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慧麟
下一篇
上一篇

王慧麟:緊急立法的制衡權

【明報文章】筆者不才,亦是部分人士眼中的「廢中黃絲教畜」教壞細路,所以上周有部分傳媒朋友對本人有關香港緊急狀態的學術論文感興趣,頓感驚訝。論文以英語寫成,內容以英國檔案研究及訓詁為主,既無甚現實意義,也無法有效處理當下問題。但既然有傳媒朋友問到當中細節及經驗,恕難一一回覆,但有幾點可以補充。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