,企圖如期(6月12日)在立法會恢復二讀、通過《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雖然「不回應」也可勉強算為一種回應,亦可美其名為「新風格」、「新思維」,但實際上是火上加油,加深民怨。特首以「不回應」作為回應,結果觸發示威者6月12日在金鐘整天抗爭,有些激進的抗爭者甚至不惜以身試法,誓要阻止立法會二讀該草案。立法會其後取消6月12日至14日的會議。

處理難題一般大事化小 林鄭背道而馳

按照常理,一般處理難題的原則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林鄭卻偏好「創新」,背道而馳。以「反修例」運動為例,她的敷衍回應令到「單一訴求」演化成「五大訴求」或「六大訴求」(新的訴求是「重組警隊 刻不容緩」);令到昔日的和平示威滲入暴力抗爭元素;令到一國兩制在香港受到前所未有的考驗。林鄭迷信「新風格」、「新思維」,處事違反常理,令香港陷入絕境,她要負上最大的責任。也不知道她是否無恥,現在竟然還說:「作為負責任的官員,會作出最大的努力及展示承擔,幫助香港走出困局。」

儘管她嘴裏說「幫助香港走出困局」,剛(10月16日)發表的《施政報告》卻沒有對「五/六大訴求」作出新回應,難道這就是「作出最大的努力及展示承擔」?她的「新思維」極難理解。雖然她可辯稱「施政報告沒有新回應」並不代表「她不會作出最大的努力及展示承擔」,但這種辯說和「不回應也算是一種回應」風格一致,叫做強詞奪理。

困局是政治問題 不可能房屋土地解決

剛發表的施政報告只有20頁,聚焦房屋、土地供應問題。目前的困局是政治問題,不可能從房屋、土地方面解決。在「反修例」運動出現之前,房屋、土地是香港重中之重的問題。特首總不能逃避所有深層次問題,房屋、土地問題成為這份施政報告的焦點便順理成章。特首把「反修例」紛爭小事化大,還不斷加深雙方對立,造成現時不可收拾局面,令人對她的施政能力失去信心。到底她是否如此不濟?或者她能憑此份施政報告把房屋、土地問題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挽回信心?

增公營屋意味減私營屋 釀惡性循環

首先,香港的房屋問題是私人住宅樓價過高,超越絕大部分市民負擔水平。樓價過高的原因是供不應求,解決方法是在私人住宅市場增加供應和減少需求,簡單直接。現實並不如此簡單,因為除了私營房屋以外,還有公營房屋。當私營房屋難以負擔時,市民便轉向公營房屋,令到公屋輪候時間加長和減低資助出售房屋中籤率。此時,政府便有壓力增加公營房屋供應;而政府更可把增加公營房屋供應列為政績,所以政府往往順應壓力,增加公營房屋供應。

凡事有代價,建屋需要土地,而土地資源有限,增加公營房屋供應意味私營房屋供應減少;導致私營房屋供不應求和樓價難以負擔的問題惡化,更多市民因此申請公營房屋,形成惡性循環,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深層次問題。要解決深層次的房屋問題,必須採用治標治本方法,即增加私營房屋供應(和減少其需求),令到樓價回復至可負擔水平。

十分遺憾,特首的思維始終是治標不治本,如「我們已將《長遠房屋策略》下未來十年……的公私營房屋新供應比例由60:40調整至70:30」(施政報告第15段);又如「我們會加快規劃,然後運用《收回土地條例》和其他適用條例,收回以下三類私人土地作百分百公營房屋(包括公屋、『綠置居』、居屋)及『首置』和相關設施發展」(施政報告第19段)。樓價過高的原因是私營房屋供不應求,對症下藥是增加私營房屋供應(和減少需求),增加公營房屋供應只是庸醫所為。

「額外差餉」可增私宅供應減需求

這份施政報告也有治標又治本的思維,如「我們提出立法向空置的一手私人住宅徵收『額外差餉』,鼓勵發展商加快推出落成的單位,減低囤積的可能性」(施政報告第10段)。「額外差餉」是應課差餉租值的200%,相等於我在2016年提出的「超差餉」兩倍(見〈樓市用錯藥 降溫需換藥〉一文)。「額外差餉」大大增加發展商持貨成本,相信可有效令到發展商加快出售或出租落成單位,增加私營房屋供應。

正如我在2016年一文分析,「超差餉」還可以用作減少私營房屋需求,做法是向非香港永久居民或持有一個以上住宅單位的買家徵收「超差餉」,從而減少私營房屋的港外需求和投資需求。「額外差餉」是「超差餉」的兩倍,相信對減少以上兩項需求更有效。政府把我提出的「超差餉」變成空置稅,成為「額外差餉」,突破治標不治本思維。冀政府再作突破,把「超差餉/額外差餉」用作減少私營房屋需求,深層次的樓價過高問題才有望解決。

林鄭在「反修例」運動盡失民心,施政報告甚至逃避問題,轉移至另一深層次問題:房屋、土地問題。在房屋、土地問題上,林鄭始終離不開治標不治本的思維,相信解決不了深層次的問題。幸好施政報告還讓人看到一絲希望,「額外差餉」相信可有效增加一手私人住宅供應;如果運用得宜,「超差餉/額外差餉」更可大幅減少私營房屋需求,成為一個治標又治本的方法。

作者是香港大學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副教授

[程騰歡]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