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帆川
下一篇
上一篇

陳帆川:陰謀論沒完沒了 下次抗爭盡地一煲

【明報文章】「反送中」運動由和平到激進再到「暴力」,可謂佔中、佔旺然後旺角騷亂的縮影,不過籌備時間大幅減少,動員能力顯著增加。隨着抗爭偏離「和理非」,坊間再次謠言四起,陰謀論不絕於耳。其實這種永遠得不出結果的討論,徒為不負責任的網媒和論者貢獻點擊率,浪費精神和時間。

這次衝擊立法會事件,很多人糾纏在警方疑使出「空城計」請君入甕,營造年輕人大肆破壞的畫面,削弱示威者在輿論戰上的道德優勢。不過,即使你看到發言人戴錯表也好,拍得防暴警突然撤退也好,也難以論證揣測,更莫說追究當局責任。

而即使真能證明當權者設局陷害,也得示威者配合才能成事,所以歸根究柢也是責在示威者。如果執著於「空城計」令示威者「中計」,則間接承認年輕人是一群任人擺佈的狂牛,未免詆譭了他們的智慧和覺悟。

投身激進抗爭者 至少有3點覺悟

目睹過雨傘運動及旺角騷亂,而今時今日仍毅然投身激進抗爭的人,想必至少有3點覺悟。

第一,示威者知道自己將被輕易冠上「暴徒」的稱呼,還會被大陸、特區政府以及建制派拿來大做文章,成為他們反擊民主運動的理據。

第二,自己將很大機會被民主路上的同道人割席和唾罵,被炮轟無腦、中計、不懂跟共產黨周旋,甚至被認作是當權者潛伏在示威者當中的「鬼」。

第三,他們知道衝擊不是貪刺激好玩,亦非滿腔熱血加上氣氛高漲便能上陣,而是代價不菲。因為前人的牢獄經驗告訴大家,開口閉口想跟年輕人溝通的當權者對於年輕人是絕不手軟的,只要踏出一步,人生最寶貴的青春即可能白白斷送。而又由於是次運動沒有領袖,意味即使被秋後算帳也注定寂寂無名,出獄後並無光環。

空城計與否 無法抹煞年輕人崇高抉擇

今次運動,泛民主派人士及諸多輿論領袖早勸示威者珍惜前程,而抗爭者本身也就每一步行動有所討論。所以,闖進立法會的年輕人面對記者鏡頭時才會以稚嫩的聲線坦言害怕非常,因為他們都知道後果。

大部分主流傳媒的鏡頭聚焦在暴力的畫面,年輕人在激進範圍內維持的最大克制,他們的守望相助與犧牲精神,只能在網絡上尋找和求證。一齣「空城計」無論成立與否,都無法抹煞大部分年輕人的崇高抉擇。

激進與溫和並駕齊驅,縱有波瀾,未見對立,是香港民主運動的一大進步。事已至此,下一個戰場就是選舉。牛鬼蛇神,票債票償,無謂再被更多的陰謀論左右判斷了。

作者是新聞工作者、文化評論人

[陳帆川]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