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葉建源
下一篇
上一篇

葉建源:教協從不煽動學生——與《人民日報》海外版商榷

【明報文章】剛結束的暑假,香港風雨飄搖,老師、同學都不可能無感。學校是社會縮影,各種對立、衝突、矛盾、壓抑和無力感都很可能會反映到校園內。今年開課日,肯定是香港教育界從未經歷過的巨大挑戰。希望師生都能互相體諒尊重,在風雨飄搖中守護寧靜的校園;更希望校外人士不要為學校帶來不必要的壓力。

眾多挑戰中,其中一個是罷課問題。8月28日《人民日報》海外版頭版刊出作者張盼的署名評論文章〈這樣的香港老師,太毁師德了〉,點名批評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和本人,指我們煽動學生罷課,「甚至鼓動老師在校內搞衝突」!文章又批評有些香港教師向學生「植入其激進政治立場,煽惑學生拋棄學業和前途,甚至揚言罷課不設期限,不排除會將行動升級為『每逢周一罷課』。他們綁架無辜學生,妄圖挑唆長期大規模罷課,為失去民心而氣數將盡的示威暴亂『續命』,連不知政治為何物的小學生都不放過,主動將混亂和暴力引入校園,實為教師之恥,也讓香港教育蒙羞」。脫離事實,滿紙荒唐,莫此為甚!人民日報作為中國第一官媒,實應展示良好的報格,持平客觀,核實資料,而不應這樣向壁虛構、隨便臆測,繼而侮辱整個香港教育界。

教協從不推動學生罷課

事實是怎樣呢?教協只曾發動教師罷課,而且只是在校內罷課不罷教,從來不推動學生罷課,這兩者是有分別的。學生不是教師的工具,教師不應要求學生作任何政治表態。

8月16日教協公開發表給全港中小幼學校校長、老師的〈為新學年開學做好準備〉信件,清楚表明我們對罷課的態度。關於學生罷課,我們寫道:「請大家留意,教協並沒有發起或支持任何中學生罷課行動。教協一向認為,大專學生有足夠成熟程度自行決定是否及如何罷課;至於中學生的成長有快有慢,對社會事件的獨立判斷能力十分參差,故不會推動集體罷課或要求學生作政治表態。與此同時,的確有個別同學較為成熟,對社會問題十分關切。如果他們提出罷課的要求,我們建議學校按過去的先例,安排學生在校內停課;如申請者希望在校外停課,可按一般請假方式(例如家長信證明)處理。」我們也呼籲,希望任何抗議行動都應該和平,未成年的中小學生也應遠離衝突現場,以策安全。這是我們總的態度,請問人民日報在哪裏看過我們煽動學生罷課呢?

教協未有計劃號召罷課

號召教師罷課是有可能的。但作為教師,我們也重視學生的正常學習和教師的照顧責任,因此不會輕率決定罷課。直至執筆之日,教協仍未有計劃在新學年號召罷課。但如果形勢急轉直下,例如出現市民基本權利遭嚴重威脅的極端情况,我們絕不排除號召教師罷課的可能。回顧最近兩次教師罷課,都是非常情况下臨時號召的(一次是佔中時施放催淚彈,一次是近期的開槍事件)。教師罷課有不同形式,過去兩次是「罷課不罷教」,老師和學生仍回到學校,只是不按時間表上課而改為對時局的關注而已。

上述信件和教協過去罷課的做法,全部有案可稽,只要上網就可輕易核實。但人民日報沒有求證,反而張冠李戴,把「香港眾志」提出的「每周一罷」主張也加在教協頭上。鬧出這樣的笑話,令人惋惜。

除罷課外,人民日報這篇文章對香港教育其他方面的攻擊也不遺餘力,有些是人云亦云,有些是以偏概全,限於篇幅,這裏無法一一闡述。不過我必須強調一點,由修例風波演變到今日的管治危機,主因乃是政府一連串荒腔走板的錯誤決定。憤怒的不僅僅是青年,而是跨世代的;而青年的激進抗議也只是對政府一錯到底且異常僵化的自然反應。人民日報不去尋找問題根源,卻想把焦點轉移到香港教育,要香港教育界揹起「暴動」的「黑鑊」,這不僅對香港教育界絕不公允,對解決目前危機恐怕也有害無益。

作者是教協副會長、立法會教育界議員

[葉建源]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