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鄭吉雄
下一篇
上一篇

鄭吉雄:政治領袖輕視人性 當前香港文明危機

【明報文章】自6月至今,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公民運動在香港綿延兩個多月之久,至今未已。9月新學年開始,各大專院校學生會聯合倡議罷課,引起各界議論。筆者畢生從事教育,深知非不得已,教師絕不會輕言罷課。因此筆者對於罷課之議,理性上雖難以接受,感性上卻深表同情。8月25日政務司長張建宗發表網誌,反對鼓吹校園罷課,宣示「任何成年人都不應該向仍在求學的孩子,灌輸某些政治議題的個人看法,甚或威迫利誘他們參與政治化的活動,把政治凌駕教育之上」云云。張司長的發言不可能只代表個人,而應被理解為官方看法。本文將就教育與人性兩方面,提出反思。

首先,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各項文明指標理應領先世界大部分地區,從教育水平、金融體系、經濟發展等各方面考察,實情也的確如此。唯一讓人遺憾的是,在很多第三世界貧窮落後、文盲人口甚多的國家,都在實施的公民普選,在香港卻付諸闕如,由此而招來教育水平甚高的香港市民抱怨,可想而知。

還有哪名老師能灌輸思想給學生?

香港在回歸前沒有普選,尚可歸咎殖民地的限制(據悉港督楊慕琦曾於1946年計劃在港推行議會,後因各種因素未能實施);回歸後中央始終不肯循《基本法》給予普選,則令人扼腕。要知道香港市民能自由透過互聯網輕易獲得大量資訊,並不像國內有嚴密的資訊管控。在民智已開的香港,要市民接受鳥籠式的選舉已十分困難,要「灌輸」年輕人思想更是寸步難行。近幾年來筆者不止一次聽到埋怨,批評香港年輕人之所以不愛國並敵視政府,都是老師把學生「教壞」了。所謂「教壞」,和張司長所謂「灌輸」,語義上雖然異曲,含義上其實同工,都是把教育看作揑麵人:學生就是黏土,教師把學生揑方即可成方,揑圓即可成圓。就這樣輕輕將政治失控的責任推卸給教師。21世紀的今天竟然還有人腦袋裏有這種僵化思想,難怪政府花了20多年想方設法在年輕人腦袋中植入愛國教育,最後一敗塗地。

筆者想問張司長:這個年代還有哪一名老師能「灌輸」思想給學生?不要說老師了,甚至父母都難以給兒女「灌輸」什麼。香港政局鬧得這樣僵,並不是教師的錯。當學生問我們一些連政府高官都支支吾吾給不出合理解答的問題時,政府能期盼我們做老師的能給出什麼有說服力的答案呢?

一般人看「教育」,可能只停留在技術性、工具性層面的所謂知識傳授,卻往往忽略了「啟蒙」(enlightenment)才是真正的核心。啟蒙的要旨,在於從歷史、文化的角度重新檢視每一種價值觀念的範疇與內涵,將它們放在當代社會中一一檢討,而不是像19世紀以前的封建教育,將舊觀念造成樣板,將對錯、是非從現實中抽離,加入道德教條,嚴格規範。譬如說「孝道」,雖是顛撲不破的真理,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總該揚棄吧!對成長於有嚴重家庭暴力的兒童,更要避免用「孝道」來遮掩父母在兒女身上橫加暴力傷害的悲劇。孝道如此,忠君愛國等概念也差不多。父母不能藉孝道之名傷害子女,政府又豈能藉忠君愛國或法治之名虐打市民呢?

其次,理想的「學與教」是相輔相成的。就「學」一端而言,每一個生命都有其獨特性。每個人面對世間事理,都會依據其天生性情、成長經驗、家庭價值、文化薰陶而綜合形成思維模式,去逐步建構其世界觀與價值觀。至於「教」的一端,則教師也是「人」,有其特殊個性與價值偏好,要求一名教師能照顧到數十或數百名學生的不同思維與行為,達到因材施教之效,實務上固然做不到。反過來說,教師將學生的差異統統置之不理,只在教室宣講道德教條,又必然被學生厭棄。如何兼顧學與教兩端的落差,達至良性的動態平衡,是教育工作者共同追求的。

凡此種種,在現今教育理論、心理諮詢等學理中其實已有充分討論。偏偏香港這個現代化城市,仍有一大批食古不化的市民誤認為「教育」就是可以「灌輸」這個、不「灌輸」那個,甚至相信「棒下出孝子」的仍大有人在。時尚流行的服飾、炫人耳目的科技,都掩蓋不了這種落後思想的腐臭。

大談創新 卻想箝制某種思想

其三,理想教育必須建立在「啟發」(inspire),讓學生自己思考,而不是教師單方面將其認為正確的思想「上載」(upload)到學生腦袋,因這根本行不通!任何問題,教師都必須將道理講清楚,讓答案在學生腦海中自然浮現。因此訓練學生獨立自由的思考,並在思維中養成批判的習慣,才是唯一出路。而批判思維的初階,就是養成懷疑精神,對於一切既定的事理,甚至教師所講的道理,都不予輕信。

要知道人類文明的進展,尤其是科學技術的進步,端賴持續推翻舊典範,建立新典範,而懷疑精神正是這種推翻與建立的根本動力。但由於懷疑常給予人們「反叛」的感覺,容易招惹守舊派討厭。孰不知即使反叛,亦至為可貴!試想,倘若沒有反叛意識,今天人類仍停留在黑暗時代,可能仍相信地球是宇宙中心呢!當香港政府、業界、大專院校都在大談「創新」(innovation)的同時,又想用教條式教育箝制某種思想,或灌輸另一種思想,這不是緣木求魚、南轅北轍嗎?

警察示威者互貶抑 令人不寒而慄

教育必須以「人」為本,不能枉屈人性。人性才是核心價值,也是人類存在的底線。說到底,地球不一定要有「人」,但「人」既然存在,就必須活得無愧於自身族類,也要無愧於大自然。我們不能為爭奪資源而傷害大自然,也不能為一己私心而傷害同類。發揚人性的光輝,才是當前教育的首要之務。顧炎武區分「亡國」與「亡天下」,指出「亡國」不過易姓,「亡天下」卻是率獸食人。率獸食人所標示的就是人性的泯滅。當前香港社會對立甚深,示威者罵警察為「警犬」,警察罵示威者為「曱甴」。這才是最令人不寒而慄的事。近來甚至有作家在報紙專欄中響應「曱甴」之論,沾沾自喜,對這種言語的危險性完全無知!

人類歷史上窮凶極惡的種族滅絕(genocide)就是始於歧視:唯有抹煞了對方的人性,才能泯滅自己的人性;唯有泯滅自己的人性,才能縱放獸性,產生虐殺對方的心理。警察躲在病房中、暗角裏對動彈不得的受害者施以酷刑,不就是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嗎?《孟子.公孫丑上》舉「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的例子來論證人性本善。設想「將入於井」的不是「孺子」而是「曱甴」,當事人還會有「怵惕惻隱之心」嗎?一旦人性被否定,像赤柬紅色大屠殺一類恐怖事件的幽靈,也就隨風飄盪。原來將百萬猶太人送進毒氣室的念頭,並非納粹所專有,它其實時時刻刻存在掌握權力者的腦海中。

政治失控歸咎教師 恐弄錯對象

公民運動興起以來,政府高層反覆強調法治,對廣大市民遭受的暴力傷害卻視而不見,實暴露其對人性的輕視。政治領袖帶頭輕視人性,是當前香港最嚴重的文明危機!當此之際,喚醒這一代人(尤其是手握致命武器的警隊)的人性自覺,恐怕才是教育的當務之急。政治僵局實因特區政府而起,解鈴還須繫鈴人,引領衝突雙方達成和解(reconciliation),超越對立,完全是林鄭月娥女士、張司長等特區政府領導人的責任。教師的影響力主要規限於課室。將政治失控歸責於教師,恐怕是弄錯了對象。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教育、人性與文明的危機」)

作者是香港教育大學文化歷史講座教授

[鄭吉雄]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