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葉健民
下一篇
上一篇

葉健民:活在恐懼之下 何以對話?

【明報文章】林鄭月娥以「四大行動」去緩和社會氣氛,效果並不明顯。暴力衝擊不斷升級,而社會各界繼續以不同方式表達對局勢的不滿。政治張力並沒有大幅消減退卻的迹象。

試圖以邀請海外專家和增加成員提高公眾對監警會的信任的做法,方向正確,但執行上未有收到預期效果。5名海外專家都是具有豐富警務調查工作經驗和具有相當法律知識的人物,假如他們能夠從多角度為監警會提供專業意見,始終是一件好事。但他們並沒有調查權力,只能提出建議,所以說到底還是公眾是否信任監警會的問題。但余黎青萍和林定國的任命,在這方面的作用卻極為有限。

監警會兩新成員 突顯林鄭孤立無援

首先,50歲以下的市民恐怕對余黎青萍幾乎全無印象,更遑論有任何信任可言。很多人只知道她曾是林鄭月娥競選團隊成員,和對她月前曾高調批評陳方安生和其他前高官要求獨立調查的言論有印象。公眾對她的觀感,大概只會視她為與林鄭是同一鼻孔呼氣的人。

至於林定國,他雖然是法律界中的翹楚,但同樣予人建制味道太濃的印象。他與敢言開放的戴啟思競逐大律師公會主席一職,連任失敗。而月前12名現任及前任大律師公會主席批評《逃犯條例》修訂的聯署,林定國亦沒有簽署。

當然,一口咬定兩人只會依附權力、完全偏護警隊,並不公平。但從政治效果上來看,他們並沒有即時為監警會的公信力加分增值,卻是實情。相信林鄭月娥和她身邊的團隊也會明白兩人的局限,問題是林鄭已經是戴罪之身、時日無多,稍有政治能量的人也會珍惜羽翼,對這個「政治活死人」敬而遠之;也相信有更多人是因為原則問題與她劃清界線。到頭來兩人任命的唯一效果,只是進一步突顯出林鄭此刻孤立無援、失道寡助的艱難處境。

邀請專家學者就管治問題作全面獨立研究的建議,更叫人啼笑皆非。作為學院中人,自然樂見政府投放更多研究經費。但過去5至10年間,我們對社會問題的全面研究探討還少嗎?周永新教授和他的團隊,專業地對退休保障制度的種種利弊,便作過認真深入的剖析論證。不久之前,我們還有一場聲勢浩大的全民土地大辯論。又或者民主不足、普選滯後,早已被公認為政府施政艱難的根源所在。而盡快落實雙普選這個堅定而清晰的訴求,回歸以來也從未間斷。

非不清楚民怨所在 是管治者沒意志改革

所以,我們不是搞不清楚社會民怨所在,也並不缺乏對各種深層次問題的論證研究,而是管治階層從來沒有政治意志去對症下藥。公共管治從來沒有任何魔術棒,能夠一下子完全根治所有社會問題。善治有賴於理性思維;但更重要的,還是當權者要有改革決心和敢於觸動現有既得利益的勇氣。林鄭並沒有膽識和政治技巧去推動改革,縱有什麼博大精深的獨立研究,也是於事無補。

但更荒謬的是,此時此刻的香港就恍如一個已被人打得遍體鱗傷、流血不止的人。但在奄奄一息、危在旦夕之際,竟然有人建議不如先來一個耗時數月的全面檢查,看看身體還有什麼問題。這不是庸醫害人,就是存心靠害。我們此刻需要的是馬上急救,先保住性命,其餘一切都是後話。更何况,大家早已對這個藥石亂投、把我們搞成五勞七傷的廢物郎中信心全失,誰還會願意讓她為我們診症治療、指指點點?

「四大行動」中最堪玩味的一着,當然是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我們完全不明白林鄭為何在這個問題上一直糾纏、堅決不讓,令衝突在兩個多月來不斷升溫。唯一的合理解釋,是中央不允許她走這一步。不管她和中央官員怎樣解說,沒有人會相信北京完全放手讓林鄭去處理「反送中」的亂局。內地當局對國泰全面壓迫、國內媒體對港鐵點名批評、超級富豪被迫統一口徑高調撐警等等,說明中央介入斧痕鑿鑿。

林鄭用什麼理據去爭取到中央讓她走這一步,又或者這只純粹是因為國際形勢轉變而迫使北京調整策略,答案恐怕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但即使姑且相信林鄭真心希望以這一步去為官民對話營造氣氛條件,恐怕也只是一廂情願——這不是因為抗爭者貪得無厭、得寸進尺,而是當市民大眾依然活在恐懼之中,又何以能夠坦誠對話、真摰交流?

每天在看電視新聞,你看到愈來愈多被訪者不願意以真面目示人。這是香港這個自由社會的正常狀態嗎?面書(facebook)上人人改名換姓、隱藏身分,又是什麼原因?就是連那些被傷害身體的年輕人,也不敢走出來申訴追究,又是何解?原因很簡單,就是愈來愈多人相信執法機構不單不會秉公辦事,甚至會反過來對任何挑戰聲音堆砌罪名,定必會對看不順眼的人秋後算帳。

警暴不止 對話只會徒勞無功

這些人大部分不是站在最前線的抗爭者,大多數都只是普通市民,他們只是行使自己與生俱來的言論自由,但竟然可以如此擔驚受怕、惶恐不安。他們擔心的是終有一刻,自己不幸地在錯誤時間出現在錯誤的地點,遇上個別狂躁警員,一時沉不住氣展露出一個鄙視眼神,或者出於義憤拋出一句不中聽的說話,便會被打到頭破血流甚至身陷牢獄。誰會不怕?但又有誰會服氣?林鄭其實不需要什麼對話平台,只要張開雙眼、舉目四望,也可以體會到這份瀰漫於社會中的濃烈恐懼氣息。所以不管你是真心誠意,又或者只是故意拖延,一日警暴不止,一切對話努力,只會徒勞無功。

擺在眼前的情况其實很清楚,就是沒有獨立調查,民怨絕不會平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單是要尋求真相,更重要的是回歸法治的第一步。這個舉動的重要信息是,說明沒有人在任何情况下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擁有公權力的人,更必須為自己行為負責。個別場面示威衝擊暴力升級是客觀事實,市民大眾也會擔心局勢進一步惡化。警察面對破壞行為、猛烈衝擊,當然可以拘捕;但不能在對方完全被制服後繼續施暴。警察更不可代替法庭自行就地正法,以傷害示威者為目的去妄加懲罰。在行使公權時,警員也必定要緊跟程序、尊重民權(例如佩帶委任證、確保被拘留人士的法律權利和人道待遇)。可惜我們看見的,是一幕又一幕個別情緒失控、「殺得性起」的警員施暴行為。

所謂「光復香港」的核心意義,對大部分人來說不是尋求「港獨」,而是要重回到香港原來的秩序,重新確立那些香港一直引以為傲,及使社會大致得以維持公平公義的制度支柱,而法治更是當中的重中之重。停止警暴,就是為了重建司法制度尊嚴,捍衛法治。

獨立調查 恢復社會秩序最重要一步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示威者有罪無罪,我仍然相信法庭會還他們一個公道。但同時警員在執勤時也必須遵守法律,絕不能因政府的政治考慮而享有免死金牌,任意妄為。宣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就是給個別「殺紅了眼」、肆無忌憚的狂躁惡警一個警告,也是還香港市民一個公道。這是恢復社會秩序的最重要一步。

作者是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教授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葉健民]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