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進圖
下一篇
上一篇

劉進圖:勇武無用 打贏選戰有用

【明報文章】2019年7月1日,示威者闖入立法會大樓,建制群起譴責,泛民拒絕割席,警方大舉搜捕,示威擴散社區。面對如此動盪,政府若還抗拒獨立調查,局勢將無法平復,管治危機必然衝擊經濟民生。

建制派議員出來譴責,是意料中事,但民意並沒有大逆轉。許多市民在問:除了譴責年輕人,是否該找出6月以來不斷爆發警民衝突的根由,讓社會對症下藥?好些建制派議員曾表示,只要警員和示威者兩邊都查,便不反對獨立調查。那麼,你們有沒有向特首施壓,要求盡快委派大法官主持全面調查,否則由立法會成立專責委員會去調查?

泛民議員拒絕割席,也在情理之內,因為你們看到示威者抱着以死相諫的決心,甘冒監禁十年八載風險,破壞立法會大樓內的權力象徵,控訴建制一方的制度暴力。你們在立法會大樓外苦苦相勸、盡力攔阻,家長們都看在眼裏。事後回看,我認為你們的勸阻是對的,這不單因為我篤信「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即使從當前的現實功利角度看,非暴力抗爭也比勇武衝擊更有用,理由如下:

(1)示威者當日能闖入立法會,並在午夜清場前全身而退,是因為當天是七一回歸紀念日,北京不想這天變成鎮壓紀念日,勒令特區政府不得流血。而警方亦從監控網上群組通訊得悉,有一批示威者預備當死士,捱催淚彈、橡膠彈也不會退,所以主動撤走防衛,讓立法會變空城,等到7月2日凌晨才清場。若非如此,警方只要武力驅散大樓外支援民眾,大樓內的示威者便注定一網成擒,屆時上百名青年將被控暴動罪;不願與他們割席的民眾,必然把特赦作為主要訴求。這樣,社會運動的主旋律,乃至今年底區議會選舉和明年立法會選舉的主議題,就會從「建制派應否為支持『送中惡法』問責」,變為「應否特赦以武力強闖及破壞立法會的抗爭者」。是否獨立調查6.12衝突,也就無人理會了。示威者想這樣嗎?

(2)示威者不相信選舉有用,寧願武力衝擊,主要論據是選舉主任有權DQ參選人(即剔除參選資格),令他們參選無望。然而,DQ不是萬能的。法院不廢除這僭建出來的權力,可能是顧慮人大釋法。但法院明文要求選舉主任須有充足合理的事實基礎,才能質疑參選人不擁護《基本法》。換言之,只要派政治素人參選,選舉主任就極難DQ。姚松炎、區諾軒等都成功抵擋DQ,周庭和朱凱廸司法覆核DQ也未分勝負。今屆區議會選舉有400多個民選議席,非建制派若區區參選,甚至每區兩個素人報名,選舉主任能DQ多少?

贏得選舉 從根本改變香港政局

(3)據研究選舉的政治學者分析,只要投票率不低,泛民選民又按立法會投票取向來投區選,非建制一方就能贏得區選過半議席。屆時不單可主導多個區議會的地區行政議程,穩得立法會的區議會功能議席,還能奪取1200人特首選委會的一成席位,令非建制派選委總數從「超300」進逼「超500」,使北京操控特首人選極其困難。這些轉變,會從根本上改變香港政治格局,令當權者日後難以通過那些主流民意不支持的法案或政策。這個目標,難道不值得年輕人努力爭取嗎?自尋短見或勇武衝擊,難道比贏得選舉更有用嗎?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劉進圖]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