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梁美儀
下一篇
上一篇

梁美儀:港人對「暴力」容忍度的質變

【明報文章】踏入7月,首個星期香港人已經歷兩次大遊行。當中尤以7.1遊行後,大批示威者衝入立法會大樓大肆破壞一事,對香港產生極為深遠的影響。

看過警方在7.7九龍區遊行的部署,看到警方一早便在遊行終點的高鐵站外設置大型水馬,並派出大批警員在站外駐守;相比在7.1當天,警方在立法會大樓裏「玻璃內圍」防守,眼巴巴看着在「玻璃外圍」的示威者撞爆玻璃,到入夜更全面撤離立法會,任由大批示威者攻入,很難不令人有「請君入甕」的聯想。

對政府遲遲拒絕正面回應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獨立調查警方有否濫權等訴求,不少示威者憤怒極了。他們在立法會大樓毁壞多樣設施及物品,破壞程度之大,已令立法會很可能在10月前也無法在大樓內召開會議。以內地經常用「打砸搶燒」來形容暴徒的行為,當日示威者尚欠「搶燒」,但對向來以「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理念為主流的香港來說,當日示威者的破壞行為,本來足以令輿論逆轉。

相信令當權者大跌眼鏡的是,經過立會大樓的破壞事件後,社會沒有一面倒狠批示威者的做法,他們甚至「理解」示威者這種不恰當暴力行為背後的想法。相當部分的市民對所謂暴力行為的容忍底線,竟在這次暴力衝擊後出現質變——他們的底線竟向後移。

這對當權者來說,幾乎是將他們推入翻身無望的絕境。對向來厭惡暴力、一直奉和平理性非暴力為教條的港人來說,他們某程度上理解示威者對政府無視兩次過百萬人和平示威訴求的憤怒,相信示威者的行動,是為了香港未來福祉。這一役,政府輸得徹徹底底。

特首林鄭月娥與處理逃犯條例的官員不下台,一日政府拒絕獨立調查警方處理示威者的手法,這場遍地開花的集體抗爭,在未來一兩個月也不會止息。這個政府還能苟延殘存多久?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梁美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