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田飛龍
下一篇
上一篇

田飛龍:「一國兩制」進入下半場

【明報文章】香港反修例運動真正構成了「一國兩制」香港實驗前後半場的分水嶺。對這一分水嶺的時間點與巨大的歷史轉折意義,香港社會或許仍然缺乏充分的自覺。但黑衣青年卻以「一國兩制」所保障的高度政治自由並依賴社會對青年造反運動超強的道德寬容而充當了突顯這一界標的直接歷史動力。他們以法律所保障的自由對法律秩序本身造成持續的破壞,以不斷犯下新的罪行的方式追求完全免罪,以勾結外國勢力的方式尋求實現脫離《基本法》上的普選,以持續反國家的方式試圖阻斷「一國兩制」內在而自然的融合發展進程。反修例運動暴露出香港社會在回歸22年之際仍然未能發展出一種真正奠基於「一國兩制」的共識史觀與憲制認同。借用呂大樂教授的一個經典斷語「尷尬的香港,仍在準備中」。青年造反以及整個社會的自虐式破壞,顯示的正是香港「精神回歸」途中的極度窘迫困頓之態,如同高燒不退的病人一般。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