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何濼生
下一篇
上一篇

何濼生:與呂秉權商榷——中共政權的本質

【明報文章】呂秉權(2019年6月26日《明報》〈在開槍前,警隊應該要知道的中共史實〉)指中共政權本質「不講法律」、「黨大於法」、「立法為黨」、「為黨立法」,而且背負不少歷史罪行。這些嚴重的指控其實都是基於一個錯誤理解,那就是把中國共產黨視為西方政治學中的政黨。

為何硬要中國行西方制度?

今天的中共其實不是西方政治學中的政黨,中國政治體制跟西方政黨競逐執政權的體制大不相同。中共成立之初,固然是代表無產階級的利益,以共產主義理念,以奪取政權為目的。但是幾經風雨,今天的中共已演化為「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不講教條、專講成效的務實執政集團。

如中共的確「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去為人民謀福祉,「黨大於法」、「立法為黨」、「為黨立法」就不是那麼可怕,而反而變得合理,原因是立法、司法就是為了「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若法律傷害人民福祉,有法不如無法。但我深知中國法治水平仍有待進步,以免黨中強人假黨之名,行濫權之實。又中共的領導人已幾番輪替,內部有選賢與能的機制,只要人民入「黨」參政大門常開,「政治權利」也不可說不平等。

若中共不再以宗教的熱誠追尋原始共產主義教條的落實,反而以「科學發展觀」踏實地追尋「中國夢」,為何中國需要那麼多政黨?為何硬要中國行西方多黨競爭制度?

西方多黨競爭的主要好處是人民有選票,可以投票也可以參選,感覺上是更平等;但壞處是政客為求選票,很容易會傾向短視的利益交換選票。而且大財團利益往往主導政治,反而一般百姓的利益易被漠視。事實是很多行多黨競爭的國家貪腐嚴重,政治清明度甚至不如中國。

呂秉權指中共政權背負不少歷史罪行,但他不明白只有人才能犯錯,而個人錯誤不能說成黨的錯誤,更不應牽連隔幾代的領導人。

呂秉權不得不承認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人民的生活富裕了、個人自由增加了,連文化生活也豐富了。今天連農民詩人、工友文人也遍地開花;網上小說可以拍成電影;衣食住行都獲大幅改善;教育科技發展一日千里;中國的國防同樣有長足進步。這正是美國震驚而出盡法寶要遏止中國崛起的原因。這些成就的受惠者正是「中國最廣大人民」。中共「為人民服務」的口號,並非口惠而實不至。

中國司法改革已有不少進步

呂秉權要數中共的歷史罪行,但昔日英國從殖民地搜刮民脂民膏,印度多起的饑荒死人6000萬,印度GDP(本地生產總值)由公元1500年佔全球差不多四分之一的富國,跌至2018年全球人均GDP排名第146的貧窮國家。英國當天的邪惡,點計?按照呂秉權的邏輯,英國今天仍是邪惡國家。

呂秉權不能否定的是,儘管中共某些領導人犯過嚴重過錯,中共已經蛻變。中國今天的進步乃是建基在中共的進步。當然今天中國仍有很多不足,但國際間豺狼老虎大鱷當道,中國為避免成為強權炮製「regime change」的下一個目標,有時會做過了頭,並因而失去不少民心。但是中國多年來的司法改革,亦確實已帶來不少進步。其中死刑要最高人民法院覆核、設立循迥法庭、增加透明度等,均是實例。在2017/18年度世界經濟論壇針對137個國家或地區的調查,中國司法獨立排名全球第46,比台灣的48位還要高。在「U.S. News」全球最佳國家排名榜,中國位居第16位。

把中國國民描繪成在極權淫威下受苦,是不了解中國。

作者是珠海學院商學院院長

[何濼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