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呂秉權
下一篇
上一篇

呂秉權:制度淪陷才是暴力根源

【明報文章】7月1日,一批示威者闖入、破壞並佔領立法會,特區政府、港澳辦、中聯辦、建制派都予以強烈或最嚴厲的譴責。

昨日《解放軍報》微博發表解放軍駐港部隊6月26日的聯合海陸空軍事演習的幾張圖片,看見解放軍坐着橡皮快艇蹲身向兩邊用長槍瞄準、以長短槍在艦上指向維港、軍人在甲板持槍列陣遙遙守望政府總部、手執長短槍的官兵在維港登岸衝向市區等,演習目的是要「重點檢驗提升部隊緊急出動、臨機處置、聯合行動等作戰能力」。演習明顯是針對近期香港局勢,以顯示駐港部隊有「緊急出動」處理危機的預案,並繼續提升能力,為林鄭月娥政府作堅強後盾。

以上的軍方和官方表態,傳遞出對暴力抗爭零容忍及駐港解放軍的隨時候命作用,以起震懾之效。

制度失效 官逼民反

暴力不對,為政者知道,警方知道,示威者亦知道。譴責暴力人人皆會,但問題是為何這些為數不少的大好青年被迫以身犯險、犧牲前途,甚至視死如歸仍要如此抗爭?在他們的暴力背後,有沒有更大的制度暴力和制度失效?

筆者以往在內地採訪,很多民怨事件往往都是現行制度或法律失效,致使官逼民反。如2013年北京首都機場的傷殘人士冀中星引爆炸彈案,原因是事主多年前在東莞被治安隊打至殘廢,但多次上訪都不果,於是走向極端 ;2011年烏坎事件,因村委土地舞弊而起,村民上訪數十次皆無用,最後只能群起抗爭。以上事情,若我們只看表面暴力,往往會以偏概全。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當人們譴責七一當晚的青年暴力時,有沒有反省過什麼才是這些暴力的根源?我們有沒有問過自己,為青年做過什麼?有沒有虛心和認真聽過他們的聲音?有沒有陪他們一起?有沒有為他們創造希望?我們有沒有助紂為虐,甚至成為制度之惡,一手破壞香港的未來令青年感到絕望?下一代的處境,基本上都是我們這些「上一代」一手造成的。

這些青年的絕望,除《逃犯條例》的近因外,更深層次問題是香港整個制度的淪陷。行政方面,特首由北京「欽點」並聽命中央,港人無權置喙,利益經常被出賣。立法方面,不同政見者被DQ(取消資格)或篩走,議會由建制派把持,由北京直接操盤,幫「黨」出聲,泛民費九牛二虎之力仍無力抗衡。由於整體選票中泛民支持者佔大約一半,香港有一半民意因而被廢,任由官員和建制派踐踏。司法方面,很多參與社會抗爭的人被判刑,社會進步和變革的去路被阻。整體制度上,兩制一國化,香港大陸化,國家安全無限大,紅線遍地,政治不正確者動輒得咎。

別人眼中固然有刺,但我們自己眼中,往往有的是樑木。出賣青年的人,應該感到羞恥。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呂秉權]

上 / 下一篇新聞