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志豪
上一篇

陳志豪:止血乃香港當務之急

【明報文章】上星期深圳座談會上,港澳辦張曉明主任強調「香港正面臨回歸以來最嚴峻局面」;中聯辦王志民主任則指出,香港正經歷一場「關乎香港前途命運的生死戰」。措辭之悲觀與沉重,在內地官場是十分罕見的。而以兩名主任作為執政黨中央委員及主責香港事務的主要官員的身分,由他們發出這種表述,更充分反映了中央對香港當前局勢的重視、判斷與憂心。毋庸諱言,香港已屆危急存亡之秋,Hong Kong is dying!

為求挽狂瀾於既倒,中央定下了「止暴制亂」的方針,並視之為當前最急務,筆者也認為是對的。暴力只會帶來更大的暴力,怨恨只會帶來更深的怨恨。要香港恢復平安,為香港急救止血,我們首先要放下一切暴力,並視之為凌駕性的最高原則,然後才可能展開下一步的對話、檢討、扶正。但若然暴力無休止持續下去,「對話、檢討、扶正」的過程是無法啟動的。最終只會令社會陷入更深的撕裂,萬劫不復。

任何一方再用暴力 怨恨更難解

筆者知道,現時在社會高呼「反暴力」會引起部分群眾反感,以為是要把矛頭指向年輕示威者。所以筆者強調的「反暴力」,是指向任何一方——任何一方再使用任何暴力,也只會使「怨恨結」愈來愈難以解開,把香港愈來愈推近懸崖。相信所有同熱愛這片土地的人,也是不願見的。畢竟,暴力無法解決問題,暴力只會令問題惡化,暴力本身就是問題。

現在無論是示威者一方或特區政府一方,也有各自的訴求和底線。而遺憾地,雙方的底線現階段看來也沒有交接的可能。但至少,似乎絕大多數人也不認為現時非使用暴力不可。既然「不使用暴力」仍然是社會的最大共識,各方又能否再堅持多一些、再強調多一些?難道除了暴力外,就再沒有其他選擇了嗎?筆者也知道,社會現時存在着很深很深的不滿、怨恨和鬱躁,「藍絲」與「黃絲」彷彿勢成水火,就像一個火藥庫一樣。但大家不妨反思一下:一旦再有人在火藥庫點火,難道會有贏家嗎?相反,只要大家也不點火,即使危機依然存在,卻至少沒有惡化,就有解結、破局、改變的可能。放下暴力,就是要保住這一絲可能。放下暴力,一切都好說。

在一個極端撕裂的社會,走中間路線,各打五十大板,是非常不討好的。尤其在「雞蛋與高牆」的論述流行後,現在不與「雞蛋」共同進退,更彷彿是助紂為虐。但理性地想一想:難道「雞蛋與高牆」之間,就只有魚死網破、粉身碎骨的悲痛結局嗎?難道「雞蛋與高牆」之間,就不能多增加一塊海綿,作為緩衝的中間選擇?中間路線的內涵,當然不止於反暴力。但筆者智慧有限,無力填充,只好卑微地祝願我城遠離暴力,人人平安。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副主席、香港政協青年聯會常務副主席

[陳志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