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景祥
下一篇
上一篇

陳景祥:贏回民心 方能止暴制亂

【明報文章】自上周三港澳辦和中聯辦在深圳召開500多人座談會之後,反修例風暴的形勢出現了變化。

首先,北京已經完全掌控了事態的主導權,中央話事、港府執行。座談會清楚表達了北京的「指示」,即港澳辦主任張曉明的5個主張:當前壓倒一切的任務是止暴制亂;中央不容挑戰一國兩制;挺特首和警隊;對香港民意要有客觀分析;愛港愛港力量要成為香港的中流砥柱。還有中聯辦主任王志民的4個希望:維護特區政府管治權威;用各種行動支持特首和警察;舉辦不同活動發揮正氣力量;做深做實青年工作(見8月8日《明報》)。

座談會之後,特區政府和警隊的取態和行動都立即轉趨積極。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宣布本周二開始行政會議復會,恢復議事,終止了政府的「停擺」狀態。隨之而來的,是林鄭在上周五會見商界代表,會後一同見記者,透露今年施政報告將有「大膽措施」,恢復經濟動力。

此外,特首也不再隱形不現身:本周一她赴澳門出席一個國際論壇,是6月9日大遊行以來首次外訪;稍後就會約見政黨,徵詢施政報告意見。

得到中央「祝福」和全力支持,也許是林鄭恢復視事的「底氣」來源。以此推論,過去的一個多月特區政府無所作為,是否因為北京還未下達指示?特首帶頭之後,個別局長也開始「解凍」,出席電台節目為政府政策解畫。

政府重新運作,民間就陸續歸邊表態。《大公報》上周接連把矛頭對準商界領袖,指「長和李澤鉅、恒隆陳啟宗、九倉吳光正等商界領袖……對經濟現况表達關注……然而,這些商界領袖對日益嚴重的暴力行徑均沒有公開表態,更沒有任何譴責……三緘其口,保持沉默」(大公網,8月8日)。

中央主導「止暴制亂」 各界都要響應

另一篇名為〈香港「四大家族」不要再沉默了!〉的文章,指「(商界)即使利益受損,仍然保持低調,不僅不敢公開譴責暴行,甚至怪罪於警方『多事』,不歡迎警方進入旗下物業執法,想當然地以為,只要處處謙和,事事忍讓,就能在亂世中避過一劫」。文章指,商界必須「對暴力說不,對暴徒說不,為遏止亂象出一分力」。

由《大公報》發聲,代表的當然是北京的看法,指名道姓不滿大地產商三緘其口、「側側膊」不表態,這跟過去凡官方儀式皆高規格禮待大商家比較,情况非常罕見。結果,地產建設商會立即發表聲明回應,「對日益升級的暴力作出強烈譴責」。聯署的除四大發展商(長實、恒地、新世界、新地),還有其他13家,包括英資太古和置地。

歸邊表態之外,不守規矩的企業就會受罰。國泰航空就收到中國民航局發出的「重大航空安全風險警示」,要求有「過激行為」的機組人員停飛大陸;任何飛越大陸領空的國泰航班,都需向民航局提交機組人員名單供「審批」。國泰雖然發聲明回應了民航局的「關注」,也懲處了涉事職員,但「愛國愛港」輿論仍然認為國泰的聲明左閃右避、欠缺誠意!

匯豐高層人事變動,也有不少「傳聞」指是因為涉及反修例的「幕後黑手」。被指涉事的還有零售業巨子,以及沒有「站穩立場」的遊客區大型商場!香港商界向來只知營商牟利,政治立場上只會被動地「跟中央保持一致」。但在當前形勢下,這種自求多福,被視為「縮骨」、和稀泥。由中央主導的「止暴制亂」行動,所有界別都要響應,商界就要「人人過關」、高調表忠,絕不能低調含混過去!

另一方面,中央高調撐警,結果是警隊有更多主動出擊行動,以拘捕代替驅散,甚至追捕示威者至走入港鐵站,及在站內發射催淚彈。警隊更趨主動,顯然是希望以強力執法產生震懾效果,達到「止暴制亂」目的。然而由於民氣未散,民眾仍然不滿政府沒有解決當前問題的政治方案(或根本不想提出),同情或諒解示威者的群眾依然甚多,令警隊每次清場及進行拘捕時難度大增,也產生了更多衝突受傷。如果情况不變,警隊只會繼續成為眾矢之的!

如果民情依舊,單靠警隊每天強力執法,是很難完成「止暴制亂」任務的。更令人擔憂的是,「止暴」目的未達,卻觸發更多以暴易暴的場面!如果香港警力不足以「制亂」,解放軍會否出動協助?這是上周港澳辦和中聯辦召開座談會之後「熱烈討論」的議題。

一國兩制是否有效 非北京說了算

眾多回應中,基本法委員會前副主任梁愛詩的評論最值得留意。她說:「即使出動解放軍,也是按照一國兩制及《基本法》的做法,並無打壓或牴觸一國兩制。」這番言論,似是為未來可能出動解放軍做好「輿論準備」。按照梁愛詩的說法,即使出動解放軍,也不代表香港就此玩完!

當然,這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一國兩制是否仍然有效,不是北京說了算。國際觀感、國際聯繫,向來是香港最重要的資產。解放軍出動協助平亂,肯定會令人想起「八九六四」時的畫面。屆時西方制裁、取消香港特殊地位等做法,將會令北京和香港陷於孤立。即使「名義上」北京仍然宣稱香港實行一個兩制,也只是自說自話。到了這一步,香港就會「壽終正寢」!

「止暴制亂」不能只靠警察

是否出動解放軍,歸根到柢仍是一個老問題:香港對大陸是否仍有特殊作用?沒有的話,以香港目前情况,解放軍出動平亂早就發生,西藏和新疆的歷史可供借鑑。說到底,這兩個大省(自治區)沒有討價還價的力量。西藏達賴喇嘛從來沒有公開要求獨立,只是爭取「一國兩制」,但北京從不考慮!

香港的金融中心、跟西方世界接軌的獨特地位,是香港最重要的本錢。未到無可挽回的殘局,相信北京不會派解放軍協助平亂。

說過了——當前的反修例「戰場」不在街頭,而在民心、民意。無法撫順民情,很難平息街頭亂局。但目前所見,政府在民意戰方面並無任何策略。「止暴制亂」不能只靠警察,必須靠市民支持,才能成事。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陳景祥]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