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慧麟
下一篇
上一篇

王慧麟:一國兩制的底線vs.自治的紅線

【明報文章】本周二,美帝駐港總領事唐偉康出席了多場公開活動,但最重要的一場,是一個午餐會的發言。由於會場開始之前,有關活動的發言需要off record,即不能錄音及引述,殊為可惜,因為有幾個重要的信息,值得重視。為了尊重主辦單位及有關人士,筆者唯有盡可能在既有範圍內,以最近青年比較流行的連登式「發夢」文體,以及個人理解的方式演繹之。

筆者最近發了一個夢。在夢裏,有一個懂得說英語,又身形胖胖的唐人,在一個演講堂說話。在夢境之中,這位胖子說,很多謝在外面舉牌示威反美的人們。但我在夢裏又聽到,胖子說維持在《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下的「高度自治」(autonomy),是這個城市最重要的事情。胖子提到,過去兩年,這個城市的自由受到好大的壓力,所以美帝無可避免會在這座城市的事務上,聲音變得更加堅定(assertive)。他又說到,在《逃犯條例》可見,政治與經濟是分不開的,因為法律與政治形塑這座城市的管治,而管治最後又形塑經濟。

在夢裏,胖子寄語將來,只要城市的政府及領袖,珍視這座城市的本地身分及特殊性,未來會更加繁榮,因為城市的未來,需要國際社會及商界支持。所以,胖子寄望未來這座城市政府,與美帝溝通,原因是這城市需要與美帝,繼續其經濟及文化的聯繫。還有,胖子在夢裏又說,這座城市需要多與市民溝通,只要這座城市的政府及領袖,願意與市民、商界以及美帝溝通,前途將會更美好及繁榮。胖子還說,沒有一個外部勢力在搞什麼顏色革命,因為這城是中國的一部分,其未來繫於中國。最後,夢裏的胖子說,對這座城市最有利的,就是維持現狀(status quo)及其獨特性。

美對港底線高度自治 未來更主動發聲

筆者發夢到這裏,赫然夢醒,遺留了一身冷汗。所謂「夢裏不知身是客」,醒後要回憶夢境,往往有所偏差,而且胖子說話速度頗快,筆者理解力稍有不及,未必百分百準確記下所有夢境。當然,夢中事,未必真,但解夢的專家也提過,有時夢境往往是反映平日發生的人和事。假如夢境是真的話,美帝其實發放了幾個重要的信息。

其一,筆者認為,美帝對港的底線思維,就是高度自治。即是,香港有沒有繼續維持在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下的高度自治,是美帝所重視。而且,更重要的是,美帝等覺得,香港有需要維持與中國之不同(Hong Kong remains very different from China)。這個說法,並不新鮮,是美英雙帝以至西方國家對港的政策主流看法。

其二,美帝對於任何削弱及減低高度自治的情况,會堅定地發聲,包括修訂逃犯條例。國際法的遊戲規則,是一個國家不會干預別國內政。但是,美帝的利益好清楚,任何出現削弱香港高度自治框架的事情,美帝就會堅定(assertive)發聲。當然,胖子在夢裏好像有提過,他否定有說法指華府在打香港牌,因為他桌子上沒有牌,而且有些事務例如人口販賣等事情,基本上是這座城市應該處理的事,為何是香港牌?但說到底,美帝日後在高度自治的問題上,亦會主動發聲。

美盼港府加強溝通

其三,美帝寄語未來港府及領袖,與市民、商界以及美帝多作溝通,以創三贏(win-win-win)之局。表面上,這是希望未來政府多與國際社會溝通,以維持香港的獨特性,但筆者就從另一個角度解讀,此言暗示,過往幾年,港府及政界人士,比較忽略與美帝的溝通,當美帝「冇到」,有需要在未來修正。筆者不會認為這是一個警告,因為夢中的胖子說話時語帶輕鬆,但就是一個相當溫馨的提示。

先前本欄有提過,穩定的港美關係,對香港長遠的經濟利益有利。這需要中美雙方有一個穩定的關係,但卻非香港人可以處理的世界大事。然而,隨着美帝願意更主動發聲,亦打了開口牌希望政府加強與美帝溝通,這樣就明顯不過了:美帝比之前,更主動介入這個城市的事務,早幾日美帝特朗普說到,在G20峰會有提到香港問題,這就是一個例子。

在美帝這股拉力下,民主派需要思考的,就是香港市民,包括固有的支持者,以至連登的朋友,是否願意讓美帝介入香港事務,例如人們是否願意看到,西方國家以旅遊及資產制裁的方式,處理損害香港人權的官員呢?民主派應有一個比較統一的港美政策,抑或是像現在各自發揮,去中心化的策略處理港美關係呢?以及民主派是否有需要提出較為正面(positive)之訴求,讓國際社會更關心香港呢?這是未來數個月,民主派急須處理的問題。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王慧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