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慧麟
下一篇
上一篇

王慧麟:以慢打快的連任戰

【明報文章】美帝總統特朗普(侵侵)之誑言性格,近日因為選戰變得更加激烈。外界大都注意他在G7峰會硬逼日本買美帝農產品,又笑言英國脫歐成功即送大禮予首相約翰遜。我們當然注意他是否提及中國貿易談判一事。但在前前後後,侵侵有一條推特信息,值得注意。

在出發去G7之前,他在推特的信息指出,他在共和黨內的滿意率,達到九成,多謝共和黨黨員云云。基於侵侵吹水不抹嘴的性格,我們也應做一次事實查證。其實侵侵所指的應是蓋洛普的一個長期關於他支持度之民調。根據最新的數字,他在共和黨內部的支持度是88%,不是侵侵所說的90%。即使如此,侵侵在共和黨有近九成的支持度,代表了他的政策得到了黨內絕大部分人士的認同。換言之,如果現在還有人認為,侵侵的政策,包括對中的強硬立場,是得不到黨內支持,又或者到了現在還認為共和黨內的大商家不支持侵侵,並將倒戈反侵云云,是主觀願望多於一切。

特朗普第三年全國滿意率 說不上很差

同一個調查,卻可能會引起另一些主觀「想法」的,是關於侵侵總統在全國的滿意率——有關的數據,8月初是41%。這個數據,對家也不要沾沾自喜。因為上一屆奧巴馬總統,在其第三年的滿意率,同樣是41%,現在侵侵施政到了第三年同樣是41%,說不上是很差。因為歷史上,總統任期第三年滿意率最差的是卡特總統,只有32%,最後他連任失敗。另一個奇怪的現象,是老布殊總統,他的第三年的滿意率是71%,後來卻輸給克林頓,因為老布殊任期無法處理好經濟問題。換言之,歷史可見,總統第三年即使有很高的支持度,也不一定連任成功。但極低的支持度就一定輸。所以,成敗之關鍵並非在於全國人民的滿意度,而是在選舉人票制度下,侵侵可否在一些關鍵州份贏出,以及民主黨派出哪一位對手參選。但41%的支持度,並不意味着他一定連任失敗。

至於侵侵,他當然只會搬出有利自己的民調數字。早前他在推特自吹自擂,聲稱根據Zogby的調查,他的滿意度是51%,贏盡其他假民調云云。但觀乎不同民調的分析,侵侵的最新滿意度為41%至43%之間,表面上有連任的優勢。如果他選舉操作得宜,最新他的選舉攻勢仍是以「身分政治」為主力,一味抹黑不同族裔的人士,一味高舉白人高尚的身分來吸票,那麼我們就要準備,未來6年還要對住狂人侵侵了。

特朗普未必對貿談急於求成

在這裏有兩點比較大膽的觀察:其一,有一些人還在說,侵侵比起北京更需要貿易協議云云。但觀乎侵侵在黨內的支持度幾乎爆燈,以及國民對其滿意率,與當年奧巴馬尋求連任時不相伯仲,侵侵是否真的急需一個美中貿易協議來加強連任的優勢,抑或是侵侵還有一定空間,任由美中兩國馬拉松式談下去拖下去呢?如果美中的貿易協議,也未必可以拖累侵侵選情,那麼侵侵有沒有急切需要,為了選戰而同中國達成協議呢?近幾個月,侵侵能夠擺出一個對北京更強硬姿態,究竟是他的談判手法,抑或是他有底氣,覺得「冇deal」對其選情殺傷力只是有限呢?從民調可見,他在美中貿易談判中,未必有急於求成、即刻傾好的壓力。

香港成G7事務 北京將有更多制約

其二,正因侵侵有足夠空間與北京慢慢傾,有些人會認為,美帝對港政策亦不會有任何「干預」的需要,特別是侵侵早前還在說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只需要北京與香港「搞定」。但是,早幾日法國舉行的G7會議,與會的七大工業國發表了簡短的聲明,裏面提及了香港。有關香港的部分,可分開前半及後半部分。前半部分重申《中英聯明聲明》的重要性,是西方國家回應北京近年來對中英聯合聲明的立場。

早幾天,外交部回應G7聲明時提到:「(中英)聯合聲明的終極目的和核心內容是確定中國收回香港,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隨着香港回歸祖國,中國政府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香港實行管制,‌‌根據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任何國家和組織‌‌無權假借中英聯合聲明干涉香港事務」,其實說明白,就是拒絕西方國家來「聯合聲明」干預香港事務,因為英美兩國,特別是美帝國會提出的《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之內,就是以維護聯合聲明內有關香港自治為名,提出多項保護香港人權自由的法律修訂。G7峰會關於香港的聲明,後半部分提到了要避免暴力,這其實是一直以來侵侵對香港事務的說法,是要「和平解決」。但大家要留意,和平解決一方面是提醒北京不要暴力鎮壓,同樣也是針對示威者的「以武制暴」。然而,更重要的是,美帝在聲明出爐之前前後後,沒有提到,將香港事務與中美貿易談判脫鈎。

侵侵在中美貿易談判方面可以歎慢板,不代表美帝會在香港事務上「鬆手」,反之,香港事務已成了七大工業國的事務,令北京處理香港事務將有更多的制約。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王慧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