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麥嘉輝、謝梓楓
下一篇
上一篇

麥嘉輝、謝梓楓:8.2公務員集會調查——九成公僕促查元朗事件、警處理示威手段

【明報文章】9月4日特首林鄭月娥突然宣布「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示威者並不滿意,「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呼聲只變得更響亮。同日林鄭向全體公務員發信,表示理解團隊對現時困局感焦慮,稱公僕團隊更須團結一致,繼續以公正忠誠及不偏不倚態度服務市民,協助香港渡過難關。

早前8月2日公務員發起「公僕仝人與民同行」集會,要求政府回應反修例運動的民間訴求,並明言希望修補政府與市民關係,而不是要「搞對抗」。作為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對反修例運動現場研究的一部分,當晚我們在集會現場進行問卷調查,嘗試了解公務員參與集會的原因,以及他們的想法會否有別於一般市民。

我們共收集到277份現職公務員回覆;拒絕填寫問卷但表示自己是現職公務員的有47人;不是公務員的有368人(詳細調查方法可見中大發表的報告,註)。換言之公務員佔我們接觸到的參與者約46.8%。若按大會及警方公布數字估算,當晚出席集會的公務員人數可能介乎6000至1.8萬之間。

受訪公務員平均年齡是35歲,於政府工作的平均年資是9.4年。男性稍多,佔53.4%。若以政府2019年薪酬趨勢調查劃分職級,受訪者主要為中層公務員(72.3%),低層佔16.8%,高層佔10.9%。同時,出席集會的公務員來自政府82個決策局、部門及相關機構裏的53個,這儼然是整個政府的一個切面。

參與集會動機:要求程序和權力公義

至於公務員參加今次集會的動機,認為以下參加原因「非常重要」的比例分別是(見表):全面撤回《逃犯條例》修訂(72.2%)、不追究反修例抗爭者(69.3%)、撤回6.12暴動定性(76.2%)、調查警方處理示威的手段(91.7%)、調查元朗襲擊事件(93.1%)、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87.7%)、特首及主要官員下台(38.8%)、爭取香港民主發展(69.3%)。

自7月中開始,中大研究團隊問卷調查已發現,示威者主要訴求已由撤回修例變成表達對警方處理示威的不滿,可見即使在五大訴求中亦有優次。而公務員集會的相關數據顯示,大部分出席集會的公僕與民間訴求抱相同立場,態度亦非常堅定。其中最重要的訴求是調查對警隊濫權的指控、調查7.21元朗襲擊事件,及成立法定獨立調查委員會。

於7.21民陣遊行中,中大研究團隊要求受訪者在經濟發展、秩序、守法、民主、自由及平等中,選擇兩項作為香港最重要的核心價值。參加者絕大部分選擇了民主(85.4%)及自由(87.6%)。而我們的8.2公僕集會數據顯示,民主(59.9%)及自由(77.7%)同樣為最多受訪公務員所選,但百分比明顯較7.21民陣遊行的數字低。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受訪公務員選擇守法(25.3%)為香港最重要核心價值;而7.21遊行受訪者中只有6.7%選擇守法。不難理解為何不少公務員視「守法」為香港最重要核心價值,因他們在日常工作中須嚴格按照有關法律行事,若有偏差則可能導致行政失當。在眾多原因中,最多公務員認為調查元朗襲擊事件非常重要(93.1%)。事件中白衣人目無法紀、警察涉嫌失職的處理手法,或許令一些重視守法、規章制度的公務員大感不滿。

雖政府宣布撤回修例,但對於調查警方濫權問題等訴求,政府只一再重申監警會的角色。監警會主席梁定邦曾表示,監警會只能宏觀地審視警隊管理制度,並不會追究個人責任。政府堅持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現行機制亦不主動調查個別警員涉嫌違規行為,將未能說服公眾政府內部能堅持守法專業的公僕文化。該次出席集會的公僕比參與運動的一般市民更重視守法,若未有妥善處理警員違規行為,公務員群體不見得會信服。

公務員心態:集體行動並非對着幹

我們亦向受訪者查詢,若政府不回應集會訴求,他們有多大可能參與下一步行動(見表)。5個選項中,認為「頗有可能參與」及「非常有可能參與」的比例分別是:按章工作(34.8%及31.1%)、罷工(36.5%及23.7%)、實名聯署(31.4%及18.6%)、向上司施壓(8.4%及1.8%)、辭職(5.1%及0.7%)。

我們嘗試分析有什麼因素會影響公務員進行下一步行動的意願,並進行多項迴歸分析。排除基本人口特徵、媒體使用等基本變量的影響後,結果顯示,當受訪者愈覺得反修例運動對自身作為公務員的聲譽有影響,則愈傾向採取進一步行動。正如集會發起人顏武周接受港台訪問時表示,公務員集會是希望修補政府、公務員團隊及市民之間的關係,若政府一直未能有效處理政治危機,而公務員選擇保持沉默,反而會影響公務員聲譽。公務員出席集會或其他後續行動,可能是出於挽回團隊聲譽的初衷。

我們亦評估了受訪者對現屆特首和政府的忠誠度,惟有關系數均未達統計學的顯著程度,與參加後續行動沒有顯著關係。這值得決策者特別注意:公務員願意為這場運動參與更多,並非他們不忠誠,與政府「對着幹」。若把他們的政治參與簡單歸咎為忠誠度問題,將會捉錯用神,忽略他們的真實想法。

公僕認為政府內部未有了解他們意見

公務員事務局長羅智光曾向員工發信,提到政府內部一直以不同渠道聆聽同事意見。我們亦有向受訪者查詢是否同意這句話:有67.5%表示非常不同意及不同意,可見他們認為政府內部未有了解他們的意見,因而出席集會表達訴求。在內部聆聽渠道不足的情况下,公務員會如特首信件所說團結一致、緊守崗位,還是以公僕身分繼續支持運動,甚至採取更多行動,還看當權者能否適當回應他們最關心的警權問題。

註:李立峯、鄧鍵一、袁瑋熙、鄭煒,《「反逃犯條例修訂示威」現場調查報告》,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2019年8月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8.2公務員集會——是與政府搞對抗嗎?」)

作者麥嘉輝、謝梓楓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碩士研究生

[麥嘉輝、謝梓楓]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