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黃任匡
下一篇
上一篇

黃任匡:攬炒,誰怕?

【明報文章】3個月了,林鄭終於說出口了:動議撤回。

3小時後,民間記者會回應明志:絕不收貨。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乃港人共識,自不待言。筆者今天想談談當天的其他觀察和思考。

打從3月開始,香港社會對《逃犯條例》修訂的關注已經不斷升溫。港人對條例的質疑、對本港司法制度的憂慮不斷加深。建議「政府主動撤回」的聲音,其實早在6月9日之前已經響徹雲霄了。

但結果,林鄭政府居然花了半年的時間,在抗爭運動爆發的3個月後,才開始正面回應訴求。蹉跎多時之後的回應,卻竟用上「動議」撤回的字眼,一來不符合議事規則,二來引起進一步疑慮(坊間存在不少質疑,這只是緩兵之計,並非真正撤回)。連番犯錯的準確程度,讓人嘆為觀止。

林鄭為官數十載,連讓步都可以讓得如此拙劣,真箇前無古人。

官民的強烈對比

反觀,民間社會在時間、資源、體力都匱乏的情况下,在短短3小時後(林鄭於傍晚6時宣布動議撤回,民間記者會舉行於同日晚上9時),迅即作出了回應。而且無論誠意、論述、技巧、文本,民間記者會的質素跟林鄭相比,可謂高下立見,判若雲泥:

一、林鄭花了至少3個月做的事,但民間記者會只花了3小時,其速度之快,連新聞界的朋友也幾乎反應不及;

二、如此重要的宣布,林鄭竟鬼鬼祟祟選擇用「ISIS式」的錄影講話發表,但民間記者會則落落大方地現場宣讀聲明,接受傳媒即時質詢;

三、林鄭的回應說辭蒼白、無力,但民間記者會的內容紮實、精準——尤其當中準確地指出逃犯條例只是壓垮香港的「最後一根稻草」,而絕非「問題癥結所在」。故此,即使立法會年尾復會後條例正式撤回,但倘若其餘四大訴求不獲回應,制度問題持續,警黑繼續坐大,民憤肯定難以平息。

成熟的公民社會

其實,這次出色的民間記者會只是眾多例子之一。是次抗爭運動中,香港人展示了極高的質素:絕佳的適應能力、多變的抗爭手段、廣闊的包容胸襟、清晰的集體智慧等等,處處展現公民社會的成熟程度,無不讓自由世界之各國驚艷不已。

但悲哀的是,因為制度的不民主,僭居特首之位、手握大權的偏偏就是拙劣的林鄭政府;而備受無理打壓、濫捕濫暴的卻是優秀的香港公民,何其諷刺。

狄更斯說:「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在眼下的這個香港,是充滿着悲哀和諷刺沒錯,但同時我們卻看見了最美麗的香港人。

而正因為有這樣高質的人民,所以我們什麼都不用怕。

香港的最大資產

我們不必害怕中聯辦和港澳辦空洞的恐嚇。他們不敢摧毁香港,因為起碼短期之內香港的地位無可取代。

我們也不必害怕所謂的「攬炒」戰略可能帶來的傷害。因為香港最大的資產不是機場、不是中環、也不是維港,而是香港人。只要優秀的香港人仍在,即使攬炒之後香港毁於一旦,我們必定很快就能夠重建更輝煌、更璀璨的香港。

最害怕攬炒的,大概就只有3類人:

一、碌碌無能,一生攀附權貴,僥倖成為既得利益者,現正處於「收成期」的庸人;

二、依靠香港完善的制度,上市集資發大財的紅色企業;

三、利用香港走資移民的貪腐京官。

他們說:後果自負。

我們說:誰怕誰?

作者是杏林覺醒成員

[黃任匡]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