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張釋之
下一篇
上一篇

張釋之:香港已成內地維穩的絕佳教材

【明報文章】今年8月22日是鄧小平誕辰115周年紀念日。香港回歸僅僅22年,也正是這位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去世後的22年,內地和香港在經濟發展和社會安定等方面出現的彼此置換,英明如鄧小平,生前大概也是始料未及。

過去內地政治運動不斷,以階級鬥爭為綱,以致經濟發展滯後。而香港在殖民政府刻意去政治化下,遠離政治,埋頭耕耘,將內地經濟落後和與外部世界的隔絕化作自身發展機會,成就了香港的輝煌。上世紀70年代末開始,正是鄧小平讓中國內地的政治鬥爭退潮,提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開啟了中國內地的改革開放。從此,短短幾十年,今天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反觀香港,自回歸前被港英政府民主「啟蒙」後,一步步成為今天政治掛帥、意識形態壁壘分明、各種政治勢力角鬥不已的戰場。

實現與內地隔絕 香港靠什麼支撐?

目前堅持「勇武抗爭」的人,提出「攬炒」豪言,目的已是不惜摧毁香港經濟。有電台節目聽眾如此質問憂慮經濟下行危機的嘉賓:「你開口埋口只談經濟、經濟!那政治呢?」這些人背後的思維也許是,達到實現「雙普選」等政治目的後,再重建香港經濟不遲,現在的破壞不值一提。

有這樣思維的,其中就有尋求「香港獨立」「理想」的人。這些人天馬行空的思維,恐怕需經得起最起碼的現實推敲:搞垮了香港經濟,同時又實現與內地隔絕的理想後,變成純粹政治烏托邦的香港靠什麼支撐?台灣尚且有自己的農業和工業,契合世界科技發展潮流的半導體生產,而且還有一定的自然資源,香港有什麼?那時的香港對國際社會,尤其是對西方國家的價值,又是什麼?

有香港金融界人士在報章為文,歷數回歸22年來中央給香港送的「所謂大禮」,實際上要麼沒有實際作用(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沒用,自由行還帶來負面作用),要麼就是香港與內地互惠互利而已。作者還以「自由行」為例,認為雖然對香港經濟有利,但內地人來港買到他們滿意的商品,對他們也有利。持這樣看法的人,首先根本就沒把香港看成中國一部分;其次則是認為,中央如果是給香港送禮,那就必須只對香港有益,如果客觀上內地也從中得到任何好處,那就不叫送禮。試圖以此證明香港根本不必依靠內地而生存,相反,是內地離了香港就不行。

這樣的立論偏離基本常理。回歸以來香港屢經風浪,中央的支持,每次都是在香港最急需的時候,相信中央政府主觀上是雪中送炭。如果香港不是中國的,想必不會將其安危放在心上。至於客觀上有關措施是否會對內地有益,首先,這應該不會在中央給予支持時的考慮中。不可能有「對內地有益就送,無回報就不送」的考量。其次,任何利港措施客觀上可能產生對內地有益的反饋,這不是什麼值得意外的事。全球經濟都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更何况內地和香港。因為客觀上內地也有得益,當初就不能叫送禮,並因此認為香港與內地並非不可分,已違背常理。

英國過去為什麼想抱住香港不放?今天國際上為什麼重視香港?是香港有傲視全球的人才?還是香港的管理經驗足以為全球之師,讓人趨之若鶩?香港的金融沒有了內地的國際集資需求,獨立和孤芳自賞的本錢是什麼?所有這些問題,答案如果不承認內地因素,那只是自欺欺人的夢囈而已。

亂局給內地啟示:穩定是社會寶貴財富

香港經濟的四大支柱,貿易和航運大江東去毋須多論。國際航空樞紐原本地位較穩固,但近期示威者說癱瘓機場就癱瘓機場,其間不少人轉而選擇去深圳。如果說這對香港航運地位沒有影響,恐怕也是自欺欺人。何况今年旅客吞吐量預計逾5000萬人次的深圳機場,2021年將建成第三條跑道,而香港機場「三跑」建設受政治干預一再延誤,最快要到2024年才能使用。更何况旅客吞吐量已逼近香港的廣州白雲機場也在發力向上。香港此一支柱,已非穩如泰山。

這個世界,任何角色都不是無可替代的。金融目前是香港最可憑藉的優勢,但如果香港對國家主權安全的現實威脅明顯大於金融上能為國家建設發揮的作用,那麼中國是否還會讓自己陷入金融上非依賴香港不可的境地,值得三思。正如擁香港金融地位自重的人指出的那樣,不利用香港,中國金融將面臨困境,這點不用質疑。但如果痛苦不可避免,那麼孰重孰輕?該忍受長痛還是短痛?自會有不能不做的選擇。

近期上海臨港自由貿易試驗區宣布成立,中央賦予深圳「先行示範區」地位,後者意義非同尋常。儘管有評論認為有關舉措不是針對香港,但正值香港內亂不已之際,很難說此舉沒有任何相關深意。筆者認為這至少可顯示,中央將不會再把國家發展建立在對香港有不切實際的希望之上了。不管這是一個歷史的選擇還是某種程度上不得已的一種放棄,對香港未來發展意味着什麼,只能留給時間去證明。

目前而言,香港亂局給內地民眾的最大啟示是:一個法治基礎深厚的地區說亂就亂,而且一亂不可收拾,幾代人努力的結果一夜之間可以面目全非,可見穩定是一個社會的寶貴財富。這個結果,可能既在香港製造亂局的人意料之外,甚至可能也在中央政府的意料之外。

作者是新範式基金會資深研究員

[張釋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