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葉健民
下一篇
上一篇

葉健民﹕建制派,你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

【明報文章】過去數星期的發展,不禁令人懷疑整個建制陣營出現了集體思覺失調的情况。政府上下以至「保皇黨」對現實情况完全缺乏掌握,不少人仍以上世紀陳舊思維處理眼前政治危機,對局勢胡亂出招藥石亂投,已到了令人咋舌的程度。

面對聲勢浩大的抗爭力量,建制的策略是一如以往地等待對方出錯。他們相信只要示威者一旦行為過激、過分使用暴力,又或對市民日常生活造成不便,便會引起民憤,到時候他們便可以社會穩定或法治之名予以譴責,扭轉輿論。所以部分示威者於7月1日衝擊立法會後,建制派眉飛色舞士氣大振,認為形勢必然會出現大逆轉,於是整個陣營馬上空巢而出全面反撲。雖然之後社會上確實有譴責暴力的聲音,但建制派預期的輿論大逆轉卻沒有出現。

市民並不是對衝擊行為完全視若無睹、照單全收,相信不少人心裏也會覺得使用暴力是一種錯誤行為,也承認當中確實有一些過火行為,但大部分人卻被年輕人那種義無反顧、堅持公義的決心所深深感動。示威者聲嘶力竭朗讀「七一宣言」,把衝擊因由細細道來,令人動容。當中一個示威者梁繼平,甚至故意拉下面罩,以真面目要求同伴堅持到底的一幕,更是教人難以忘懷。是什麼原因促使這名原本在美國名牌大學修讀博士課程、前途無量的年輕人,願意放棄一切抗爭到底?我們的社會是否已病入膏肓逼令他走投無路?大家都反覆追問自己。

抗爭者對政權徹底失望

在建制派眼中,示威者蒙着口罩就是壞人,認為這是因為他們作賊心虛,要逃避責任。這些權貴絕對不會明白,這種現象正正反映新一代對權力制度的徹底不信任,是對政權的強力控訴。示威者有備而來,頭盔眼罩口罩保鮮紙一應俱全,對陌生人拍照錄影竭力阻止,也無時無刻要保護身邊人,原因是他們肯定警察隨時會情緒失控拳打腳踢,政府也必然會秋後算帳全力搜捕。

這種集體恐懼、高度保護意識,在以往的抗爭運動從未出現,也象徵着抗爭者對政權的徹底失望。他們不會再相信政權會尊重公民集會示威自由,也確信免於恐懼的權利亦早已在這片土地消失。但即使明知代價沉重、囚刑難免,他們仍願意站出來抗爭到底;站在外圍的人,即使對他們的行為有各種意見,但始終還是心存歉疚。大家會覺得,相比他們可能要作出的犧牲,一時一地的生活不便和短暫秩序失衡,又何足掛齒?

建制眼中的所謂法治只有罪罰威權,從不問秩序背後的權力結構是否合理公正。「保皇黨」最關心的只是眼前政治鬥爭中的成敗和一己得失,而不是這個地方的長治久安。他們以為這場抗爭純粹是基於仇恨和權鬥,但我們深信這一切都是源於大家對這個地方的關愛和憐惜,旨在追求更大公義。大部分港人可能會依舊堅守「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之路,但大家對暴力衝擊行為,卻多了一分思考和理解。

建制派似沒意識到災難迫在眉睫

建制派以至整個政府的另一個盲點,是完全不知道自己時日無多,死到臨頭仍以為可以如從前處理政治困境一樣,以拖延手法回應,還幻想裝模作樣說會深切反省認真檢討,煞有介事提出施政新風口號,又或說大家應向前看,便可以渡過難關。他們似乎沒有充分意識到當前形勢是何等凶險,社會氣氛如箭在弦,張力隨時爆發,災難迫在眉睫。

一浪接一浪的抗爭,每天都在發生。即使參與者如何克制,大量情緒高昂的群眾不斷聚集,始終有擦槍走火的一天。不論是因為少數示威者情緒失控,或是警方反應過敏,都隨時會出現一發不可收拾的衝突場面。「光復屯門」行動中遊行人士與公園阿伯你推我撞大打出手,沒有弄出人命傷亡,實在萬幸。

但偏偏特首在這個時候依然相信可以繼續迴避問題,玩弄文字樂此不疲。又或有人甚至會癡心妄想,期望等到施政報告時拿出幾項紓解民困、改善民生的政策大改動,大灑金錢胡亂「派糖」便可以挽回局面。這種無知,已到了無藥可救的地步。

現實情况是,林鄭月娥政府的生存機會只能以一天或一星期為計算單位。每過一天,政治張力就再增加一分;每一個周末,又會有另一場民怨爆發。現時運動變成遍地開花化整為零,人人輪流參與接力上陣,官員期待示威者會短期內出現運動疲勞自行消失,就更不切實際。林鄭政府不要再癡心妄想怎樣去完成餘下任期了;你們唯一要做的,就是想想如何為香港即時止血,把自己犯下的滔天錯誤所帶來的傷害減到最低。即時宣布正式撤回修例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你們的最後機會。

建制派上綱上線 太過反智

但建制派最大的謬誤,在於一如以往條件反射地把任何挑戰政府的人,都上綱上線描繪為要推翻一國兩制、挑戰中央的激進分子,甚至把所有抗爭說成奪權。但個多月來多次大型遊行群眾顯示出來的公民質素,有目共睹。更重要的是,即使政府完全辜負了港人期望,近年也一再用盡方法壓制公民選舉權利,整個制度誠信破產權威掃地,我們竟還是願意在現有制度框架下去解決問題。我們要求的,還是由政府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權問題。我們依然接受由政府全權決定委員會如何組成、調查範圍、所需時間等。即使在回歸以來普選承諾一再落空、多年來民主路上連番受辱的情况下,我們還是要求在《基本法》框架下重啟政改。大家對一國兩制充滿懷疑,但還是願意在基本法下爭取民主。我們對政府徹底失望,卻沒有多少人鼓吹要推翻一切。

這種「順民」心態,實在世間少有。這些不能再卑微的要求,又何以稱得上是奪權行為?爭取基本法早已承諾的選舉權利,被說成危害國家安全,未免太牽強了吧?即使今天公民社會動員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澎湃局面、民間力量處於如此強大狀態下,港人還是願意自我設限、知所進退。我們的抗爭根本就談不上什麼革命。我們的要求從來只是為了取回一點尊嚴。建制派「保皇黨」機械式地把這種抗爭說成反華反共反中央的搞事分子,實在太過反智。

6月以來的抗爭,無論在動員機制、宣傳用語、抗爭手法和參與者的韌力和決心,都完全超越了傳統社運的假設和想像,當權者有責任去用心聆聽和理解。但建制的回應仍是一如以往,繼續以花崗岩腦袋去看新世界,事事以揣摸上意為最高綱領,還相信只要有槍有炮有票有錢,便可以繼續指鹿為馬、為所欲為。香港的亂象,根源正在這班爛人的徹底離地。

作者是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教授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葉健民]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