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楊志剛
下一篇
上一篇

楊志剛﹕脫下黑面罩 共譜新篇章

【明報文章】「爆眼女」是誰?她透過視頻在民間記者會上亮相,但以口罩蒙面、黑超遮眼,亮相卻不露面。面罩掩藏不住她傷眼初癒後的風姿綽約,讓她贏得公眾同情之餘,更添「黃營」的怒火和「藍營」的嘆息。她呼籲群眾繼續抗爭,卻不談自身傷勢和身世。她的身世和一切至今是個謎,港人想像之餘,唯一知道的是不少人視她為心中摯愛,包括她的父母妹妹和朋友同事。雖然是透過視頻,我卻感覺到她黑超背後的眼神和對全港的凝視。她能看見全港,但港人無法一窺她的真貌。這是不對稱的溝通。我渴望她脫下口罩,以真面目示人。這並非出於好奇或為了「起底」或追尋真相,而是為了香港急需的大和解。

黑色面罩是一道牆 隔絕你我

政治動亂不論多麼嚴重,都是過渡性的。不論月圓之後如何,動亂始終會終結。動亂的終結是社會默默邁向新的安穩;文明社會只有安穩才能常態化。新的安穩可以是政府退讓,抗爭者滿意收兵;亦可以是政府愈趨強硬,直至抗爭者敗走收兵。但不論新的安穩以何種姿態出現,非友即敵的香港社會都需要大和解,才能使新的安穩得以持續。

大和解的必須前提是坦誠對話和溝通。蒙面人和非蒙面人之間不存在坦誠溝通的可能,因為蒙面所表達的清晰信息就是「我不要你知道我是誰」、「我拒絕和你坦誠,不想與你溝通」。黑色的面罩是一道牆壁,隔絕了你我,違反了文明共融的香港核心價值。

爆眼女子以蒙面收回了個人身分,突顯出的唯一身分就是抗爭者。如果不是傷了眼,她存在與否,無人知道。她與數以萬計的黑衣蒙面人一起動如流水,混成一體。她可以是滿街黑衣蒙面人之中的任何一個,故此亦象徵了任何一個抗爭者。她右眼被擊中流血倒地的照片瘋傳那刻,就成為這場黑色革命的符號。無數蒙面人紅了眼,集體感同身受。別問她是誰,她就是我們。勇武派在街頭立下血誓:以眼還眼。和平理性派在右眼貼上血染的眼罩:我們都是爆眼女、爆眼男,永不忘記血海深仇。

「爆眼女」可成「黃藍和解」共同女神

要化解這段仇恨,還是靠她。要勸解爆眼女子脫下面罩,開懷坦誠地參與劫後香港的重新建設,港人必須停止聚焦她右眼的傷痕,亦不要再喋喋不休分析她究竟是被警隊布袋彈所傷,還是被蒙面人發射的彈珠誤傷。不論是何者,在「黃營」心中,她右眼的傷痕永遠是最高榮譽勳章,是他們的「耀眼女神」;在「藍營」眼中,她何妨不是香港傷痛和荒誕的象徵?

大和解之大,不在於追究兵荒馬亂時傷人的兇手,而是在於撫平傷口、泯別恩仇,以寬容為香港扭轉乾坤。爆眼女可以為此作出貢獻,成為「黃營」和「藍營」大和解的共同女神。

「藍黃大和解」的前提是什麼?短短3個月的仇恨累積能有多深?南非前總統曼德拉27年的黑牢之冤也能一笑泯別。他因為對抗白人種族隔離政策而被監禁27年。1990年他獲釋,1994年當選為南非史上第一名黑人總統。他在總統就職典禮上致辭:「能夠接待這麼多貴賓,我深感榮幸。我最高興的是當年在監獄看守我的3名獄警也能蒞臨。」然後他邀請該3名獄警起身,介紹給在場嘉賓,並向他們3人致敬。全世界為他的寬容所感動。他說:「當我步出監獄,走向通往自由的大門時,我若不把仇恨留在後面,那麼我只會繼續活在獄中。」

香港沒有曼德拉,但亦有寬容與和解的典範。她結婚21年,但丈夫和另一名「好溫柔」的紅顏知己交往13年,兩人把臂同遊的照片在各大報章大曬溫馨,丈夫更在法院陳辭時公開宣揚自己是紅顏知己「生命中的男人」,兩人恩愛纏綿一齊睇樓買樓賣樓收錢。丈夫因違法收了情人的甜頭而即將判刑。妻子素心玉手,執筆為負心郎向法官寫求情信:丈夫一直以家庭為先,希望法官從輕發落,讓他們一家人有機會展開新的篇章。

她提筆寫信時的沉重和心碎,以及擱筆長吁後對重譜新章的憧憬,是對港人的啟發。賢妻以無限寬容委婉來化解13年的不忠和錐心之痛,為撕裂了而充滿仇恨的香港人,示範了和解的可能和喜悅。她是特區政府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總監馮程淑儀。

止暴制亂能夠在社會層面帶來暫時的穩定,但不能解決民間之亂。且看另一香港家庭。《明報》8月16日一篇報道的標題:〈討論政治打摑母親 18歲子守行為〉。內容是有兒子與母親討論政治時激動,拳打掌摑母親。這並非偶發的單一事件,而是有相當的普遍性。止暴制亂不能解決一個家庭兩個敵營、一班同學兩個敵營、一間公司兩個敵營、一卡地鐵兩個敵營。「撕裂」不再是簡單的社會概念,而是人與人之間、陌生人之間,甚至親友之間隨時爆發的仇恨和暴力。這個仇恨不解,學生豈能安心學習?香港豈能奢望繁榮穩定?止暴制亂,必須伴隨着大和解。

止暴制亂需訂反蒙面法 和解同需除面罩

當今香港社會每一個組成單元都內藏敵對陣營,使香港失去自我癒合的能力。敵對陣營之間需要和解,和解需要一個過程,這個過程需要引導和學習。要推動這個過程,必須是政府與民間攜手。

止暴制亂,需要制訂反蒙面法,這方面已多有論述。大和解同樣需要抗爭者除下面罩,不再蒙面,成為社會上坦誠對話的參與者。

耀眼女神受傷後,林鄭月娥說:「當在方便時,我很願意去探望這位少女。」既然耀眼女神已經公開亮相,特首宜盡快委派寬容與和解的典範馮程淑儀前往探訪。要啟動香港公開對話大平台,不作他想,應該由這兩名曾經受傷的女子開始。一人來自政府,一人來自街頭抗爭。兩人攜手示範寬容,齊心呼籲港人勇敢地放下仇恨,讓香港大對話、大和解成為可能。香港譜寫新的篇章,要由蒙面人拋開面罩開始。

作者是教育工作者

[楊志剛]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