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曾志豪
下一篇
上一篇

曾志豪﹕為什麼民怨無法「撤回」?

【明報文章】「反送中」民間抗爭運動恍似看不見盡頭,甚至有網民揚言要延長到10月1日國慶。為何民怨未能「撤回」?

第一,林鄭月娥政府團隊到今天仍未有任何一人下台問責。這是非常嚴肅的政治問責規矩。董建華年代,23條立法引致50萬人上街,香港市面未如今天般動盪不安,已有葉劉淑儀作為問責官員而下台。今天香港社會由6月至今,流了血死了人,行政癱瘓,連續多次大規模遊行示威,情况比2003年糟糕十倍,但居然連一個官員也毋須為此事負責!權貴只懂躲在電腦後面發表道歉網誌,行政會議成員也是互相推諉。如果林鄭的講法「修例工作完全失敗」成立,市民便會問:「為何沒有任何一個決策者要為完全失敗的工作下台呢?」

第二,林鄭自己留下了尾巴。「撤回」兩字比「道歉」更難講出口,「壽終正寢」成為貽笑大方的對白。遊行市民最大的共通點便是「撤回」方案,林鄭政府愈是堅持不使用「撤回」字眼,便愈引起市民猜疑,也就愈能「凝聚」民怨。這實在是林鄭自製的完美炸彈。或許用了「撤回」會引起支持修例人士的不滿,但堅拒使用「撤回」,也給了反對力量繼續抗爭的完美動力。

第三,警察濫權的暴力問題。這又是一個矛盾。在所有官員龜縮的情况下,警察成為唯一「保護」林鄭應付社會抗爭的力量;但偏偏也是警察的濫權,不停點燃社會抗爭怒火。警察和示威者已經成為「隻揪」的狀態。最糟糕的情况是,「反送中」始終有告一段落的時候,但警民的積怨卻如連儂牆的memo紙,撕不盡、吹又生。

第四,反抗力量把單一目標轉化為「全面社區改革」。「光復」屯門、包圍TVB,民眾把「反送中」凝聚的民間力量全面向社區輻射,焦點盡是香港一直以來的深層次問題。

問題未解決,民怨也就無法撤回了。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曾志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