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帆川
下一篇
上一篇

陳帆川:年輕人主張「攬炒」的3種層次

【明報文章】當港澳辦得悉年輕人高叫的「攬炒」即是「拉着大家一起死」,便說「聞到了恐怖的氣息、聞到了瘋狂的氣息」。中老年一輩聽罷,即使本身立場「偏黃」,也可能暗暗點頭,認為年輕人要「攬炒」未免有失理智。大家拋頭露面,不是為了香港美好的將來嗎?何必「攬炒」?

這場由年輕人主導、在網絡上發酵的運動,跟過往社運的最大分別是新詞甚多。不熟悉網上討論區語境的世代,往往單憑字面意思解讀年輕人想法,以致誤判頻生。姑勿論「攬炒」策略對或錯,它本身是有其一套邏輯推論的。

要了解「攬炒」精髓,不得不看1990年港產片《表姐,你好嘢!》表姐面對奸角時的一段對白:「如果我頭上嘅頭髮有一條損傷嘅話,我老頭子一唔高興,你知佢老人家啦,脾氣好差嘅,一道令下使啲弟子兵開過嚟呀,哼!到時,聯合聲明,完嘞!一國兩制,完嘞!基本法,完嘞!到時港幣大跌,金融大跌,股市大跌,樓價大跌,跌跌跌跌跌!」

話音剛落,奸角頓時語塞,怕香港淪陷會波及自身利益,因此不敢輕舉妄動。這就是「攬炒」的第一種層次,用以嚇唬對手,化解對方恫嚇。以「反送中」運動為例,當權者三番四次放風說要出兵,結果示威者以「攬炒」姿態回應,繼續武力升級,使運動得以延續。相比起雨傘運動時佔領者乃至泛民常因流言蜚語而鳴金收兵,今次運動的「攬炒」精神明顯增強了抗爭韌性。

若理性社運有效 年輕人豈會攬炒?

第二,年輕人認為,即使「攬炒」一語成讖,損失最大的是社會上的既得利益者,即當權者及為虎作倀之商賈。批判極權的電影《飢餓遊戲》有一句對白:「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如果大火毁滅我們,你會跟我們同歸於盡!)」此亦成為了今場運動的口號之一。道理如出一轍,以「攬炒」威脅損失更大的當權者。

第三,「攬炒」的最壞情况是香港國際地位蕩然無存、經濟崩潰,年輕人卻認為未必是壞事。情况如同六四事件至九七回歸期間,大量香港精英移民外國,香港多個行業出現人才荒,令一直仰人鼻息的第二梯隊得以「上位」。年輕人的最大本錢是時間,最大的阻力卻是上一代人。他們渴望「洗牌」,不無道理。

許多人認為「攬炒」論邏輯粗疏、非常幼稚。不過,如果昔日所謂理性的社運及協商行之有效,年輕人又豈會「攬炒」?

作者是新聞工作者、文化評論人

[陳帆川]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