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慧麟
下一篇
上一篇

王慧麟:不怕「攬炒」

【明報文章】筆者相信,《明報》讀者多為專業中產,當然對「攬炒」論相當反感,部分更覺得此論調只會搞死香港。筆者沒有做一次大型的數據研究,好難說反對「攬炒」論,代表了中(環價值)坑,即在「中、金、灣」開工(不一定是打工,好多時是「老細」)的中年至老年的資產階級之心聲。但筆者已屆半百,身邊朋友都是比我更有錢更有地位,近幾周相互之間,對事態走向也討論了很多。我想我可以說的,都是發生在筆者身邊,有資產的專業人士的想法。

覺前景暗淡中產 未必與抗爭者切割

「送中」條例所帶來的,對一些溫和專業人士有好大的衝擊。有朋友的金鐘辦公室,樓下就是示威者的戰場,即使是隔着厚厚的玻璃,也嗅到催淚煙的殘餘氣味。6‧12示威及其後「送中」條例的「收皮」,實在是鬆一口氣,因為他們公司,現在大部分生意都要「北上」,如果「送中」通過,他們公司要重新部署北上工作的人員,以及北上工作的風險。

當然,「送中」條例及其後的一連串示威事件,以及政府對「五大訴求」的漠視,以及隨之出現的鎮壓濫捕之事情,讓筆者身邊的資產階級的想法,有好大的轉變。首先,對於北京的所謂「一國兩制」之承諾,以前或者都會抱着「信則有,不信則無」的想法,現在應該完全破產,幾近「謊言」。他們都知道,「送中」條例之送終,是因為示威青年以及G20會期逼近,北京在內外交迫之下被迫妥協。「一國一制」的judgment day,終有一日會到臨。

其次,既然對前景有相對暗淡的想法,不代表他們會與青年及抗爭者切割,但他們對家庭未來之部署,就有不同程度的調整。當然,工作上一時三刻不容許辭職或移民的,會想辦法少些消費,多些儲錢供子女出國留學。可移民的,也會思考移民的國家及地區。大抵你可以批評,為何這些「搵夠賺夠」的專業中產那麼自私自利,在這個危急關頭想的不是如何留港抵抗,而是「散水」,遠走他方。香港專業中產,也不是完全利己主義的信徒,至少大部分都十分支持示威青年,但為自己家庭盤算未來,也不過分吧?

北京文攻武嚇 分化不到民主派陣營

所以,這也解釋了,為何北京近兩個星期的文攻武嚇,達不到分化民主派陣營,讓溫和民主派與激進民主派割裂。北京的劇本是,政治上威嚇「一國兩制」會變成「一國一制」,經濟上逼工商界表態示忠,由中產階級到上班族無一倖免,否則就要辭職收場。至於在武力上,就有武警及軍事演習,製造一個緊張氛圍,讓熱愛經濟求穩定及腳軟的溫和泛民,與激進民主派及抗爭者切割,再由他們帶動社會輿論去緩和局勢。

但當不少民主派的溫和派支持者已經另有盤算,甚至有最壞的打算,更有一些已經在倒數日子時,那麼所謂「一國一制」殺埋身、「大攬炒」等恫嚇,已起不了作用。而且,更有溫和民主派雖然不能在前線,但在專業各層面方方面面協助示威者。他們一直不願與激進派及抗爭者割席,再加上外國施壓,北京最終沒有用「10分鐘」的車程派人來香港鎮暴,這一波的文攻武嚇達不到預期的效果。

加上,最近美帝總統特朗普(侵侵)在國內政治壓力下,一改過往不干預港事的操作,說了一句lining up with Hong Kong,還提出會將香港問題與中美貿易談判協議掛鈎。綜合侵侵近兩周的說法,他期望中國國家主席與示威者會面及對話,亦期望香港問題可以人道解決。面對示威者的五大訴求,以及美帝的壓力,加上周日「和理非」主導的和平示威沒有後續的衝突場面來看,香港政府的回應卻是一個加長版的監警會,以及一個所謂多方溝通的平台,對五大訴求仍是沒有正面回應,難道政府以為這樣做,由唐英年扯頭纜的一大班工商界建制人士,就可以將溫和民主派扯開,以至勸走激進派及抗爭者嗎?

政府要做到人道方式處理現時的問題,正面回應五大訴求就可以了。現在還在整色整水,將資源花在與一堆建制派的工商界及建制人士搞溝通平台,搞一個建制派擴大會議,究竟政府的時間及精力,是要重複不斷地與建制派對談,還是要處理美帝的要求,以人道方式處理香港問題呢?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王慧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