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世澤老師
下一篇
上一篇

世澤老師:慎防中學罷課三「地雷」

【明報文章】早在6月,反修例風波已席捲香港。當時有中學罷課呼聲,反應並不熱烈。想不到過了暑假,到9月開學,反修例風波仍未停止,所謂中學罷課再度引起社會關注。

提及中學生集體罷課,以教育界角度出發,不論是教育當局、辦學團體、校長,已清晰表明反對立場;而多番責難政府的教協也表態不支持。無他,作為教育工作者,須堅守教育專業守則,提供公平學習機會,有教無類,沒可能會支持「不教學」。加上中學生未成年,又有可能罷課出走進行暴力衝擊,構成生命危險,學校猶如家長的委託單位,有其道德及法律責任,須保護學生,反對罷課。

可是就現實層面考慮,罷課有很大可能出現。部分團體在坊間已發起中學罷課運動,亦有成年人提出「三罷」(罷課、罷工、罷市),有可能鼓吹教師罷工。故此學校須有心理準備,萬一個別學生真的堅持罷課,甚或有教師堅持罷工,學校也須被迫應變。

暫時學校正努力應對,如迫不得已須回應學生罷課,會將罷課活動維持在校內進行,學生亦須得家長同意。至於學生請假於校外進行活動,學校會依一貫方式處理,請假學生須交家長信。

可是,就算有以上「疏導」處理,所謂中學罷課,現實上仍會「埋藏」多個社會「地雷」。不論是教育界、家長或鼓吹罷課單位,必須認真應對。

「家長信」帶來進一步撕裂

有些學生誤會了學校,以為「罷課要交家長信」是一個阻止他們罷課的策略。事實不然。學生未成年,參加非一般的學習活動或課外活動,要家長簽署回條,得家長認同,司空見慣,那關乎教育專業及法律責任。故此學校須收家長信,明確獲得家長認可支持,才可容許學生進行非一般學習活動。

可是,家長信有可能無辜地變成社會進一步撕裂的「元兇」。要知道很多家長不支持學生罷課,但想罷課的子女又要催迫家長贊成罷課,要求家長寫信。一方面,家長可能誤會學校阻止罷課不力,認為學校將罷課責任「推卸」在家長身上。另方面,家長會否寫信的取態,將進一步激化家庭衝突,最終令子女、家長、學校三方關係受損。

面對以上困難,學校實在很難處理;偶一不慎,反迫使情緒激動的學生罔顧學校、家長反對,有更激烈行動。就此,其實鼓吹罷課單位有其責任。究竟他們會如何建議處理「家長意向」?另外,如何避免這種進一步的撕裂?

「罷課不罷教」的矛盾

現時常提及「罷課不罷教」,現實執行時充滿矛盾。所謂「罷課不罷教」,即罷課的下一步,仍是上課,甚至加入有政治取態的教學內容,上其他課堂。這些另類課堂模式,難以長期維持。當愈來愈多學生發現罷課之後原來是上課,只不過是走進另一種「規範」,有可能扭曲罷課原意,激化各方情緒與矛盾。

故此,中學罷課當然有其一時效果,或會給政府更大壓力,但如果演變成長期抗爭策略,似乎弊端甚多。况且,爭取「五大訴求」的罷課學生爭持一久,其他想法的學生也可依樣畫葫蘆抗爭,沒完沒了,不見得有效實踐罷課原意。

對將要報考2020年文憑試的學生,或面對小六升學、升中四選科的學生來說,今年確是艱難,對他們不公平。就算沒有罷課,近日社會爭議討論及媒體文字、畫面,已令他們心緒不寧,某些日子難以入睡。現時他們更要被捲進罷課漩渦,不但不能好好上課,測考呈分流程也有可能被波及。對他們來說,今年測考成績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前途,而考評須顧及其公平性、信度與效度,沒有可能為某一政治立場者提供「特權」與「優惠」。故此,罷課損失學習機會,令他們成為犧牲者,尤其對一班無意罷課的學生來說,更為無辜。

學生淪「升學祭品」

故此,鼓吹罷課者須顧及以上學生的需要,不要以群眾訴求或所謂公義為理由,不自覺製造另一種不公義。

簡言之,教育界有其反對中學罷課取態,但仍沒有可能阻擋堅持發動中學罷課的群體。即便如此,社會各界也須注意中學罷課,尤其長期罷課所帶來的其他負面副作用,以及其失效本質,三思而行。

作者是資深教育工作者

[世澤老師]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