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林綺晴
下一篇
上一篇

林綺晴:內地人為何對香港反修例冷感

【明報文章】7月1日,上海最大的新聞是垃圾分類首次推行。市民要知道什麼是乾垃圾、濕垃圾、可回收垃圾,分開裝袋,接受小區垃圾站的志願者和公司清潔阿姨的檢查。如果在正常的新聞環境下,內地人應該會聽說香港有個大新聞。但大部分人得知7.1遊行恐怕是在第二天,手機上收到新聞App的推送,「香港發生暴力衝擊立法會事件,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表示支持特區政府和警方依法處置」。

信息審查的勝利 不公平的戰場

有香港記者早前問我:台灣人對《逃犯條例》此事很關心,內地人怎麼看?以我個人觀察,內地人的反應可以大致分成3類。第一,大部分不知道有遊行,或者只看到政府授意發布的聲明,留下「香港很亂」、「外國勢力操控」、「暴徒」等抽象負面印象;但事件來龍去脈、遊行訴求,一概不知。一如其他敏感事件,近期香港幾次大規模遊行,並沒有在內地媒體和社交媒體上留下痕迹。這是信息審查的勝利。

第二,也可能是更有討論價值的是,一些受過良好教育、有充分資訊的內地人,會反對甚至嘲諷香港對逃犯條例的抗議。一個典型代表是在微信、微博上廣為流傳的〈香港這座城市還有救嗎?〉一文,作者是幾年前在香港讀研的內地生。他說香港青年不是壞,只是蠢,對政治天真無知,基礎教育差,是精英基層統治下的愚民。這篇口脗輕佻、錯漏百出的文章,在微信上被刪之前獲得逾10萬的閱讀量、7000多人打賞,在微博上還活着。而逐條批駁他的文章和評論,第二天在「牆內」大多消失了。這是不公平的戰場。

這確實也是一部分人的真實想法。當香港已經告別了高速發展、邁進後現代的時期,內地從過去幾十年的經歷提煉出來的價值觀,還是前現代的「發展就是硬道理」。香港亂了,經濟怎麼辦呢?而內地富起來,香港的物質光環散去了。看來香港沒有人人住豪宅,上海陸家嘴不比中環差,童年回憶中的港、台明星紛紛北上撈錢,那證明了誰的制度更優越呢?

擺脫「穩定壓倒一切」思考 需要時間

態度的轉變不止是針對香港,過去很早出國的內地精英階層,對西方發達國家全方位的讚美時代已經過去(當然過去也有過度美化的問題),取而代之的是普通人出國後看到「落伍」的發達國家,發出諸如「德國人用的手機又破又爛,感覺跟活在上世紀一樣老土」、「英國就是一個大農村」等評論。這幾年內地樓價高企、「階層板結」問題暴露,處處是一夜暴富機會的神話破滅。年輕人開始質疑工作價值、反對消費主義、反對買房結婚生小孩的單一生活方式,不過還是少數。主流價值觀依然是「窮是沒有尊嚴的」。整個社會要擺脫穩定壓倒一切、經濟衡量一切的思考方式,恐怕需要時間和時機。

第三,知情、同情、支持香港遊行的人有之,但難以公開表達立場。有在香港居住的內地朋友,在遊行期間,堅持不懈在微信朋友圈上發新聞截圖、現場照片和解釋,偶爾有漏網之魚躲過審查,讓內地用戶看到。雖然這麼做,也已經冒着微信帳號被封的風險。有一位內地記者朋友,7月1日剛好在港探朋友,她自嘲自己拎着名牌手袋、一副內地遊客的樣子,有電視台記者想採訪她對逃犯條例的看法。她儘管心裏支持,但下意識一口回絕了——萬一視頻片段傳到微博,火了,她擔心工作不保。在內地的媒體、社交媒體上,經過層層過濾,能活下來的信息,多是政府聲明和保守意見。如何得知內地人的真正意見呢?大概只有和活人交談了。

支持香港抗議 需跨過心理障礙

再想深一層,普通內地人如果要真心誠意支持香港抗議,需要跨過一個心理障礙——如果承認港人抗爭有理,意味着承認自己活在他們所恐懼和唾棄的社會裏。港人頭破血流要反對的,是內地人的日常。那麼不主動看、不關心,或者批評港人亂搞,也是無力改變當下、維護自己生活意義的一種下意識反應吧。

而支持香港抗爭的內地右派人士,恐怕感情上也有些複雜。近年來內地言論空間緊縮、社會氣氛沉重,失望失敗太多,難免變得有些cynical和有更多擔憂。一方面為港人依然能夠表達聲音感到有希望,但另一方面也忍不住擔心,一腔熱血,最後有用嗎?他們知道風險嗎?

最近有一次集會,凌晨尾聲時分,我以非工作身分到金鐘看看。當天還有幾千人聚集在立法會「煲底」附近,身著黑衣,氣氛平和,有人輕唱聖歌,有人席地而坐圍成小圈子演講,地上有蠟燭和鮮花悼墮樓身亡的抗議者,還看到沒有恐懼的年輕的臉。祈願他們能一直如此。

(作者電郵:qiqinglam@gmail.com

作者是上海媒體記者

[林綺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