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曾志豪
下一篇
上一篇

曾志豪:為什麼林鄭一定要殺死香港?

【明報文章】林鄭月娥為什麼執意要用最強硬暴力的手段一步一步殺死香港?「緊急法」可以給予政府無限制的權力去接管這個城市,對言論、集會權利都有致命打擊。

台灣蔣氏家族年代便曾經以「和大陸戰爭」的藉口,實施了《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等於是「軍管」。台彎陷入了長達43年的白色恐怖。

最痛心卻是建制派盲撐「不覺會影響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外國政府面對這種情况也會用緊急手段」。完全信口開河。

法國「黃背心」暴力程度遠超香港,至今不見法國實施軍管措施。而馬克龍撤回火頭「加徵燃油稅」,再多次公開辯論改革施政,已令「黃背心」的影響降低。

反觀俄羅斯,陷入DQ(取消資格)候選人的風波,民眾示威反抗。俄國政府不單沒有檢討,反而要求YouTube不應容許示威者上載「非法示威」影片。完全就是今天北京向國泰、港鐵施壓的做法,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本末倒置,黑白顛倒。

林鄭到今天仍不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她澄清與警隊的反對無關,更令人無法明白她擔心什麼。「重複的資源調查同一件事」,如果這就是全部的理由,那麼「浪費」這些「資源」,卻能令香港重回正軌、避免重大城市危機,這些資源為何不用呢?政府浪費金錢做大白象工程的錢,難道還少了嗎?

林鄭刻意把民間「獨調會」的要求,「轉移」去「查警察」,不斷強調監警會是行之有效的方法。這完全把警察擺上枱來對抗民意,刻意要警察以為自己是民間唯一追究目標,製造警民敵對,其心可誅!

不幸地,在北京和特區全力包庇下,警權肆無忌憚、濫用暴力,但對真正黑惡勢力包庇縱容,香港警察已經成為這座城市的最大威脅。真正令商舖落閘、遊客驚恐的,不是示威者的黑衣,而是蒙面遮號碼濫暴的警察。警察在運動欠下的血債,如果未能得到法辦追究,則香港人無法相信法治紀律公義。

北京處理香港問題的方法,與30年前處理北京學運,或這些年處理大型群眾事件,如出一轍,就是「把動亂消滅於萌芽狀態」,控制事態惡化。至於事情的對錯,絕非優先考慮。

8.31預計會有大型衝突。警察不留情的濫暴、示威者升級的武力,那會是政府的「完美時機」實施「緊急法」嗎?

《財富》雜誌的經典預言——「香港已死」——難道要由林鄭親手實現嗎?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曾志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