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國賁、莊迪文
下一篇
上一篇

陳國賁、莊迪文:修逃犯例災難錯判 群體思維精英中伏

【明報文章】《逃犯條例》修訂引發香港史無前例的大示威、大騷動,特首林鄭月娥背上最大罵名,就連建制派頭面人物也公開加入批評,甚至表示特首應向公眾道歉。然而身為社會學者,在研究一個即使被認為是最剛愎自用的領導者時,也習慣檢視他/她與其他群體的互動,因此我們將聚焦政府最高決策機構——行政會議。

行會是協助特首決策的機構,逢周二開會,《基本法》第56條:「行政長官在作出重要決策、向立法會提交法案……須徵詢行政會議的意見……如不採納行政會議多數成員的意見,應將具體理由記錄在案。」今次修例,不例外地亦是「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向立法會提出。特首力排眾議的可能性不高,加上行會實行集體負責制,所以今次政治災難,行會實難辭其咎。那麼,與現實謬以千里的「錯估形勢」又是怎樣煉成呢?

行會的組成與群體思維

一次集體的「錯估」,不能歸咎於個人能力,我們應把行會視作一個群體來研究。研究一個群體,通常要先檢視其成員來源。行會除了特首本人,成員分為官守議員與非官守議員,前者即16名司局長,他們既身為特首下屬,又各有執掌,難以期望他們對會議上的主要基調表達強烈不同意見,畢竟拂逆上司兼「踩過界」,職場大忌,「博炒」行為也。

再看今屆16名由特首委任的非官守議員(見表)。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已佔7名,再加一名昔日民主派的湯家驊,政界人士共計9名。陳智思等商界/金融界人士又佔4名。前官僚李國章和羅范椒芬再佔兩名。餘下林正財一人不屬前3類。

非官守議員折射出高度同質性(homogeneity),幾乎皆為典型的傳統政商精英,經驗、專長、價值觀、政治傾向高度重合。結果只有異口同聲,一唱百和。

行會這樣的組合,加上最近的表現,顯已落入群體思維(groupthink)陷阱。群體思維是社會心理學(social psychology)術語,簡單而言這是一種思維模式,容易出現在高同質性的小團體,團體成員傾向服從共識,從而使團體經常作出不理智的決定。當其出現在權力精英團體,對社會的危害不言而喻。

群體思維的病理與症候群

略為析述群體思維的運作:明確的權力階層可導致從眾(conformity)與服從性(obedience),壓抑異見;高度同質性可帶來團結感(solidarity)與凝聚力(cohesiveness),使人自我感覺良好。兩者交互作用下,群體成員縱然偶有非議,礙於種種壓力,也只能三緘其口,否則便會遭受嚴厲處分,甚至被逐出群體(俗稱「搣柴」)。於是群體內瀰漫着和諧氣氛(harmony),認同感(identification)油然而生,思想言行邁向完全一致(unanimity)。群體思維臻至巔峰,竟是停止思考(group stops thinking)!

一個處於群體思維的權力精英團體,由於完全一致,決策異常快速(通常也代表草率),意味他們忽略風險,或自我合理化,認為風險可以避免,再不然沒啥影響,從而產生無懈可擊(invulnerability)的幻覺,成員變得愈來愈自大,高估自己能力和道德。

團體的自我認知(self perception as group),可與現實有雲泥之別。當面對外在質疑和反對,團體由於已缺乏反思能力,唯有啟動自我保護機制,貶低反對者的能力和道德。凝聚力賦予群體成員自信與安全感,在面對外部壓力時能夠堅定不移,對抗挑戰;認同感則使成員傾向誇大群體內外差異,將反對者視為敵人(無敵人便自製敵人),再進一步醜化、妖魔化敵人。團體既無法認清客觀事實,又無法感受他人(尤其「敵人」)情感,便陷入理性與感性的雙重蒙蔽(double blindness),如何不會釀成災難?

回看修例一事。當政府遇到漸趨激烈的反對,行會仍忽略箇中風險,凝聚力與盲目的樂觀自信,驅使這個小群體與「反修例民眾」這個大群體至劍拔弩張的地步,注碼愈押愈大,儼然上升到要與外國勢力決戰。行會成員堅持口徑,直到6月12日大型衝突後才漸轉口風。儘管某些人意圖淡化自己責任,也無改行會無人勸阻特首的事實。

一個人與自己的順從者對話,效果等於自言自語、自圓其說;唯有與反對者對話,才會開始認真思考。反對林鄭的人指摘她一意孤行,事實上她在行會被包圍着、簇擁着,她講什麼、決定什麼,沒有被真正地制約、警告。她並非乾綱獨斷,而是「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

一個災難級的決策,很少是孤單的領導可導致;反之,通常是由完全和諧、完全一致的精英團體造成。特首與行會要如何避免重蹈覆轍?篇幅所限,留待另文探討。

作者陳國賁是陳氏社會研究學院(Chan Institute of Social Studies)創辦人及主席、浸會大學社會學前系主任,莊迪文是陳氏社會研究學院研究員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陳國賁、莊迪文]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