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盧文端
下一篇
上一篇

盧文端:中央是否支持香港引用緊急法?

【明報文章】香港極端暴力事件再度升級,已到了快要搞出人命的危急關頭。特區政府應否引用《緊急情况規例條例》(下稱「緊急法」)止暴制亂,成為關注焦點。有人問,引用緊急法對香港社會衝擊極大,中央是否支持?筆者嘗試用兩個反問來回答這個問題:其一,中央一直支持特區政府運用法治手段止暴制亂,緊急法本來就是特區自治法律體系的重要內容,為何不能支持港府引用?其二,中央對出動駐軍平亂都有預案,怎麼會對港府引用緊急法沒有考慮,又怎麼會反對港府在確有需要的時候這樣做?

中央止暴制亂有3個不同層次考慮

從中央角度分析,止暴制亂可以有3個不同層次的考慮和部署。第一個層次的想法,也是中央最希望見到的結果,就是希望香港能依靠自己的法制體系、管治架構和社會力量解決問題。第二個層次的考慮,就是港府在確有需要的時候引用緊急法,以特殊法律手段遏制暴力升級。第三個層次的預案,就是中央根據《基本法》規定出動武裝力量平亂。

事實上,港澳辦7月29日記者會再次清楚表達了中央希望香港通過自己的力量遏制暴力的想法。港澳辦和中聯辦8月7日於深圳舉辦座談會,明確提出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壓倒一切的急迫任務。之後,在各方面共同努力下,民陣8.18集會沒有再次演變成大規模暴力衝擊,香港局勢出現由暴力浪潮轉向穩定的迹象,香港社會也鬆了一口氣。

然而,一個星期後極端暴力事件再度升級。極端分子大肆破壞商舖,圍攻警員,大量投擲汽油彈,以至到了擦槍走火的危險境地。正是在這樣的危急關頭,港府引用緊急法的問題不得不提出來了。

就目前情况來看,引用緊急法愈來愈具迫切性。特別是那些暴徒蒙面隱藏身分,毫無顧忌將暴力升級,已成為警方有效執法的最大難題。美國多個州份以及加拿大、法國、德國、奧地利、俄羅斯等地都有訂立禁蒙面法。港府亟需引用緊急法賦予的權力,參照外國做法,盡快頒布緊急禁令禁止戴面罩參加遊行示威活動。

相較於中央出動武裝力量平亂,港府引用緊急法是在本港自治的法律體系範圍內行事,政治和心理衝擊較小,可算是一個中間落墨的方案,能夠在香港社會層面得到較多理解和支持。

中央取態 基於兩方面考慮

實際上,在港澳辦和中聯辦舉辦的深圳座談會上,張曉明主任已提到港府仍有很多事可做,包括《公安條例》、類似戒嚴的本地法律。這說明,對於港府在有需要時候引用緊急法,應說是心中有數。同樣值得留意的是,8月27日林鄭月娥特首回答記者有關是否考慮引用緊急法的問題時,明確表示港府有責任檢視所有現行法律,用法治手段止暴制亂。翌日新華社就發表〈香港各界支持特區政府採用更多法律手段止暴制亂〉的綜合報道,之後《人民日報》旗下「人民網」及內地主要網站都顯著轉發。這裏傳達的信息非常清楚:中央支持港府在確有需要的時候引用緊急法止暴制亂。

在筆者看來,中央這個取態是基於兩方面考慮。第一,維護香港繁榮穩定。港府引用緊急法一事,泛民反應最激烈,他們最大的理由就是會對香港造成嚴重衝擊。試問,在沒完沒了、不斷升級的暴力衝擊下,香港還會有穩定繁榮可言?如果泛民政治人物能與暴力「割席」而不是包庇縱容鼓動暴力,那些極端分子會這樣肆無忌憚、橫行霸道?中央有憲制責任維護香港繁榮穩定。如果只有引用緊急法才能恢復秩序,港府就必須去做,中央沒有理由不支持。

第二,維護香港的一國兩制。人民日報旗下《環球時報》8月27日社評特別表達中央這方面的取態。這篇題為〈就維護香港高度自治說些大實話〉的社評強調,中央和內地民眾都最真心希望香港保持一國兩制,希望香港保持自己在資本主義制度基礎上形成的原有社會風貌,這不僅符合港人利益,也符合國家利益。這篇以「回到香港高度自治的原點」討論問題的社評,還傳達兩個值得香港社會重視的信息:一是儘管中央認為反修例風波中的暴亂具「顏色革命」特徵,但那主要是針對一些暴徒及背後黑手,中央從來都不認為所有反修例的市民都是反中央、反一國兩制;二是奉勸香港反對派理解一國兩制原則的政治底線,開展建設性的「反對派政治」探索。環球時報社評即表明中央無論採取什麼措施,都會以維護一國兩制為依歸,另方面也顯示中央希望香港各方面人士都為止暴制亂、維護一國兩制作出自己的努力。

各方配合港府止暴制亂是上上策

當然,港府最終是否引用緊急法,或引用到什麼程度,取決於社會各方能否有效遏制暴力。如果暴力衝擊持續升級,港府就不能不拿出緊急法這把「尚方寶劍」。有人威脅說,如果港府引用緊急法,將會引起更大反彈和動盪。如果真的出現這種局面,那也就是說香港自己已無法控制局面了,到那時中央據基本法第14和18條有關規定出動武裝力量平亂,就不可避免了。然而這既不是中央希望看到的局面,也不是港人願意見到的結果。因此香港所有不希望中央出手平亂的人,都應配合港府止暴制亂、恢復秩序。

作者是全國僑聯副主席、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理事長

[盧文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