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慧麟
下一篇
上一篇

王慧麟﹕美中共管的反制

【明報文章】筆者上周發夢,將美帝前駐港總領事的一個午餐會的夢中說話,寫了出來。畫公仔也畫出腸,美帝是用「自治」(autonomy),即香港享有幾多在《中英聯合聲明》內的自治程度,作為檢視香港還有沒有需要享有《香港政策法》內的8項特殊待遇。剛好,日前美帝國務卿蓬佩奧與香港商人會面時,討論香港修訂《逃犯條例》的發展,以及香港在一國兩制框架下的自治地位。「自治」,變成了美帝以至外國關心(或曰干預)香港事務的理由。

美關心「自治」 港府有何對策?

美帝的做法,就是用國內法的方式,以中國在聯合聲明附件一之內,香港享有的「自治權」為理由,插手香港事務。所以,在香港政策法內,美帝有提到,香港享有的8項特殊待遇,是基於中英聯合聲明以及香港所享有的自治。因此,在法律上,假如北京外交部堅持其2017年的立場,即是指「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對中國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也不具備任何約束力」的話,美帝理應取消香港政策法所給予香港的特殊待遇,因為此法所建基於的中英聯合聲明,已經是歷史文件,消失了,沒有國際上的約束力,對吧?

其實,北京的反制呢?就是聲稱中英聯合聲明中所規定的與英方有關的權利和義務都已全部履行完畢,所以英帝對香港沒有任何所謂責任。北京的最新說法,是試圖將聯合聲明內的「國際性」部分,即英國以至西方國家督促中國政府履行聯合聲明內的「50年不變」及「高度自治」之權利切走,令香港問題只是中國內政事務,不容外國利用聯合聲明來干預香港。

特區政府其高官教導我們,不應咬文嚼字,但國際外交鬥爭,往往就是文字之爭。面對美帝對港事務愈來愈關心,來勢洶洶,香港政府究竟可以有什麼對策呢?一個最容易的處理方法,就是「寧左勿右」,大肆批評美帝干預香港事務,指摘美帝駐港人員說三道四。至於支持政府的人士,就不斷去花園道示威,又或者在電台電視批評美帝搞顏色革命,在外國有關傳媒批評美帝無理干預香港內政,借港制中。但當然,這樣做的後果,會破壞了港美關係之餘,外資會覺得香港是否有意令港美關係升溫及對立,令局勢不穩產生投資風險呢?另外美帝會否藉此「逢美必反」的操作,更提升其對港之干預力度,以刺激香港政府及其支持者做出一些更激烈的動作,向國際社會證明香港政府的「自治」出現問題呢?

未來美港關係 視乎北京態度

一個較為理性的操作,是忍住一時意氣,先要接受美帝在港干預的事實,利用各種途徑,包括本地商界及與美帝較友好的人士,與美帝的政治、商貿及智庫等,有較多的互動及接觸,多求大同,再存小異,在一些美港共同關心的議題上,例如打擊跨境危險藥物及毒品、人口販賣,以至美帝關心的針對伊朗及北韓的禁運議題上,有較多的互動及合作。另一方面,香港在推動一些相信會令國際社會特別是美帝關心的議題上,例如23條立法,就要做到令外國放心,切勿挑起像修訂逃犯條例(「送中」條例)那樣,令所有外國商會群起反對的情况。不過,如果香港政府這樣做,無可避免需要民主派的幫助,那麼一些比較保守的人士反對,認為政府在美帝面前跪低,缺乏國家意識等。而且,這樣做會否令美帝得寸進尺,達到一定程度的美中共管香港的效果呢?

誠然,特首在「送中」條例的其中一個最大的失誤,是讓美帝可以利用外資的恐懼,向香港政府大力施壓,甚至提上了特朗普及習近平的會面議程,這是成功迫使香港政府將「送中」條例壽終正寢的一個原因。因此,日後美港關係的發展,是北京需要思考「後林鄭」年代及下屆特首人選的頭痛問題。究竟北京是要絕對及完全排除美帝干預,抑或是在一定程度上,承認美帝在港事務的地位呢?假如是前者,看官大可預期,北京一定要在香港強力清除外國勢力,以至被指與外國有聯繫的團體,香港政局定必火花四濺,下屆政府及團隊必然是強硬派當道。假如是後者,則要先解決,在何等程度上,北京可以容忍香港在哪些議題可以國際化呢?那麼下屆政府及團隊必會是讓北京勉強接受但美帝可以認可的人選了。未來走向,就要端乎北京如何審視中美及港美的關係及態度了。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王慧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