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盧鎮威
下一篇
上一篇

盧鎮威:徹查修例風波 冀香港走出困局

【明報文章】《逃犯條例》修訂在香港社會引發一波又一波衝突。每一次集會,示威者和警方不斷對峙,武力不斷升級,相信並不是大部分港人所樂見。

筆者對於暴力衝突,十分反對。香港有言論和集會自由,和平理性的遊行,可以有效警惕政府施政失誤;但以暴力圍堵警察總部、闖入立法會是超越底線,相信反對者中亦有質疑做法是否恰當。但有部分人士相信根本是以和平集會遊行為擋箭牌,亦有人刻意包庇小部分衝擊者。筆者譴責任何暴力行為,而特別這次是針對立法和執法機構。

使用暴力後 不能要求豁免

但筆者相信,政府對條例修訂的回應,是加劇示威者採用更激進手法的原因之一。但無論如何,當使用暴力之後,就不能期望執法及司法可以隻眼開隻眼閉,而要求豁免了。

除此之外,現在香港的情况令筆者非常痛心,特別是已犧牲了3條人命,還要多少才夠?

政府在處理修例的手法上,有很多不足地方,藉陳同佳案強行推上立法會,連建制派也怨聲載道。經民間討論後,才開始真正意識到修例不足之處,為了通過而提出修訂;雖修訂方向正確,但太草率,未能完全解決修例不足之處。筆者看到修訂確實有針對社會上反對聲音的重點,相信「鹿已捉」,只是不懂「脫角」。亦因時機太遲,令人觀感非常之差,好像要逼到絕路才肯修訂。結果強行推動,引發回歸以來最大型社會運動。公關手段之差,推行者態度之橫蠻,令本意是好的一項修例,經反對派加工之後變成「送中法」了,亦沒能力在輿論戰中翻身。

反對派後來把運動重點完全轉到另一層次,政府及建制陣營仍忙着如何為修例修訂細節時,反對派已把戰線推到兩個重點:一、今次是香港自由的最後一戰;二、對中國大陸的仇恨及恐懼。結果,完全是你有你討論細節,解釋修例,說別人誤導、不明白內容,還在曉以大義,不能放生殺人犯……人家已經沒有在聽,正等待時機發動力量去反對。加上政府在僅有能解釋修例的場合表現出不聆聽、不修改的態度,已注定第一次遊行。

筆者在第一次遊行後看到有民調表示,79%遊行人士是不滿政府的修例手法。這非常清楚表示,條例修不修改、上不上立法會,已不是之後運動的重點了。

政府在第一次遊行的後續處理上,完全一塌糊塗,未能平息無論是建制派、非建制派的期望及民憤;更剛愎自用,用一向「好打得」的手法,結果把兩方都推上回不了頭的路上,下台階都錯過了,引發第二次、第三次的遊行及暴力衝突。

另一方面,反對派為延續運動,亦修改行動目的,要求政府多方面妥協,政府的回應亦給反對派演繹成沒有回應示威者訴求,更進一步引導年輕人:政府沒有回應,社會已經絕望,在這個不聽民眾聲音的政權下將來沒有希望。

勿再過度販賣浪漫主義情感

筆者認為,現在年輕人的絕望及對未來沒有希望,是過度販賣、過度消費了。行動帶領者的一部分人,為引發更多人參與,定下一些政府沒有辦法答應的目標,消費絕望。結果,一個人說很絕望,100 萬人說很絕望,就真的覺得絕望到要死了。再加上現在社交媒體的「圍爐效應」,悲劇很容易發生。

在此,筆者懇請輿論製造者,不要再過度販賣這種浪漫主義情感了。我們社會有問題,但去到「絕望到要死」的地步嗎?這幾條人命,那些不停發酵、過度販賣絕望的人及輿論帶動者,你們要負上很大責任,不要一味只懂推給對方,說成對方的錯。

盼政府設獨立調查委員會

基於以上種種,筆者希望政府盡快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政府這次修例不足之處,為警察還個公道。有沒有使用過度武力,一日不調查,一日就不會有答案,亦可以成為以後警方執法使用武力的指標。徹查示威者,定性何謂暴力衝擊,把隱藏在和平示威者背後的「武鬥派」揪出來。更必須徹查 ,社會上為何可以過度販賣年輕人對未來的希望及對現狀的絕望,如何有效及真真正正回應年輕人對各種問題的訴求及生活上的難題。

我相信,政府對獨立調查委員會絕對不陌生,以往已經常就重大事件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去查,很多時有一個很好的建議給政府以後施政。希望香港可以盡快走出困局,再次出發,這應該是絕大部分港人的期望。更不希望在這個中美關係緊張的時候,香港成為國家的包袱。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是香港建築師學會理事

[盧鎮威]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