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洪清田
下一篇
上一篇

洪清田:「回鍋5人組」為香港局勢收科

【明報文章】香港局勢怎收科?危機處理中,千頭萬緒怎定輕重先後、是否管用,都繫於「人的因素第一」。即時的收拾爛攤子和止血貼膠布,以至中短長期的重整管治方式和策略、政策和體制,由不同人(班底)來主持操作,效果可以完全不同/相反。

5人最可能得各派給機會一試

目下有誰可以組成替代核心班子,一宣布,讓全港舒一口氣、穩一穩民心民情民意,即時避免各方各種「風土病」再颳一輪,日後數月數年避免持續內燃悶燒?

放眼全港政經商界,林煥光、曾鈺成、曾俊華、張炳良、唐英年可以組成這個「5人組」班子。林煥光、曾俊華、唐英年可任特首/政務司長/財政司長(如林鄭月娥願意,可做「虛君」免重選),林煥光還可「回鍋」任公務員事務局長(重建公務員團隊、專業水平及士氣),曾鈺成可任行會召集人(維持及發揮「內閣」機構功能運作及政黨關係),張炳良可任中央政策組(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的前身)首席顧問(從現實出發、探索較根本的深淺層次問題課題議題主題,替政治委任官員及專業官員補習,與中港社會及學界文化界高層次溝通)。其他還有夏佳理、梁定邦及黃仁龍(可「回鍋」任律政司長,形成「回鍋6人組」)。

這些人幾十年來在中港矛盾的湍流中守護「香港茶壺」,靠本身本事展現、累積一定能力識見形象、人文資產和公信力。他們一直在不同時期、不同程度心繫品格誠信(integrity)及正當性(legitimacy),處事較正直正派、自重自制,有「現代感」,風評不錯。他們最有可能得到港人各派給他們一次機會試一試,在海嘯過後、持續風高浪急中化危機為轉機。

局中人報廢 只能組回鍋班子

九七後幾次換班子危機,都是現行枱面上局中人頂上(曾蔭權接董建華,梁振英接曾蔭權,林鄭接梁振英)。10多年來,中國大改對港管治方式、策略和政策,四五個轉折階段中,香港政局枱面上的人都已消耗淨盡,全報廢。這次枱面上局中人已用無可用,只能組「回鍋」班子。

從我30多年觀察和接觸中可見,「回鍋5人組」的生存之道除了個人性格品德操守,更是來自他們對中港關係深淺層次的認知,在埋首日常實務之餘,較以抽離、站高看遠一點思考、感悟「香港現象」的問題課題議題主題。

中港糾纏「你我華夷、優劣高低」

香港在鴉片戰爭後開埠,成為世界級海港,百多年在英國和中國邊緣聯繫中西和全世界,成為「集中集西、不中不西、又中又西、反中反西」的東方之珠,開啟了一條通往現代世界的羊腸棧道。但在中國歷史及文化意識中,香港是「化外孽種」。

鴉片戰爭以來的西潮,是佛教東來後的另一高端文化「入侵」中原天下。自尊自大自卑情結混雜,中國、中國人、中國社會、中國文化糾纏於「你我華夷、優劣高低」,本身的現代化在極保守與極激進之間反覆折騰,總是要凌駕他人,控制歷史客觀規律和方向。於是軟軟硬硬強制萬民一體,同心同德集中聽令一人由上而下主宰,一時全民一起奔東,一時奔西。

符合現代化和現代性的正確取向時(如改革開放首10年),創出奇蹟;逆現代化和現代性的取向時(如大躍進和文革),禍不單行。這種由上而下唯一思想感情決策及選擇、軍旅式頒布動員調派任務、全民單一取向集體主義一起衝的「舉國體制」和「運動式」辦事方式,正面與反面之間互為因果及動力,經常失控,國家民族社會走不出「自成自毁」危機交替的怪圈。

百多年香港「走自己路」,以個體為本位單位,社會開放、多元自由競爭,由下而上形成「正反平行、常態互動」(parallel anti-thesis)決策,決策者自己負責結果;社會以體制(institution)和市場規範秩序及裁定得失榮辱。香港較接近「歷史(自然)選擇」。

70年來中國對香港愛恨交纏,認識和政策、定位和定性、政策和策略糾纏於「你我華夷、優劣高低」。三四十年前九七問題、《中英聯合聲明》和草擬《基本法》時,中國算是盡量以香港(及其西方世界)的先進性為思考、決策和政策基礎及基準。初見成效後,中國得其所哉便忘其所以,八九六四後中港翻臉,開放上海、收關香港;九七回歸即大開大闔以「中國(內地)方式及標準」大改造香港,以南下自己人和本地代理人員污染與破壞香港各層面,搬龍門、改game-play。港人抵制,2003年50萬人上街後,政改反悔,釋法加劇,先用曾蔭權,後用梁振英,輔以「西環」的香港管治第二梯隊,啟動政經、基建及思想感情大融合,軟軟硬硬一步步要把香港扳回「中國星系軌迹」。

「有權有勢無知蠻幹全潰」完美風暴

中港各有系統化辦事方式,百多年中港歷史大事中的乖異(如大躍進和文革),多是香港站在歷史正確一邊。香港管治不單是政經實利實力和民生福祉,而是中港「文明方法」的差異。董建華、梁振英和林鄭都昧於現代世界大局和中港差異,言行常和香港的文明取向背道而馳。「以不知為知」事小,「以不知為全知」才是大問題。3人都太simple and naive,以為「有權有勢」就有一切。半年來橫空出世的(必須=必然)「送中」條例,是「有權有勢無知蠻幹全潰」的完美風暴。

林鄭純以考第一的領袖生認知及思維全盤承受上頭議程任務,積極(超額)「使命必達」。她仍活在中學和AO(政務官)玻璃屋,人在做天在看,她的「天」是老師/校長和上司/港督;通了天,沒風險;凡是必須,必然成功;天下無難事,不但「事不避難」,而是「找事克難」,愈是艱難愈向前。張德江說中國「不可撼動」,哪隻螳臂阻攔,即遇佛殺佛。兩年間她再三再四成功,引向(八九六四後另一)人類政治、歷史及文化的無底崖。她應不單是求表現那麼低莊,而是港式精英AO邏輯思維中的「天經地義」(記得中學這句,但沒進入這句的詭異含意及現實中幾千年來人妖之間的血淚內容)。

5人可撥亂反正 利凝共識融合大計

40年來,香港局勢的內外基礎是香港(及其西方世界)的先進性,處事以之為基準,順之則順,逆之則逆。二三十年所見,「回鍋5人組」比較進入問題,進入古今中外議題課題的各方正反面,短期可穩住局面,比較妥善處理5項訴求、獨立調查及政改。就中國的需要而言,這些做到一部分,可以為2003年以來唯心虛妄的「霹靂手段、菩薩心腸」撥亂反正,恢復一國兩制「初心」,有利凝聚共識及有效推行現有項目和融合大計。

不論他們多麼「香港本位」,仍脫不了「中體西用」。中國走出去,亟需「香港標準」。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收科五人組」)

作者是香港學(Hongkongology)協會主席

[洪清田]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