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宋小莊
上一篇

宋小莊:加快從重懲治香港暴動罪犯的理由

【明報文章】香港警方逮捕的暴動或相類罪犯已逾1000人,但目前還沒有一宗被定罪。在目前香港的抗議活動暴力化的態勢下,這不利於香港街頭對抗和不合作抗爭運動的平息,不利於香港社會秩序的恢復和穩定,不利於遏制香港經濟下滑和失業人數上升。香港社會經濟的實體和名譽損失,已超過自然災害的SARS(2003年),也超過人為災害的佔中(2014年)了。

香港街頭對抗和不合作抗爭運動的犯罪主要有——

(1)《公安條例》第19條暴動罪,公訴刑期10年;第20條暴動拆毁車輛、機器等罪,刑期14年;第21條暴動拆毁構築物等罪,刑期10年;第26條公眾聚集中倡議使用暴力罪,刑期5年。

(2)公安條例第33條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刑期3年。

(3)《刑事罪行條例》第24條禁止某些恐嚇行為罪,刑期5年。

(4)刑事罪行條例第55條製造或管有炸藥罪,刑期14年。

(5)刑事罪行條例第60條摧毁或損壞財產罪,可處終身監禁。

(6)《侵害人身罪條例》第17條意圖造成身體嚴重傷害而射擊、企圖射擊、傷人或打人罪,可處終身監禁;第19條傷人或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罪,刑期3年;第28條以火藥等導致身體受損傷罪,可處終身監禁;第36條意圖犯罪而襲擊或襲警等罪,刑期2年。

此外還有普通法上的犯罪,如非法禁錮罪、公眾妨擾罪等。

上述舉例,並未窮舉。上述有些犯罪,兩個多月來還不斷發生、重複出現。對一般的犯罪,懲罰要與罪名相稱,量刑要與罪責相應,判決要體現公平,處罰要考慮到改造罪犯,懲治與保護國家、公共和其他人的權益相當。

上述5個方面,要取得合理平衡。但對可能不斷重複的犯罪、有較大社會危害性的犯罪,世界各國檢控和司法機關就只能偏向於保護國家、公共和其他人的權益,以阻遏頻發惡性事件的發生。

縮短處理罪案時間 以儆效尤

任何犯罪都侵害了國家、公共和其他人的權利。所謂偏向保護該等權益,一言蔽之,就是要加快從重懲治犯罪,而不是相反。所謂加快懲治,就是在保證辦案質量的前提下,盡可能縮短處理時間,不能延誤。普通法有句名言,就是「正義的延誤就是正義的否定」(justice delayed is justice denied)。假如說處理一般犯罪是兩個月,則處理重複犯罪的時間就應當縮短到一個月。這樣就可以有提前一個月「以儆效尤」的時間,試圖犯罪的人就可能減少,甚至打消犯罪,就會實現社會公共利益的最大化。所謂從重懲治,就是對罪犯處以懲罰性(deterrent)處罰,或警戒性(exemplary)處罰,讓試圖犯罪的人覺得得不償失。不論在什麼法系下的司法管轄區都可看到這種司法現象,幾乎沒有例外。

以「反送中」街頭抗爭為例,雖仍有和平示威的情况,但暴力抗爭還在升級,沒有消退迹象,策劃者、操辦者還不想叫停。如以7月1日香港狂徒攻陷立法會大樓算起,迄今已兩個多月。假如當日的狂徒已被捕獲,未能潛逃美國和台灣,檢控機關和司法機關可在一個月內將他們定罪,從重定罪,香港現在恐已沒有如此暴力抗爭了。

退一步說,對逃往美國的狂徒,港府可啟動向美國要求引渡逃犯的機制,說明香港沒有放棄緝兇,美國也不是香港逃犯的天堂。對逃往台灣的狂徒,由於香港《逃犯條例》原來阻止台港之間「個案合作移交逃犯」的「防火牆」仍在,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可報告中央政府,點破該條例的漏洞是牴觸基本法的,由中央政府轉請人大常委會根據《基本法》有關程序解釋或發回,拆除該防火牆,台港之間可以「個案合作移交逃犯」,台灣也就不再是香港逃犯的天堂了。這對試圖犯罪的暴徒、狂徒也有警惕作用。

已開始重演2003年SARS歷史

對在香港不同的暴力抗爭場合當場捕獲的暴徒,檢控和司法機關也應當考慮加快從重處理。假如在7月先後被捕獲的暴徒,可在8月陸續檢控和審理完畢,則在9月香港各區就不會再發生各種各樣的「游擊戰」了,香港機場、港鐵的美譽就不會受損。但如他們被抓獲後很快就得到保釋,又遲遲不被起訴,則這場「反送中」街頭暴力抗爭,不知要拖到何年何月,香港的消費市場又將疲軟到何時何刻,又會有多少家店舖倒閉,又會有多少名員工失業。2003年SARS的歷史已開始重演,但不同的是,大概不會有數百萬人次內地自由行旅客來港打救了。香港已淪為旅遊的禁地,世界遊客相互忠告禁足。香港的經濟又要到什麼時候、又怎麼可能復蘇呢?

止暴制亂 避免破窗效應

在此反覆強調加快從重懲治,是為了止暴制亂,避免「破窗效應」(broken windows theory)的發生。這是世界上公認程度較高的犯罪學的一個理論,該理論認為,環境中的不良現象如被放任,就會誘使人們仿效,變本加厲。好比一棟建築物有少許破窗,如不及時修理好,就會招來更多破壞者;他們還會潛入室內,甚至在裏面縱火。這種現象,還可以「蝴蝶效應」、「羊群效應」等描述。

對於不重複的輕罪,在一般情况下,可以不考慮加快從重懲處。但在最近,香港卻有此類案件加快從重懲處的事例。例如,有一名內地人因不滿美國,在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外牆寫上「中國必勝」的標語。這是大多數中國人歡迎的,但他在被捕兩天後,就在法庭被起訴,判處4個星期監禁。

這個做法引起內地網民強烈反彈。香港號稱是「言論自由」之都,為何此等塗鴉不可以從輕發落?為何要作反面教材?這是否要向「反送中」運動的推手表示些什麼?如果千百個這樣塗鴉的個案都要認真對付,香港政要是否忘記了本身懲治暴徒的重要職責呢?這正是《論語.子路》所說的「一言喪邦」的事例。此案到2047年,還是會有人說道的。說起來,這也正是行政長官行使特赦權的良機,可以成為《論語.子路》所說「一言興邦」的範本,盡快扭轉內地民眾對香港的不好印象,時不我待。一判喪邦,一舉興邦,可不重乎!可不懼歟?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

[宋小莊]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