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周永新
下一篇
上一篇

周永新:特首呀,唯有你的回應才能「止暴制亂」!

【明報文章】「止暴制亂」,這是中央給港人的信息。對香港普羅大眾而言,誰不想近兩個多月來的暴力可以止息?難道市民希望每次遊行示威後都演變成警民對峙,繼而激進示威者堵塞道路、襲擊警署,最後警察以武力鎮壓?這種暴力對付暴力的情景,市民真的不想持續下去,也知道暴力會滋生仇恨,令參與的年輕人更加仇恨警察,警察也會以更大武力還擊。如此怨怨相報,不知何時可以結束!

「向暴力說不」就可止息暴力?

「向暴力說不」,這是中央和特區政府向港人的呼籲。市民不會認同暴力,也認為示威者在機場襲擊警察、對內地記者濫用私刑,實在「過了火位」,不會得到市民原諒。但不斷嚴厲譴責施暴者的暴力行為,在報章刊登全版廣告,大力地「向暴力說不」,難道就可止息暴力、制約激進示威者的暴力行為?

向暴力說不的同時,市民細心諗一諗:這些使用暴力的年輕人,是否「食飽飯無事做」、無緣無故走去衝擊警察?以經濟學者常用的「機會成本」理論來分析:衝擊警察的年輕人付出的代價實在不菲——時間和體力不用說了,吃了幾枚催淚彈,健康或會有後遺症;若然不幸被拘控,日後還得接受無了期的審訊煎熬,一旦定罪,人生可能到此為止。

常有傳言:年輕人是「收了錢」才這樣暴戾。使用暴力的年輕人真的「收了錢」嗎?我絕對不相信使用暴力的年輕人是為了金錢才走到遊行示威的最前線。如果真的是為了錢,政府只要找出源頭,「截水」就可止暴了——除非政府的情報工作做得這麼差,連誰在「派錢」也不知道。這樣,年輕示威者為什麼變得這樣「勇武」?

唯一的答案是:使用暴力的年輕人並非為了暴力而暴力,而是當遊行抗議變成警民衝突時,雙方使用的暴力不斷升級,使用暴力就成為常態。我並不是要為這些年輕人開脫;但把他們打成十惡不赦的「暴徒」,並呼籲市民向暴力說不,而完全不問暴力的根由,這樣就可止息暴力嗎?市民會問:今天看見的暴力行為,是否全港市民向暴力說不,就可停止呢?

使用暴力必須承受法律制裁

筆者絕對無意為暴力說好話,也不贊同一些年輕示威者所說的,他們使用暴力,因為再沒有其他選擇。我的看法是:示威者無論自己如何有道理,如果使用暴力,就必須承受法律的制裁。示威者不能因為相信自己有道理,就可免於刑責。我明白,在電光火石之際,無論是警察或示威者,都不會停下來思考暴力的對錯。他們心裏盤算的,是怎樣把對方壓倒,不會對使用暴力有太多顧慮。

這就是今天的困局!市民都認同暴力不可接受,也應該向暴力說不,但這樣做不但無法止息暴力,修例風波也不會過去。市民知道,修例風波的背後,其實隱藏着一連串有待解決的深層次問題,包括政制長期被扭曲、政府管治失效、財富分配不均、國民教育不到位、港人對身分認同感迷惑、社會嚴重分化和撕裂。所以,修例風波就算過去,並不代表社會就會恢復平靜,社會爭拗事件仍會此起彼落,市民遊行抗議也不會停止。一旦變成警民對峙,暴力衝突隨時又再爆發。

紓困措施不會平息修例風波

政府提出「發展經濟、改善民生」,認為這是社會發展之本。但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本來就是政府應該做的事,用來平息修例風波有用嗎?同樣,財政司長上周宣布政府將推行一連串紓解民困的措施,涉及191億元開支。司長強說這次紓困措施與修例風波無關,但明眼人都看到,沒有修例風波,政府會「派糖」嗎?司長還是老實地向市民說話吧!特首早說,在10月發表的施政報告中,政府將有「大膽的措施」。後來有官員補充,市民不要期望過高。無論措施會如何「大膽」,特首如果認為這樣做市民就會忘記修例風波,特首實在太天真了。市民只會覺得,政府捉錯用神,沒有聆聽他們的訴求,又是返回「金錢萬能」那一招。

特首還是誠誠實實地面對修例風波吧!為什麼修例會引起軒然大波?表面上看,是港人擔心內地司法制度有欠公允,送回內地的逃犯未必可以得到公平審訊。我的看法是:市民最不滿的還是在修例過程中,政府的表現實在太不誠實,完全不把市民的意願放在心裏,過百萬人上街抗議也不當一回事。到了現在,政府必須承認自己犯了錯,單是輕輕帶過修例工作「做得不足」,並不是承擔責任。必須「撤回」,才是真誠承認自己的錯誤。什麼「暫緩」、「壽終正寢」,只是因應情勢而作出的回應。到了今天,特首仍堅持修例的「初心」是對的。但就算「初心」沒有錯,修例工作錯了就是錯,猶如父母疼愛子女,但教導的方法錯了,就該承認,不能說自己出於愛心就必然是對。

至於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特首說監警會正進行類似的工作。但今天市民對獨立調查委員會所做的事,焦點除警隊在多次警民對峙和衝突中有否濫權外,更重要是為什麼修例會引起回歸以來最大的社會動盪?為什麼市民對事件會出現比「佔中」更大的分化和撕裂?香港社會是否真的「病」了?這些問題,普遍存在市民心裏。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政府還給市民的公道和答案!

特首應先宣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特首如果恐怕獨立調查委員會會打擊警隊士氣,筆者認為特首可首先宣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並應允委員會的工作會於今年11月開展—— 一來需要時間籌備有關工作;二來在未來兩個月,各方可利用空間討論委員會成立的目的和調查範圍,市民也可有喘息的機會。筆者相信,只要政府承認犯錯、撤回《逃犯條例》的修訂、答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修例引發的風波就會有轉機。

筆者和許多市民一樣,不願看見暴力持續下去。但使用警力鎮壓,只可止一時之痛;要化解仇恨,借用袁國勇教授的說話,倚靠的是「真理和愛」。筆者再一次懇請特首,回應8月18日170萬冒雨參與遊行市民的訴求,誠實地面對修例風波,明確地撤回修例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這樣開展溝通才有意思。特首呀,現在唯有你的回應才能「止暴制亂」!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周永新]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