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呂秉權
下一篇
上一篇

呂秉權:林鄭犯了中共政治的大忌

【明報文章】最近,路透社的錄音聲帶爆出,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閉門會見外國商界代表時,透露自己想辭職但並無選擇,又搬弄中央與港人的矛盾,將中央擺上枱,令部分港人對中央有怨氣。

有關內容如下:

‧「不幸的是,行政長官根據憲制須服務兩位主人,即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市民,因此政治上的操作空間非常非常非常有限。」(筆者認為,此說讓人的觀感是,中央與港人的利益不同甚至有矛盾,修例風波不能政治解決是由於中央阻撓所致。)

‧「如果我有選擇,第一件事是辭職,深切道歉之後下台。」(筆者認為,林鄭是想暗示有去意但身不由己,令人聯想到中央盲撐。)

在敏感時刻、情報前沿、面對外國人,林鄭特首應該有足夠的政治智慧和分寸,知道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尤其是涉及中央與特區的關係、中央與港人的關係。

趙紫陽前車之鑑

如此搬弄矛盾和是非,是中共政治的大忌,令中央尷尬和不滿,一起看看前車之鑑。

1989年5月中,距離六四鎮壓還有大約3星期,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訪華,分別與中共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國務院總理李鵬等會面。其中,趙紫陽在會面中,講了一番不該講的說話,透露已在黨中央退職的鄧小平,仍然在重要問題上掌舵,將在後台垂簾聽政的鄧小平,「挏」到台前,為趙紫陽日後的下台,埋下伏線。

1989年5月16日,在大批中外記者面前,趙紫陽對戈爾巴喬夫的這番話,為悲劇和黨內鬥爭助燃。

當時,趙紫陽說:「你同鄧小平同志的高級會晤,是你這一次北京之行的高潮。鄧小平同志是從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他是國內外公認的我們黨的領袖。儘管是在我們的十三大,根據他的請求,退出了中央委員會,退出了政治局常委會,但是他是——我們全黨都知道,我們離不開他,離不開他的指揮和經驗。我們的十三屆一中全會有正式的決定,雖然這個決定沒有公布呀,但是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決定,就是在我們最重要的問題上,還需要他掌舵。我們這個消息,我們沒有向外公布過,今天是第一次向戈爾巴喬夫同志通報。」

黨的這個秘密,鄧小平的「假引退,真話事」,讓天安門廣場的學生有了新的不滿,群眾的橫額和口號紛紛針對鄧,什麼「垂簾聽政」、「打倒鄧小平」、「小平老矣,尚能飯否?」、「鄧小平不是政治局委員,怎麼成了黨的領袖?」、「小平:歡迎您,交大安定團結養老院」等到處可見,讓鄧小平十分不悅。

之後,鄧小平研判學生的矛頭是針對他,要他下台,於是就某程度促成了趙紫陽下台和六四流血鎮壓的悲劇。

今天,在中國的政治和香港的問題上,人人都知道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定於一尊,是重大問題的最終話事人。可是,林鄭特首在外國人面前,閉門對中央領導人「篤灰」,試圖推卸自己的責任,出賣完港人,再出賣自己的主人,如此特首,試問該不該保?

正是:古有鄧公被「篤灰」,今有林鄭急賣主。

哀哉。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呂秉權]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