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奕謙
上一篇

陳奕謙﹕回應明報社評——若只談法不論義 恐矮化法治

【明報文章】《明報》7月5日社評〈社交媒體助長激進化 後真相時代須通識科〉(社評文章)指出,通識科內容一個疏漏不足之處在於法治的定義,並指出「絕大部分教師均非法學訓練出身,唯有依書直說,未必能向學生點出爭議」。然而,其說法值得商榷。為方便討論,恕此原文抄錄:「以往有通識科教師指出,很多通識教科書在法治一課都有引用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提出的『法治四層次論』,當中『以法達義』被奉為最高級別,雖然法學界普遍認同『法律須符合公義』,然而『以法達義』至少在字面上的意思,是『利用法律去達到公義』,法治被矮化為達到某一目的之手段,有違法治概念強調『法律至上』(supremacy of law)的原則。」

法治不同法律

首先,此說法有混淆法律(law)和法治(rule of law)之嫌。「以法達義」的字面意思是「利用法律去達到公義」,惟此語中達到某一目的之手段是「法律」,而非「法治」。顯而易見,即使社會視法律為手段而非目的,也不代表視法治為手段而非目的。故此,即使法治意指要「利用法律去達到公義」,也不必然矮化法治。

論者或會指出,根據「法律至上」原則,法律不能作為一個手段;一旦法律成為手段,便有違甚至矮化法治。然而,「法律至上」的定義是什麼?

曾提出「法律至上」的其中一人,是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2004年他向聯合國安理會提交文件(註1),指出法治概念包涵「法律至高無上」原則;同年10月,他在「加強法治」(註2)此報告中解釋,法律凌駕其他權力。可見,「法律至上」在此解作「法律凌駕政府和任何權力」,而不是「法律凌駕所有理念和原則」。故此,即使主張「法律低於公義」此理念,也不見得有違「法律至上」原則。

法律凌駕人而非其他原則

翻查資料可知,社評文章引用的通識科教師之說,出自「通識網」文章〈通識老師應如何教法治?——談「法治四層次論」的爭議〉(通識網文章)。該名教師引用英國法學家戴雪(A. V. Dicey)的定義,指出法治包括「無人能凌駕於法律上」,可見法律凌駕的是人而非其他理念和原則,與安南之說相近,亦與「利用法律去達到公義」一語無衝突。

通識網文章批評「違法達義」,但是通識科的「法治四層次論」中只有「以法達義」,並無「違法達義」。戴耀廷亦曾指出,他只曾在〈反思公民抗命與法治〉一文中表示「有『違法達義』的說法」。單憑這一句話,是否足以論證「法治四層次論」及「以法達義」是疏漏不足、矮化法治?

誠如社評文章指出,「絕大部分教師均非法學訓練出身」,但上述討論並不牽涉專業的法學知識。區分不同概念(法律和法治)、給關鍵字詞(法律至上)下定義、參考資料但不「照單全收」,這些正是通識科重視及培養的批判思考,是高中生也懂得的分析步驟。

厚與薄的法治觀

最後,本文嘗試回答引起討論的根本問題:為何法治?

通識網文章指出,戴耀廷的「法治四層次論」只是其中一種說法,這點沒錯。法治理論各門各派,大體而言可區分為「深厚」和「淺薄」兩種理解。深厚的法治觀牽涉法律的實質內容,例如法律要保障人權、符合國際規範等。戴雪、安南、戴耀廷等可歸為此類。淺薄的法治概念不牽涉法律內容,着重的是法律的外在形式,例如以色列法學家拉茲(Joseph Raz)提出的8項元素,認為法律要清晰、司法要獨立等,並不提及人權保障、民主自由等。

在深厚的法治觀,法治、人權、自由等重要理念密不可分,法治本身已意涵其他幾項重要原則。在淺薄法治論者眼中,此等原則雖非法治的必要元素,法治只是其中一個重要原則,在其以外還有公義、民主、自由等理念同樣重要。由此可見,不論法治觀念是厚是薄,法律都不是一切,社會還要重視和追求人權、公義等。

「以法達義」矮化了法治?若社會只談法而不論義,只怕才真的會矮化法治。

註1:"The rule of law and transitional justice in conflict and post-conflict societies: Report of the Secretary-General," U.N. Doc. S/2004/616.

註2:"Strengthening of the rule of law: Report of the Secretary-General," U.N. Doc. A/59/402.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通識科教『以法達義』會矮化法治?」)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法學碩士(人權法)

[陳奕謙]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