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黃偉豪
下一篇
上一篇

黃偉豪:香港人需要New Game而非Endgame

【明報文章】當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撤回《逃犯條例》修訂及透露中央沒有死線要平息所有示威後,香港這一場「反送中」抗爭運動已進入新階段。過往提出的「Endgame」已不再存在,這已是一場持久戰。要勝出,除了決心與堅毅外,港人需要的是New Game,更多創新思維和策略。

中央是一個會不斷因應形勢變化而改變策略的對手。中央原先的「止暴制亂」其實是「以暴制暴」,希望用武力嚇退示威者並大規模濫捕;同一時間也表明對五大訴求要寸步不讓,用強硬態度和立場迫使示威者知難而退。中央也希望透過經濟手段,包括減少內地自由行旅客訪港人數,而重創香港經濟。

中央始料不及的是,這些針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策略和措施反而適得其反,加強了港人團結及國際社會同情和關注。「止暴制亂」策略只帶來一幕幕血腥及超越文明社會底線、形同恐怖襲擊的場面。繼7.21元朗事件後,最近新添8.31太子事件,只使警隊及港府陷入困局,成為市民及國際社會眼中的流氓和惡棍。

經濟上的阻嚇手段甚至有反效果,未害人先害己。正如特首所說,很多示威者及不少港人根本「have no stake in the society」,是現時經濟結構的受害人多於是持份者或得益者。他們不怕「攬炒」甚至樂見「攬炒」,因為在他們眼中,只有拖垮現在這個不合理和不公義的經濟制度,香港才有重生機會,可以建立一個真正屬於香港人的經濟新秩序。諷刺的是,最驚「攬炒」的反而是中央自己在港的代理人,由於現時整個經濟制度都是向他們的利益傾斜,在經濟制裁下首當其衝受損的就往往是中央的自己人。

撤回修例 或是分化手段的開端

中央的新策略是希望分化運動支持者,及削弱運動的合法性(legitimacy)和道德感召力量。答應示威者部分而非所有訴求,是當權者常用的分化社會運動的伎倆,目標相信是想引起「勇武」與「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兩派的分化、內訌、不和甚至割席。而撤回可能只是分化手段的開端,不排除日後有主要官員或特首下台等後着,試圖測試這兩派的結盟是如何堅定。

即使分化行不通,由於整個運動是源於逃犯條例修訂,既然修例已被撤回,示威者繼續上街的理據自然被削弱。當然,港人均會知道運動的重點與本質早已轉移至針對警方濫用暴力,及爭取重啓政制改革等層面上。但相信中央想針對的對象並非港人,而是國內群眾及國際社會。事實上政府宣布撤回修例後,有外國傳媒以港人已爭取到勝利作報道,認為運動已達成目標。而政府亦開始效法示威者在西方媒體刊登廣告,展開宣傳攻勢。

放棄Endgame心態 變長期戰

中央有New Game,港人也需要有自己的New Game。這個New Game的其中一部分,自然是放棄較早前Endgame的心態。因中央已沒有解決香港問題的死線,要在最短時間內與中央拼個你死我活來個終局的需要已不存在,反而容易正中下懷,使政府輕易地在大搜捕中一網打盡活躍和前線的抗爭者。

在中央改變了策略的同時,抗爭運動策略也必須有相應改變,甚至要做到早悉先機、運籌帷幄、出奇制勝。這場運動至今能取得如此大的成效,其中一個原因是採取了「化水」(be water)策略,不再執著於長期佔領等一成不變的固有方式來抗爭,一切變得靈活多變,更難被對手預測和提防。

很多人都把「化水」策略的起源歸於武術家李小龍,但其實在策略研究上,孫子也有深入解說。《孫子兵法.虛實》中,孫子說「故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謂之神」。這段話的意義在於,「化水」的真正意義所在,並不一定是彈性靈活,因這只是水的其中一種形態;精神所在是能因應對手變化,採用更有效的策略先發制人,窮則變、變則通的道理。

港人New Game的元素,包括沒有固定死線,因此是長期戰和持久戰,不宜在短時間內有太多抗爭活動,除了可減少虛耗自己的資源和精力外,也防止外界及媒體花多眼亂,難以聚焦於重要的題目,使有利自己的民意有足夠時間發酵。而同一個策略,無論之前如何成功,也不宜重複太多,除了對外界已缺乏新意外,也違反了「化水」的不斷變化的基本原則,使對手有時間學習以化解。到機場向旅客宣傳「反送中」的行動,由最初的空前成功至最終的失效,便是至佳例子。

挫折是使人變得更強大的磨練

在思維上,抗爭者也要多認識「多於一個中央」的中國政治權鬥,及有新冷戰的國際視野,更要繼續把運動的參與者變得更多元化,跨背景及跨階層,永不能小看街坊、師奶、阿叔阿伯及中學生等看似社會小人物的創意與力量。參與者背景的多元化,同時帶來抗爭方式的多元化,使政權更難預測和應對。例如中學生罷課及和平地在校外組人鏈,便使政權措手不及。除此之外,認清政權死穴,包括當權者的滿口謊言及道德破產,也有助持續抗爭。

在這處,德國著名哲學家尼采的兩句說話,對運動的持續與發展有很大啓示作用。第一句是「當與怪物作戰的時候,不要自己也變成怪物」,永遠記着道德力量是運動的最大感召和優勢,一個政權永遠沒有的武器,亦是它的最大弱點。第二句是「但凡不能殺死我們的,都會使我們更強大」(that which does not kill us, makes us stronger),每一場社會運動,無論成功失敗,都是一代人的啟蒙與成長。沒有上次雨傘運動的失敗和教訓,便不會有今次「反送中」運動的改善與進步。挫折只是使人變得更強大的磨練。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黃偉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