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呂秉權
下一篇
上一篇

呂秉權:與何濼生院長商榷——再論中共政權的本質

【明報文章】珠海學院商學院院長何濼生教授7月3日在《明報》發文回應筆者6月26日《明報》拙作〈在開槍前,警隊應該要知道的中共史實〉,引起網上網下不少討論。先感謝何教授不吝賜教,讓大家進一步認清中共本質。熟悉歷史,在內地生活過、工作過、走過難的人,其實對中共政權本質已有基本體會,筆者前文主要是希望讀者清楚知道:(1)中共建黨近百年至今仍沒註冊,但統治中國,在港有大量地下活動;(2)中共治國奉行「人民民主專政」(重點是專政,Dictatorship),即以超越法律和人道的手段任意打擊它認為的「敵人」;(3)中共控制的人大已立《國安法》,將政權安全等同國家安全,即以黨代國,他日香港就23條立法亦受此框限;(4)中共的立法精神是要將黨的主張變成國家意志,形成法律(習近平語);(5)中共犯下眾多歷史罪行(長春餓殍戰、土改、鎮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大饑荒」、文革、六四流血鎮壓等),累積死亡人數以幾千萬計,應承擔歷史責任。

何教授與筆者商榷,指中共已演化成「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不講教條、專講成效的務實執政集團;如中共為人民謀福祉,「黨大於法」不可怕,反而合理,又說若法律傷害人民福祉,有法不如無法;中共領導人已幾番輪替,內部有選賢與能機制,只要人民入「黨」參政大門常開,「政治權利」也不可說不平等;中共以「科學發展觀」踏實追尋「中國夢」;很多行多黨競爭的國家貪腐嚴重,政治清明度甚至不如中國;對於中共的歷史罪行,何教授說只有人才能犯錯,而個人錯誤不能說成黨的錯誤,更不應牽連隔幾代的領導人;中國人民個人自由增加了;據世界經濟論壇調查,中國「司法獨立」排名在全球137個國家或地區排名第46等。

以上任何一條問題的討論都足以成為論文題目。筆者盡力與何教授商榷。

什麼是中國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

第一,何教授指中共已演化成「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不講教條、專講成效的務實執政集團。首先,請問何教授,中共何時演化成「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務實執政集團?是否在六四後?那麼在演化成功前,它是否違背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務虛執政集團?什麼是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世界上,任何執政者本身不是應該為最廣大國民的根本利益而不是為自己私利服務嗎(北韓亦可如此聲稱)?這樣做本身就是基本的政治倫理,絕非什麼皇恩浩蕩。每個執政黨都應盡力發展經濟、改善人民生活,否則它有何執政資格?另外,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亦曾變通引述美國前總統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言論,指「權為民所賦,權為民所用」。想請教何教授,中國人民透過什麼機制賦權中共?

其次,弱弱一說,「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其實是前總書記江澤民「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其中一項內容。雖然它禮節性地寫在中共黨章,但已被鋪天蓋地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掩蓋。基於政治正確,內地官場和學界一般都盡量少說「三個代表」,以免被誤解為妄議中央、思念前朝,不與習思想看齊。

再說,中共不講教條?今年3月習才在《求是》撰文說要實現共產主義,說「我們現在的努力以及將來多少代人的持續努力,都是朝着最終實現共產主義這個大目標前進的」,又說「資本主義最終消亡、社會主義最終勝利」。未知經濟專家何教授如何評價習的主張?若一個號稱擁有「宇宙真理」的政黨不講教條、道德、理想,只為利益,為求目的可以不擇手段,那麼它還可以稱為共產黨嗎?

此外,1956年毛澤東發表著名的《論十大關係》,他說「共產黨和民主黨派都是歷史上發生的。凡是歷史上發生的東西,都要在歷史上消滅。因此,共產黨總有一天要消滅,民主黨派也總有一天要消滅。消滅就是那麼不舒服?我看很舒服。共產黨,無產階級專政,哪一天不要了,我看實在好。我們的任務就是要促使它們消滅得早一點」。

以上是不是教條?

第二,何教授說如中共為人民謀福祉,「黨大於法」不可怕反而合理,又說若法律傷害人民福祉,有法不如無法。「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英國19世紀歷史學家阿克頓勛爵的名言至今仍然警世。講憲法、講法律、講制度、講權力約束是世界潮流,習表面仍說將權力關進籠子裏,要約束當權者,要依法治國,以免給人凌駕法律的印象。可是何教授卻合理化「黨大於法」,連門面都不遮不掩,甚至指當法律傷害人民,有法不如無法。請問何教授,中共的法律如何傷害人民?中國非常艱辛才從文化大革命的無法無天走出來,慢慢建立了一套基本法律制度。何教授在中國躋身國際前列之際竟說中國有法不如無法,「一夜回到解放前」,那麼中國如何有顏面跟人家簽合同訂契約?連法律都不顧,中國還有什麼制度可以服人?怎麼和別國搞「人類命運共同體」?

習近平廢掉黨內選舉制

第三,何教授說中共有內部機制選賢與能,入黨參政大門常開。經歷過鬥垮劉少奇、林彪,鬥倒四人幫,逼退華國鋒,罷黜胡耀邦、趙紫陽,江澤民臨危坐正後,中共執政53年來才有第一次正常或不流血交班(2002年江澤民交胡錦濤)。之後胡錦濤在任的中共十七大和十八大,中共真的改進了黨內選賢能機制,黨內最有權力的約400人,可「海選」中央政治局約25人,各派利益互相協調妥協。不過到2017年十九大,習以令計劃等人賄選為由,不是改良,而是廢掉整個黨內選舉機制,改為當面面試談要選什麼人,任何與習意見不同的人,都不會說出習不悅的候選人。所以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再沒有派系平衡,絕大多數都是「習家軍」。未知何教授如何評價習推翻黨內原有共識的做法?

第四,何教授說中共以「科學發展觀」踏實追尋「中國夢」。對不起,這又是前朝胡錦濤的主張,小弟還是慎言為妙。

第五,何教授說很多行多黨競爭的國家貪腐嚴重,政治清明度甚至不如中國。今天,中共「太子黨」和權貴家族壟斷金融、地產、電訊、石油、電力、資源、航空等領域,國進民退,他們的外國護照和資產物業遍佈外國,未知這是否政治清明的一種?

第六,中共歷史罪行是個人問題,不能隔代負責?若一個黨犯了歷史罪行只要換人就不用承擔責任,這還是一個大黨所為嗎?一個黨若可以不停讓個人挾着整個黨犯錯,那麼這不止是個人問題,而是整體制度問題了。

第七,中國人民自由增加了?這是事實的一部分,但若你踩紅線,或中共不悅,硬的只會更硬。君不見宗教信徒不停受逼害?維權律師群眾數百人被大抓捕?百萬計維族人被送「再教育營」嗎?

第八,中國司法獨立排名較前?這是偽命題,因中國本身沒有司法獨立。另外何教授早前亦指同意「黨大於法」,既然黨大於法,那麼這何來司法獨立呢?這不是有點自相矛盾?再者,有關調查對象是中國企業管理人員,未知他們是否有講真話的自由?

中國軟實力 仍有長路要走

最後,平心而論,中國在經濟、軍事等硬實力方面的確有進步,可是論到法治和制度等軟實力,真的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有問題,應要承認不足,之後好好改善,參考先進做法。作為觀察者,筆者永遠堅守的原則是:忠於良知,不會把歪理說成真理。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呂秉權]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