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景祥
下一篇
上一篇

陳景祥:路透爆料,有何玄機?

【明報文章】特首林鄭月娥搭建對話平台,準備和各界展開對話,但隨之而來的,卻是另一波的暴力衝擊,8月18日遊行的「和理非」僅曇花一現,之後街頭暴力不但沒有停下來,反而在 8月31日變本加厲。

對當前局勢,北京要求必須先止暴制亂,然後再談其他,但現在看來,止暴制亂並未成功,暴力行徑反而不斷升級,更令人擔心的是,大家都似乎看不出事態到什麼時候才會平息。

信息:特首不作為是中央指令

局勢正處於膠着狀態之際,路透社在8月30日發出了一篇「披露內情」的文章:Exclusive: Amid crisis, China rejected Hong Kong plan to appease protesters - sources,指林鄭月娥曾經向北京呈交報告,認為示威者提出五大訴求,如果接納其中「撤回修訂《逃犯條例》草案」,應有助紓緩香港的政治危機。然而,北京否決了林鄭的建議,並下令(ordered her)不要接受任何示威者的訴求。文章稱,是有3個知情人士向他們透露這個消息。

剛剛訪港的《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立即撰文,指路透社的報道是「編造假新聞、搞輿論戰,是恥辱」,目的是「挑撥離間,在當前特殊局勢下破壞中央和特區政府的關係」。

大陸媒體主管當然深明輿論心戰的重要性,《環時》老總急不及待跳出來痛斥路透社的報道,是因為報道顛覆了一直以來的說法,就是修例風波由緣起到善後,都是由特區政府一手包辦,中央處於被動,沒有直接介入。

但路透社爆料並沒有停止,9月2日晚又再發出另一報道:Special Report: Hong Kong leader says she would 'quit' if she could, fears her ability to resolve crisis now 'very limited',報道附上林鄭的錄音,她說自己「令香港陷入政治危機,如果可以選擇,第一件事會辭職」;又說自己在解決危機方面「只有非常有限的空間」。

路透社主打新聞及財經資訊,今次第一篇引用不具名消息來源,涉及的是極敏感話題,又正值關鍵時刻發出,到底有何玄機?《環時》質疑路透社編造假新聞,但第二篇附上林鄭錄音,現身說法,傳達的信息很清楚,就是特首現在不作為,不對五大訴求回應,並非她的本意,而是中央下達的指令;而且隱隱然透露,即使想辭職也「身不由己」!

潛台詞:目前局面非全是特首責任

放這些消息的人用意也很明顯,就是試圖為林鄭月娥「脫身」,把她營造成作決策時都是「迫不得已」(錄音內她說有兩個老闆,一個是中央政府,一個是香港人),並非迴避民間訴求。

把特首和中央說成「有分歧」,在政治上是兵行險着,犯了大忌,如果特區政府內真有人這樣「放料」,除了想替林鄭「脫罪」,是否也反映政府內部感到力不從心,眼見「止暴制亂」無期,故此有需要向外界透露「真相」!路透社報道的潛台詞是:搞成目前這個局面,並非完全是特首的責任!

按大陸官場規矩,地方領導任何時候都要跟中央保持一致,在媒體上披露彼此有分歧,是犯了嚴重「政治錯誤」,令人覺得特區政府或許會有不尋常的變動!

特區政府處理反修例風波的能力受到各方質疑;北京把這場風波定性為顏色革命、有歐美勢力插手干預,這種性質和規模的暴亂,以特區政府的能力,是否可以應付得來?從事態發展至今,答案明顯是否定的。

香港過去也發生過街頭騷亂,1980年代的士罷駛、青少年(油脂仔)鬧事,都屬於小規模的民眾宣泄不滿,警力完全足以應付。然而反修例風暴既有政治元素,又混雜「英美勢力」,特區政府官員都是太平官,從未應付過大型動亂,現在每次發生大事後除了發出「強烈譴責」,對平息事態都束手無策。

過去兩周抗爭者之中所謂「勇武派」的暴力衝擊行動不但沒有收斂,反而有擴大趨勢,他們目的很簡單,如果暴力衝擊成功,政府接納五大訴求,他們就可以宣稱勝利;而政府不答應,繼續「以暴止暴」,騷亂繼續升級,到最後北京終於出手,屆時「勇武派」應會潰不成軍,但北京和香港都要付出慘重代價,這就是抗爭者說的「攬炒」!

北京出手,歐美國家對華實施制裁就振振有詞,對「勇武派」來說,表面上他們是被打敗了,但他們終於可以證明一國兩制「失敗」、北京對港政策「一敗塗地」,相比之下,北京和香港其實輸得更慘!

《緊急法》對港可能是致命一擊

最近有人認為政府應訂立《緊急法》,以法律手段應對亂局,林鄭月娥早前也說過,她會考慮所有放在枱面上的選項。《緊急法》(Emergency Regulations Ordinance)是英國在1922年頒布,賦予政府一系列權力應付緊急狀况,包括逮捕、沒收財產(property seizure)、遞解出境(deportation)、控制港口和交通,以及各類審查。香港對上一次引用《緊急法》是在1967年,已是50多年前的事。

時代不同,當年香港引用《緊急法》令港英政府可以審查報紙、文章、地圖、照片及各類型通訊,目的是截斷暴亂分子的聯繫;如今要收同樣效果,政府就要針對互聯網,包括固網和流動通訊,特首可以引用法例要求電訊商停止某些流動網絡或公眾Wi-Fi的運作,以及堵塞某些網站平台。

這些管制手法將會打擊香港的通訊自由、資訊自由;還有更廣泛的影響,是香港作為亞太區的電訊樞紐,一旦控制互聯網就等同關閉很多跨國公司經香港網絡進出的信息流,電訊樞紐的地位將受重創,國際城市、金融中心的聲譽都會受損。論影響之深,動用《緊急法》和調動武警入城平亂,分別其實不大,香港都會承受重大打擊——可能是致命一擊(可參考彭博社:How Hong Kong Protests Could Lead to Internet Cut Off)。

止暴制亂一定要拿出「政治方案」

香港沒有地緣政治的戰略地位,也沒有豐富資源,在中國牢牢掌控之下,「外國勢力」應該明白,一場顏色革命是不能把香港從中國分裂出去的。歐美會在言文上「支持」香港,但絕不會為香港而跟中國開戰(跟台灣完全不同)。「外國」勢力插手香港,主要目的在藉香港向中國大陸施壓,介入香港事務以牽制大陸的發展(如金融市場、科技轉移、對外交流等);如果一國兩制失敗,外國勢力就可以「證明」北京不守信諾,打壓自由、民主。

中國當年收回香港時的承諾是維持香港繁榮穩定(但並沒有承諾自由民主),香港動盪、衰落,除了是北京的面子問題,也是對香港政策失敗的證明,北京不能讓這些事發生。盡快結束當前亂局,回復穩定,是北京的主要目標,局勢穩定之後,北京會再利用各種方法把香港經濟重新「繁榮」起來,以確保香港「穩定繁榮」50年不變的承諾。按此,香港未來經濟情况毋須看得太淡,以內地的調控能力,「繁榮」易得,但穩定難求;要令香港盡快「穩定」,成為了目前壓倒一切的任務。

沒有「外國勢力」直接支援、協助,勇武派是沒有可能「奪取政權」的,即使如何把暴力升級,也改變不了這個現實。勇武派可以暴火焚城,皆因很多人不滿特區政府而不願與他們割席。還是那句話,要止暴制亂,一定要拿出「政治方案」,單靠警隊是很難成事的。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陳景祥]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