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帆川
上一篇

陳帆川﹕反送中遍地開花 持久戰如何打下去?

【明報文章】雨傘運動時一些無法實踐的抗爭方式,竟然在「反送中」運動裏實現,比如說遍地開花的概念。陸續有網民發起地區遊行活動,獲得市民廣泛支持,傳媒持續報道,暫未見傘運後期出現的民意疲憊。如果抗爭者要把這場運動打成持久戰,以下3點或需注意。

網民最擔心的一個問題是,隨着特區政府態度軟化,洶湧的群情會否隨時間而潰散。無論抗爭者是否願意接受,單純針對《逃犯條例》議題的叫座力只會持續減弱,流失溫和派的支持。而即使林鄭月娥終極撤回修例,也只意味抗爭陣營將在一夕之間喪失號召力,無法乘勢推動更深層次的訴求。

觀乎回歸以來的許多政治爭議,以及近來一鼓作氣的地區示威,包括在屯門反大媽、在尖沙嘴向內地旅客講道、在上水反水貨客、在將軍澳「反紅媒」等,背後都有一個理念貫穿——港人想保留原有的生活方式與文化,拒絕赤化。

逃犯條例修訂只是赤化的冰山一角,政治制度一天不變,分隔大陸與香港的護城牆只會愈來愈脆弱,即使特首下台也是徒然,唯一解決方法是實現普選,而這才是港人應該長期爭取的目標。

如何保新鮮感知進退 考驗民眾智慧氣度

在抗爭的手法上,社運參加者已漸漸摸出一套在激進與和平之間徘徊的節奏,一方面爭取媒體注意,一方面維持道德力量,令運動不會像傘運般在悶局裏消亡,也不如旺角騷亂般在爭議聲中被大眾嫌棄。示威者如何讓抗爭保持新鮮感,又如何在避免內訌的情况下知所進退,將持續考驗民眾的集體智慧和氣度。

最後便是議員的角色了。在6月的大型抗爭活動裏,立法會議員雖非領導者,卻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按網民說法是「助攻」。許多示威者親身感受過議員的政治能量如何協助他們渡過部分難關,以及如何在非常時期制約執法者。當地區遊行接踵而至,區議員能否扮演同樣吃重的角色,值得留意。

如果這次運動是一項長期抗爭,而長期抗爭需要議員協助,那我們就得確保議會內有足夠的自己人。每逢談起選票,許多人立即反感,懷疑自己會否成為「政棍」恣意利用的愚蠢選民。不過,政治從來是一場互相利用的遊戲,你可以說議員利用選民,也可以說是選民在利用議員。既然香港的社運形態再三進化,選民的心境又能否跟上時局需要呢?

作者是新聞工作者、文化評論人

[陳帆川]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