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吳漢華
上一篇

吳漢華:「勇武抗爭」不會帶來民主 只會損害現有法治自由民生

【明報文章】修例風波發展至今,泛民、示威者及不少政治中立市民批評政府不回應示威者的訴求,批評警方用過分武力,卻對「勇武」抗爭者的扔磚、堵路、衝擊警察、堵塞機場、圍警署、破壞公物等暴力行為表示理解甚至支持。「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者與「勇武」派採取「你保護我、我保護你」的策略,甚至以街坊裝出現,增加警方執法的困難。

監察政府和警隊是應該和需要的,但當社會上太多聲音(尤其是傳媒)只大力抨擊政府和警隊的不是,而罔顧或輕輕帶過抗爭者的暴力行為時,加上犯法後被捕機率低,只會使抗爭者肆無忌憚。結果是在8月24、25兩日,抗爭者除了在數區進行堵路、圍警署等「指定動作」外,更升級至毁壞用以監察空氣質素和其他民生事項的智能燈柱,雖政府已屢次說明它們沒有辨識面孔或侵犯私隱的功能;毁壞紅隧收費亭設施;無故破壞麻將館和遊戲機中心的大門。然後,網上更傳出呼籲,在9月每周末堵塞機場。

要遏止暴力,需要社會的聲音。我明白當政府堅持不接受抗爭者訴求下,市民縱使不認同暴力,但對譴責「勇武」抗爭者,市民可能覺得說不過去。不過我懇請大家在繼續鞭策政府提出政治解決方案的同時,應告訴抗爭者和支持他們的人:「勇武」抗爭,不單不會帶來民主,反會損害現有法治、自由和民生。

中國政府一向不肯向公開施予的壓力讓步,它在中美貿易戰的表現便是一個例證。更貼切的,可見於香港回歸後3次政制檢討的結果。泛民採取對抗、施壓的策略,不肯對話,因此3次中只有第二次使政制民主化踏前了一步。那有賴於司徒華先生頂住壓力下,民主黨和中聯辦談判。

更大壓力 只會帶來更差後果

可惜,種種原因使民主黨和政府之間的政改對話沒有持續。更差的是2013年當政改諮詢仍未開始時,「佔中三子」籌備「佔中」以向中國政府施壓;及後更堅持公民提名、政黨提名。換來的是2014年8月31日人大常委會通過一個甚至部分建制派人士都認為過分保守的「8.31方案」。

由此可見,更大的壓力只會帶來更強烈的回應、更差的後果。抗爭者如果以為暴力抗爭加上外國壓力會使中國政府讓步,那是對往迹視而不見的大錯特錯。

香港大學法律圖書館外牆上展示這句話——「法治是香港社會繁榮與穩定的基石」。法治也是人權、自由的保障,而這基石本身的穩定,有賴於市民守法的精神,及港人和國際社會對它的信心。

兩個多月來的大型不法行為動搖了這塊基石。堵塞機場,動搖了國際社會對香港政治穩定、治安的信心。中央已把現况定性為「具有『顏色革命』的特徵」。如果情况持續下去,現行法律不能保障無辜市民的權利自由免受抗爭者干擾的話,後果有兩個——收緊法律和武力鎮壓。

問問年輕人 憑何拿港人民生自由作賭注?

緊急法已在政府議程上。如果要保證緊急法不會被裁定違憲,唯一方法是通過人大常委會的解釋權,收窄《基本法》內對人權、自由的保障。此舉侵蝕司法獨立,具國際聲譽的外國法官很可能因此不肯接受委任為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部分其他法官亦可能引退,有質素的律師不願加入司法機構。凡此種種,將震鬆法治這基石。縱使一國兩制能繼續存在,只會是名存實亡。

最壞情况是武力鎮壓。有「深藍」人士曾說,1989年天安門武力鎮壓為中國帶來30年安定和經濟發展。但2019年的香港,在經濟開放程度、發展階段、規模等方面,完全不同1989年的中國內地。我相信萬一武力鎮壓,無論是根據基本法第14條由特區請求駐軍協助,或第18條由中央政府宣布在港實施全國法律,不管時間長短,縱使可以奇蹟地不用大量流血地平亂,香港都會失去國際投資者的信心,經濟一蹶不振。失業率上升,沒有經費維持(遑論發展)醫療、教育、房屋及社會福利,受苦的是普通市民,尤其是低下階層。

8月27日播出的一個電視訪問中,一名學生領袖說:她站在抗爭前線,是要保障自由、保護下一代;在共產黨下的一國兩制,港人不會有自由,所以「港獨」是一個選項,雖然她知道不會成功,但應做的事便去做。

類似的言論,以前也有所聞,反映出推動抗爭者的是一股浪漫豪情的英雄主義。我想問問這些少年英雄、民主鬥士:你們憑什麼去拿那些政見與你們不同的港人(及他們的後代)的民生、自由作賭注?

路應如何走下去?

抗爭者採取「勇武」手段,是因為「和理非」未能帶來民主。但當「勇武」抗爭的後果可能是玉石俱焚、禍害所有港人和下一代時,抗爭者是否應把策略作一個180度大調整,用「對話」代替「對抗」呢?畢竟,「對話」曾令民主踏前一步,雖然大家可能認為那是很小的一步。

曾俊華先生於8月21日《明報》發表了一篇題為〈我們都是香港人〉的文章,語重心長地提示港人(我理解為包括政府)不要把對方視為敵人,應先找出真相,然後用寬恕、和解、愛去重新上路。

一名大學學生會前領袖說曾先生「離地十萬里」。文章是否「離地」,視乎讀者的視野及是否肯去看。我相信「自我應驗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如果我們視所有港人為家人,平心靜氣地去爭取,很可能在共同努力下達成大家認同的目標。反之,如果視爭取手法不同者為歒人,結果會是互相仇視,帶來一場漫長、漫無目的、兩敗俱傷、殃及無辜的內鬥。

作者是退休公務員、香港大學法律學博士

[吳漢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