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蔡熾昌
下一篇
上一篇

蔡熾昌:痛心!

【明報文章】7月1日晚上在電視看到一群激進示威者用暴力衝進立法會,肆意破壞,令人震驚。心如鉛重,不停問:「為什麼?」這種不法行為,令當天和平有序的遊行示威蒙上陰影。崇高的行為被騎劫了,合理的訴求被邊緣化了,社會輿論轉向了。政府振振有辭,驟然間站在道德高地。海內外傳媒報道都用上「暴徒」兩字,令香港蒙羞。親痛仇快,令人痛心!不期然想起下面一段歷史故事。

春秋時期鄭武公的夫人姜氏生了兩個兒子,長子乃在睡夢中分娩,故取名寤生,不為母親所喜;次子名段,長得一表人才、武藝高強,深得母親歡心。姜氏偏愛幼子,屢次勸夫立次子為世子。武公以長幼有序拒絕,何况寤生沒犯過錯,不可廢長立幼。武公死後,寤生即位為鄭莊公。逼於母命,莊公不聽重臣勸諫,封其弟於重鎮京城,人稱段為「京城太叔」。太叔辭行之日,姜氏鼓勵兒子做好準備興兵襲鄭,時機成熟時裏合外應奪取兄位,並表示事成則死而無憾矣。

到封地後,段果然秘密練兵、擴充地盤。有官員勸莊公及早行動以絕後患。莊公回答:「段惡未著,安可加誅?我若加誅,姜氏必阻撓,外人將說我不友不孝;我今任其所為,肆無忌憚,待其造逆,那時明正其罪,則國人必不敢助,姜氏亦無辭矣。」莊公後來設計令兩母子起事,一舉殲滅。國人均說莊公仁厚、太叔不義。

使用暴力乃不法行為,無論動機多崇高,都屬非法,應予譴責。市民如此,警隊也如此。香港目前面對這樣嚴峻的局面,極之需要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客觀全面深入研究「修例」引起的問題,目的不是對人,而是對事。希望可以解決當年溫家寶總理苦口婆心提出的「深層次矛盾」。假如當局把問題掃到地氈下,香港恐怕難以「重新上路」。深切期望特首能為香港作長遠計,重新考慮。

作者是香港考試及評核局前秘書長

[蔡熾昌]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