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志華
下一篇
上一篇

陳志華:請從教育專業角度評論通識發展

【明報文章】根據教育局文件(註)顯示,要面對瞬息萬變的社會,學生需具備廣闊知識基礎、高度適應力、獨立思考及終身學習能力;通識科可為中學生作好準備,面對各項挑戰。由此可見,教育局設計這個學科是有清晰理念,有助學生成長,迎接未來挑戰!可惜這個學科現今成為眾矢之的,一些論者更批評得體無完膚。事實是否真的如此?

首先,通識絕非一個新科目,早在1992年高級程度會考已設立,有悠久歷史,無論老師和學生也對這個學科不感陌生。這個有20多年歷史的科目,不斷改進及發展。教育局投入大量資源,老師們有充分準備,學生們也認真學習,但現時卻在一些人眼中完全被否定。事實上這個學科不斷進步,學生多了關心世界;一些學生因研習了這個學科,親身實踐環保生活,珍惜地球資源;一些學生因研習了這個學科,關心了貧苦大眾,多了解認識社區。可惜,學科的價值卻被某些人否定。

其實,反對者否定這個學科的主要原因,在於這個學科培訓了一些具批判思考的青年,不利社會發展。第一,反對者似乎不理解什麼是教育改革。2000年香港實行教育改革,其中一個重要變革便是迎合世界需求,課程內容不再倚重背誦記憶,加強思維訓練。除通識科外,其他科目也是如此:中文、英文、數學、中史、地理、經濟、物理、化學、生物等也重視批判思考。如果這個想法是成立的話,學生任何科目也不可念。

通識培訓學生提建議 非只有破壞沒建設

其次,反對者對「批判性思考」一詞感到異常吃驚,認為是洪水猛獸。這只是一個翻譯問題,「批判」一詞給人負面感覺,現時「批判性思考」已改為「明辨性思考」。明辨是非,並非一面倒批評及彈劾。通識科會培訓學生提出建議,回應不同議題,並非如某些反對者所言只有破壞沒有建設。香港下一代是否只有批評,沒有任何建議?

第三,在反對者眼中,通識科便等於政治科,鼓吹學生走上激進反政府的道路。通識科有六大範疇,包括個人成長及人際關係、今日香港、現代中國、全球化、公共衛生、能源科技與環境。學生全面認識這個世界,包括公共衛生、全球化、能源等議題,絕非政治科。在「今日香港」單元,也非全涉及政治,也有不少與香港發展有關。為何將一小點無限放大?

誇大通識科影響 不符事實

第四,科目影響力是否如此大?如果學習通識科便令下一代走向激進,學習中史科便會令下一代走向愛國?學習地理科便會令下一代走向熱愛環境?學習數學科便令下一代熱愛運算?事實真的如此嗎?人的成長是多方面,下一代在全球化互聯網下的世界,與昔日大大不同,不再只接收到香港資訊。成長是社教化的結果,因此學校教育只是其一,甚至可以說影響不大。不少老師也說學生在現今世界中,網絡文化影響遠比老師教學影響大。誇大通識科的影響力,實在不符事實。

當社會出現分化、問題衍生,通識科便成為代罪羔羊。解決問題是要探根探源、對症下藥。人人也可以說教育,因大家也經歷過教育。深入反思,教育是一門專業。當高貴的政治人物批評時,有沒有想過通識科的課程理念、課程架構、評估策略等?課程三大目標包括知識、技能、情意,有否考慮?學習設計是否有鷹架式架構理念?評估是持續性評估,或是總結性評估,或兩者兼備?後設認知策略可否運用?這全是教育專業。正如大家也需要醫療服務、餐飲服務,但會從使用者角度去分析;但教育卻大大不同,不少非教育專業的評論者不是從用家角度去分析,化身為專家身分去評論。這種獨特的雙重標準,真難以理解!

一些非教育專業的評論者猶如親身在課室現場,目睹學生如何學習。大家知道下一代學習已與昔日大大不同,經歷多變。如昔日的黑板與粉筆的年代,已變成平板電腦的年代。下一代已在課室上瀏覽不同網絡資料,進行研習、討論,分析議題,提出建議,不斷反思,大家已不再只閱讀教科書資料。學生分析資料時會閱讀支持及反對的觀點,不會偏頗,公平客觀處理,這正是課程精神所在。老師也是專業,絕不會灌輸學生單一觀點。

多觀察現况 勿將誤見當正見

一些政治人物往往以「想當然」方式去理解教育,更會用昔日本身經驗去理解。時代已大大不同,如果今天老師仍主導課堂,缺乏「師生互動」或「生生互動」,如何照顧學習多樣性?正如前述,人人也是教育專家,大家也有高見偉論;但評論前可以多細看一點,可以多了解一些,不宜只以「應該是」的方式去分析。這只是以心中的舊理念教學設計,去回應現今的新學習環境,得出不是真相的錯誤結論。

大家當然可以評論教育,正如任何人也可以評論房屋問題,大家也是專家,但只求大家評論時多做些準備工夫,不要高談偉論;多多觀察現况,不要將誤見當正見,將「非觀」當「正觀」。結果,下一代只會喪失優質的教育,令人惋惜。通識教育發展的討論,應從學術角度出發,不宜涉及政治,否則便失去教育本義。

註:bit.ly/2xs7CT4

作者是香港通識教育會副會長、聖公會梁季彜中學副校長兼通識科主任

[陳志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