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曾志豪
下一篇
上一篇

曾志豪:香港接受暴力抗爭的測試

【明報文章】7月1日衝擊立法會,是一項重要的社會實驗。抗爭者及政權做了同一個測試:究竟香港社會接受暴力抗爭的程度有幾多?

抗爭者覺得百萬人的和平遊行也無功而還,唯有行動升級,向政府施加更大壓力,也測試港人能接受什麼程度的行動升級。

政府也玩同樣的遊戲:警方突然不合理地撤退,「容許」抗爭者衝入立法會破壞,然後遲來的清場。政府「故意放生」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就是要打民意戰,希望暴力畫面逆轉過去一直同情示威者的民意。

這種想法,非常卑鄙。林鄭月娥政權經過了百萬人的遊行,原來就打算用這些權謀詭計來回應社會訴求?用卑劣手段分裂市民,就是這名「媽媽」汲取到的教訓?

第二,非常落後。這次衝擊立法會並不會令民意逆轉,因為大家看到政權是如何藐視和平的力量。

香港人反對暴力,是因為我們相信「和平」的價值。

當兩次百萬人遊行換來權貴一聲「暫緩」以及「我未死得」的反應,「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本錢」急速流失。

當市民發覺汗水不能改變坐在冷氣房的官員時,即使自己不衝,但也不會苛責,甚至同情這些選擇衝擊的人。是林鄭的「我未死得」的傲慢,宣判了和平遊行的死刑。

香港社會對「暴力抗爭」的接納程度,或許比起支持特區的施政為高。

有一點很重要:政府的支持者維持不變,撐警的人員組成和2014年雨傘運動差不多,都是上年紀的市民及各種背景的社團。粗魯野蠻,不在話下。

政府的支持者,食老本。

反抗力量則不斷革新:更年輕的學生,更鬆散無架構卻更有秩序、更嚴密的網絡動員。引起香港各階層的共鳴,包括宗教界,也包括「和理非」的父母。

政府只能躲在警權後面,勉強維持局面。而林鄭要面對的,卻是橫跨幾代、不同背景身分的抗爭者。

政府實際上虛弱得只剩下強權了。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曾志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