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何喜華
下一篇
上一篇

何喜華:開展全港辯論 對話走出困局

【明報文章】特首宣布建構溝通平台,透過與各階層及不同政見人士對話,以找出社會的不滿根源,及謀求解決方向。面對連月重大政治壓力,特首嘗試建立平台,促進溝通,雖然遲來了,但用意值得肯定。

有意見認為對話平台無用而不應參加,實為可惜。是次運動「無大台」,若無人願意參加,將難以全面檢視各方意見,無從尋求共識,除非是另有所圖。惟訂立平台目的、參與方式、對話時機,乃至市民觀感,均須仔細思量。

連月民怨積累 公眾對政府信任蕩然

反修例觸發警民衝突及社會動盪曠日持久,連月民怨積累,公眾對政府信任幾近蕩然。信任是社會運作的大前提,政府希望公眾參與平台促進對話,為的就是重建對政府的信任。請願人士多次提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批評政府無回應,阻礙重建信任。但實情是政府非沒「回應」,只是沒有「答應」。

其實,公眾鮮有深入討論「五大訴求」具體細節,例如:不檢控懷疑犯法者,對法治精神及法律制度帶來哪些衝擊?要立即實行雙普選,社會應如何繞過原有人大「8.31」的決定?因此,要政府在未有細節前先行「答應」所有訴求,實在強人所難。

參考土地諮詢工作 廣泛聆聽各界意見

在平台設立方面,當局可汲取去年土地諮詢工作的經驗。首先,討論平台必須包括詳盡的資料發放。以「土地大辯論」為例,為促進公眾討論,當局擬備詳盡資料,讓公眾掌握本港土地情况、各個選項的利弊,以便進行系統化的意向調查。深化討論,可避免訴求流於口號,避免彼此意思各異,甚至無從達成共識。

其次,平台要確保推動全民參與討論。礙於生活所限,沉默的大多數大多甚少參與討論,尤其是胼手胝足的基層市民,意見最被忽略。平台的討論必須深入社區,既要讓大眾掌握基本資料,亦要蒐集他們對議題的意見。當年小組透過委託大學進行極廣泛的民意調查,並舉辦過百場的研討會,進行深入小組討論,有助掌握各階層意向。

此外,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委託的顧問公司亦邀請大學學術機構,進行量性及質性分析,前者可檢視整體民意傾向,後者有助深入分析理據,避免被口號式表態的回應主導民意。委託獨立機構總結及歸納分析,亦有助提升調查公信力,免卻「政府影響民調結果」的指控。

值得注意的是,上次土地諮詢工作主力由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展開,並非由政府內部進行,相對而言有較高的自主性。同理,是次對話平台應另設委員會負責統籌、檢視及執行平台工作,減低「政府主導運作」的印象。

革新公眾參與方式 人人都是持份者

現今世代強調直接參與,任何人都不代表我,加上互聯網大大減省獲取資訊及分析的成本,溝通無遠弗屆。新建構平台應包括讓公眾參與討論的「討論框架」,即討論規則、議題設定、解決問題各選項須考慮的因素,讓每名參與者感受到亦看得到自己的持份(everyone has a stake)。政府不應是平台主導者(dominant player),而是促進者(facilitator),促進各方對話、溝通和了解。

與此同時,參與者亦要考慮到各項建議的可行性,及客觀條件限制,以免出現不切實際的期望——畢竟,任何討論亦不能各自表述、各不相讓,彼此須考慮限制,互作讓步和妥協,才能促進真正變革。

借鏡法國經驗 展開全港大辯論

有輿論力倡特首仿效法國總統馬克龍處理「黃背心」運動的經驗,處理當前本港困局。「黃背心」運動針對自由主義下過分強調市場經濟、忽視政府監管角色的不公義。面對連番衝擊,馬克龍先向全民道歉,一改脫離群眾作風,積極修改政策,擱置法例修訂,訂立惠民措施。法國政府更主動組織全國大辯論,責成官員持續邀請抗爭者及不同意見人士,同議改革方向。

策動全民參與討論,值得香港特首借鏡,當局應責成各區專員及區議會展開「全港大辯論」,促進社會上下討論矛盾成因及對策。

中央須開放回應港人 港人須反思一國兩制

然而,本港面對的問題,遠較法國為複雜。有別於法國總統,香港特首非經普選產生,先天代表性不足,已阻礙施政。加上香港特首須向兩名「老闆」負責——既面向全港市民,更要向中央負責。

平台設立目的,是為香港尋找出路;然而,不少深層矛盾成因極具爭議,例如:港人對中央政府的不信任、不滿香港事務處處受北京干預、感到香港沒有高度自治、雙普選權利不受尊重、投訴內地居民來港影響日常生活。可以預期,解決方法同樣不易為中央及香港特區政府所接受,包括:重啟政改盡快實行雙普選、中央減少干預特區事務,或會更難建立港人長久以來對中央政府缺乏的信任。這些問題和建議提出以後,特區政府又如何處理?會否說了便算?

中央可否決港人參與平台後提出的改革建議,間接削弱參與熱忱。作為事件背後的重要持份者,中央應以開放的態度,回應平台上港人的關注。港人亦應要認真反思「一國兩制」的內涵,在強調中港差異、高舉「兩制」之餘,如何看待「一國」之下中國與香港特區的關係。

平台須促成公眾反思和交流,是對香港每一個人的挑戰。這不僅是政府與反對人士之間的對話,更需要意見各異的市民理性對話。當年南非民權領袖曼德拉出獄前,黑人與白人仍在對峙,黑人各部落間的仇殺和矛盾仍極為嚴重。各方需要拿出最大勇氣及包容,放棄暴力,進行對話尋求共識,值得當前香港社會學習。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如何建構平台引領香港走出困局?」)

作者是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主任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何喜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