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吳智威
下一篇
上一篇

吳智威:從監獄暴力看修例風波——只重權威 將埋暴力種子

【明報文章】監獄不時會發生暴力甚至騷動事件。翻查一些有關監獄暴力的文獻,發現不少很有意思的研究和概念,對香港當下處境頗有啟示和提醒。不過,事先聲明,以監獄類比今天香港處景,特別是以囚犯類比當中的示威者,實不合宜。不過,以身處牢獄作比,或許會是不少港人潛藏心底的心聲。

近年英國的牢獄由於欠缺資源和人手,發生大大小小的衝突甚至嚴重暴力或騷動。而防止監獄暴力,更是學界和施政者極殷切探討的課題。2015年Prison Service Journal(註)對有關問題作出專論探討,課題包括監獄文化與暴力的關係,監獄內的衝突處理,欺凌、欠債、朋黨、藥物等多方面。但編者發現監獄內出現暴力事件甚至暴動,雖原因複雜,不能靠單一方法就能解決問題,但貫穿大部分文章的主題,都離不開兩個關鍵因素:監獄中職員與囚犯的關係,及監獄內的文化。意即大部分學者均認同,此兩項要素是了解和疏解監獄內暴力的不二法門。

4種監獄運作模式

有關監獄職員和囚犯的關係,劍橋大學犯罪研究所的團隊指出,如要提供一個安全而合適的監獄,監獄職員對囚犯要持尊重(respect)和適當的權威(authority),兩者皆不可少。他更提出,在權威的使用上,可從重和輕(heavy/light)及存在與缺席(presence/absence)兩個向度來解說,從而衍生4種類別。若監獄只有權威而沒有尊重(像大多數傳統式以懲治為重心、heavy and present的監獄),囚犯只會心生寃屈甚至怨憤。但若監獄只採柔性但欠缺權威(如一些私營監獄,願採納開放態度,但因管理經驗較淺或資源有限,而導致light and absent的情况),同樣會令囚犯大感不安,因為未能相信執行者能有效歇止其他潛藏在監獄內可能會發生的派系鬥爭、欺凌,甚至暴力事件,以確保他們的安全。

故此研究團隊強調,最理想的做法是監獄能以light and present的模式運作,意即監獄職員是明顯存在,卻非壓迫性,甚至與囚犯保持適當且尊重的態度。但可悲的是研究團隊發現,研究中的大部分監獄,都是以heavy and absent的模式運作,即監獄有事件發生,需執行者干預時,職員卻往往缺席;又或是在干預時採用不恰當的權威(過輕或過重,或重此輕彼),不單未能有效歇止矛盾衝突,更可能助長了監獄內的暴力蔓延。

輕忽尊重 彼此關係將失衡

眼望香港當下,這研究提出的觀念非常適切。究竟執政者與群眾的關係如何?執政者是否存在,還是隱藏?在發生嚴重衝突需執法人員介入時,執法人員有否缺席?社會當下的派系矛盾,執法人員有否作出適當介入?在執法者介入時,是否只是以譴責或阻嚇的手法(heavy),還是以理、以尊重的態度(light)?另外,人民合理的訴求有否得到尊重?而理又往往在何方?無可否認,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為政者與人民關係的建立和信任,非一時三刻的事。但監獄暴力的研究已清楚顯示:只重權威,輕忽尊重和以理建立互信,彼此的關係將會失衡,種下暴力的種子。

註:Crewe, B. & Liebling, A. (2015) "Staff culture, authority and prison violence." Prison Service Journal, 221, 9-14.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從監獄暴力看香港修例風波——關係篇」)

作者是心理學博士,現從事監獄研究工作

[吳智威]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