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鄺卓睿
上一篇

鄺卓睿:政府應視罷課為紓緩危局之良機

【明報文章】已歷差不多3個月的《逃犯條例》風波未見平息趨勢,更可預見風波只會愈演愈烈。最近更有學界團體以「罷課不罷學」呼籲學生透過罷課向政府施加壓力,以爭取政府正視五大訴求。學生團體亦表示如果政府在9月13日或之前不回應,就會升級他們的行動。政府則先後對學校和教師施加極限壓力,並且多次表示反對罷課行為,態度極為強硬。

政府可考慮做3件事 與年輕人同行

政府理應視罷課為紓緩當下危局之良機,與年輕人重新同行。筆者認為政府可考慮做3件事。首先,政府可立即宣布成立一個由退休法官及前立法會/立法局主席組成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全面調查整件事的發生因由與過程、負責官員的失職之處和警員執法過程中的表現,並且全面檢討整套管治、執法機制和指引,檢討監察機構的功能,當中要檢討監警會及申訴專員公署的職權和功能(包括檢討權力和傳召權)。

其次,特首可考慮舉行電視直播,除正式宣布撤回修例外,還需明確表示會在立法會復會後再次宣布撤回修例的決定。

最後,政府可為多名自殺或失足而逝的示威者舉行公祭,並且安排弔唁冊在所有政府設施的門口供市民弔唁。在此基礎上再繼而重組管治團隊,並且考慮成立政改諮詢委員會,邀請各黨派領袖和青年領袖討論如何推動政改。

至於學界,無論參與罷課與否,每名學生所作的決定都應予以尊重。每名未來香港棟樑都要想以下問題。第一,距離2047年還有20多年,如果今天成功爭取了想要的,那麼我們又如何可以確保所爭取的普選是能夠延續至2047年及之後日子?

第二,提出的訴求除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和要求撤回修例外,其餘訴求普遍都是很難短時間內做到。如是這樣,有沒有可行的時間表和落實方法讓政府及公眾考慮,包括如何有效和可行地落實立法會普選而避免另一邊的強烈反對?

第三,無可否認的是香港已去到需要一個全面深切變法的地步,但究竟我們想要的香港是怎樣的?

最後,未來有意從政的學生需思考一下,如何確保數十年後你們不會犯下現在當權者的錯誤,並且不會忘記或失去初衷與良知?

筆者認為政治是包含了科學管理、藝術、承擔和勇氣。若政府繼續把所有責任推卸給示威者,甚至視「拖延」和「強硬應對」為延續政府管治威信及爭取民意逆轉的靈丹妙藥,這必然會更進一步失去市民支持和信任,最終亦只會與市民一起走上不歸路。社會各界需冷靜討論和分析時下之局,並且要對未來抱有希望,一同渡過這次政治危機。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政學兩界應如何看待罷課」)

作者是中學生組織「Echo學生會大聯盟」常務顧問

[鄺卓睿]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