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隱不忍
下一篇
上一篇

隱不忍:真的要「攬炒」嗎?

【明報文章】8月25日所見,「攬炒」不再是口號,而是香港人需要面對的惡果。再這樣下去,雙方暴力升級,直至有人命損失也不能善罷。到時香港只剩下仇恨和恐懼。到時能走的人和資金都會走——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就算返大陸,也好過留在香港。到時香港可能穩定,但不可能繁榮,不會是國際都市。「攬炒」成功,但被「炒」的是那些走不了的香港人,就是大家最想幫的基層。到時香港人口減少,更多內地人可以帶資金來港成為「新香港人」。「攬炒」成功,香港會更快變成「新香港人」的地方。走不了的「舊香港人」,會繼續做弱勢社群。

勇武者為「降魔」而入魔

「黃」、「藍」已變成「黑」、「白」——警察認定示威者是「暴徒」,比黑社會更黑;示威者認定執法者是「黑警」,是「警黑」勾結。數月來,兩邊都投進了一切熱情、精力、情緒、希望和尊嚴!就算錯也要錯到底,輸也要輸到盡。紅了眼,只看到對方的醜惡,但絕不肯照鏡,因心底知道自己其實是同樣醜惡。

如果警察是魔,勇武者便是為了降魔而入魔,讓自己變成更恐怖的魔。怕警察,更怕勇武者!勇武者為了他們自以為是的理想,去犯法、行私刑、襲警、任意破壞、騷擾無辜的人、欺凌不支持他們的人。他們深信,無論結果怎樣壞,他們都是英雄,因為原罪在暴政,是官逼民反。他們認為政府是「丁蟹」,其實他們更「丁蟹」!

不肯定勇武者錯,但肯定他們知法犯法,他們非常暴力,而且不肯承擔法律責任!這樣仍能得到廣泛支持、鼓勵,是令人感到自由和安全受到威脅的源頭。沒有法治,怕了這些襲警和行私刑的人,怕被他們「起底」,怕受到網絡或實質欺凌。也怕警察,不排除有「黑警」,但相信大部分警察都是好的香港人。怕的是他們是常人,在這前所未有的壓力和恐懼下,會爆煲、會誤判、會情緒失控,因而傷害市民。

更怕那些以心、以筆、以錢、以時間支持勇武者的人。說年輕人為香港人「擋子彈」,香港人欠了他們很多!說上一代沒有爭取,現在怎能不支持他們!這是多麼浪漫、慷慨、激昂!但希望你們憑良心想想:你們今天的情感抒發,就是把這些年輕人推進深淵的力量。即使暴政是原罪,你們也必須有勇氣承認,送年輕人進牢獄甚至地獄的最後一腳,是由你們踢的。你們當中,很多是「鍵盤戰士」,不是站在最前線,所以應能客觀理性一點;但你們卻選擇只張揚警與黑的醜惡,而避談勇武者的醜惡,並且攻擊、杯葛不同路的人。一個社會,如果集體罔顧事實,以別人的錯來開脫自己的錯,無視法律,非友即敵,那爭取民主自由,又有什麼意義?

冀有權者為香港着想 妥協免車毁人亡

在臨界點上,只希望有權在手的人,真正為香港着想,作點妥協,避免車毁人亡。希望警方做好風險分析:以公衆能接受的武力,警方根本無法有效制止這樣粗暴的攻擊;強行制止,只會讓警察、勇武者和居民身陷險境,擦槍走火的風險極高。警方能否不驅散、不拘捕?只遠距離監察,避免起衝突,保留精力集中保護市民的生命安全,讓前線警員重整心理狀况,也讓勇武者冷靜下來,並且避免因近距離衝突而構成人命傷亡。當然,有市民會希望警察嚴正執法,但兩害取其輕,應以風險評估作判斷。

不奢望勇武者會改變,但有重大影響力的KOL(key opinion leader)和記者們,請憑良心想想:寫出浪漫激昂的文章重要,還是防止人命傷亡重要?堅持立場重要,還是止戈重要?情緒宣泄重要,還是客觀判斷形勢重要?現在放棄,可能會前功盡廢。但亢龍有悔,物極必反,現在不收火,可能以後都沒有再爭取的機會。筆在你們手,人心隨筆走,你們絕對有能力影響下一波行動是進還是退。

作者是資深金融業從業者

[隱不忍]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